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劫起封神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三章 你若敢变禽兽,须吃我之老拳

第九十三章 你若敢变禽兽,须吃我之老拳

        “呀!”

        那一刀劈来时,坐在杨劫身前的杨蛟当其冲。他只觉这口黄金镶背、遍布耀目银鳞的大刀落下时,先有一种慑服万类威凌天下的霸道气势将自己罩定。他虽年纪小却素有胆气,先前也曾奋不顾身地保护弟弟和妹妹,但此刻面对这一刀时,竟也情不自禁地两股战战,口中也出一声惊骇的大叫。

        便在杨蛟以为自己要被这一刀劈成两片时,一只修长的手掌轻轻放在他的肩头,掌中似蕴含一种奇异的力量,瞬间平复了他心中的惊慌,同时耳边传来杨劫温和的声音:“徒儿,且看清为师的这一拳!”

        在话声中,一只白皙如玉的拳头从身侧飞出,在空中沿着一条似曲似直、蕴含难以言说玄奥道理的轨迹运行,便如他早年偶然见过一次的划过夜空的流星,正正地撞击在那口大刀寒光闪烁的刀锋之上。

        拳与刀,明明都蕴含着极其恐怖的力量,这一次正面撞击却既无气劲波动,也无轰鸣爆响,只是彼此相抵僵持了数息之后便倏地分开。

        杨劫仍安安稳稳地端坐在牛背之上,座下的五色神牛也岿然伫立不动如山。他缓缓收回拳头,低头看是,却见与刀锋交击的拳面四指上现出一道细细的白色印痕。

        “这一刀……有些意思。”他轻声赞叹一句,抬头向对面看去。

        方才向杨劫劈出那一刀的赫然便是大商三皇子殷受。此刻他座下的那匹龙种白马已向后退出了足足七八丈距离,四只铁蹄在青石铺就的路面上硬生生犁出了两道尺余深的沟壑。马背上的殷受仍紧握着那口大刀,只是那金背龙鳞的刀头已经不见,手中握着的只剩下一根光秃秃的棍子,看上去有些滑稽。

        杨劫先把杨蛟从牛背上放下,然后自己也翻身下来,向着对面已是一脸颓丧之色的殷受拱手笑道:“殿下,阔别两载,你这欢迎的仪式却也新颖别致。”

        “大哥!”

        一声欢呼从殷受身后传来,一匹和殷受的坐骑一样神骏的桃红马疾奔上前,方到近前时,马上的骑士陡然纵身跃起,在空中张开双臂向杨劫扑来。

        杨劫的脸上现出由衷欢喜的笑容,赶紧迎上几步,张开双臂将那人接在怀中,收拢双臂抱住后就势在原地转了几个圈子,引得那人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怀中之人自然便是杨劫此生最疼爱的小妹杨艳。一番亲昵之后,他将妹妹轻轻放下,向后退了一步仔细上下打量。

        两年不见,杨艳的身量又长高了一大截,因为出身将门之家自幼习武,虽然没有练出什么了不得的功夫,却使她成长得远比同龄人要快一些,如今虽还只是个十岁多点的小女孩儿,却已初具亭亭玉立的少女风姿。

        只是看了一会儿后,杨劫的脸色渐渐变得有些难看。原来今日的杨艳做了男装打扮,与下了马走上前来的殷受是一样的头戴束金冠,身着团花锦袍,腰横嵌玉犀带。区别只在一个腰间悬剑,一个佩戴犀角短匕,而杨艳金冠上还插着当年殷受所赠的两根具有避尘除垢功能的五彩翎羽。

        “这算什么?情侣装吗?”杨劫心中叨咕着,转头望向殷受的目光便有些不善。

        殷受苦笑着走上前来,摇头叹道:“真不知你这功夫是怎么练得!孤历经千辛万苦才得到大商镇国神器‘飞龙斩将刀’的认可,借住刀中太古龙魂的力量淬体大成,自问实力与两年前的你已差相仿佛,便还有这两年的差距,总不会差得太远。岂知到头来仍是连你一拳也接不下!”

        杨劫笑道:“殿下也不必妄自菲薄,我方才那一拳也算竭尽全力,若是一拳不能击败殿下,便是百拳千拳也是一样,倒也不能据此判断你我修为的差距。”

        殷受摆手道:“败了就是败了,你也不用安慰孤,反正孤也早习惯了在你手下吃败仗。孤只会认为仍是你这家伙太强,而不会认为是自己无能。”

        “殿下哥哥,你的手流血了!”

        在殷受摆手是,一旁的杨艳看到他掌心一片殷红,当时便出了一声惊叫。

        原来方才杨劫那一拳中蕴含的力量实在太强,在震碎了殷受的大刀后,余力更沿着刀杆传到他的手上,将他双手的虎口震裂。

        其实以殷受如今淬体圆满的肉身力量,这点伤势根本不值一提,便是这一会儿的工夫,他手上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

        杨艳却不管这些,急忙跑上前去,取出一方贴身的丝帕撕成两半,分别包裹在殷受的双手之上,在包裹的同时还不忘回头埋怨杨劫:“殿下哥哥只是开个玩笑,大哥你出手怎如此不知轻重!”

        “女生外向,果然是女生外向!”杨劫哑口无言,只能在心中怒吼连连,额头青筋都被气得凸了起来。

        杨艳为殷受裹好了其实已经不存在的伤口,转头间忽地看到杨劫身侧的杨蛟,好奇地问道:“大哥,这小家伙是谁?”

        “小家伙?难道你很大吗?”

        杨蛟暗自腹诽一句,却还是在杨劫的示意下走上前来,恭恭敬敬地向杨艳施了一礼道:“小侄杨蛟,见过姑姑!”

        “姑姑?”杨艳一下被这称呼弄晕了头。

        杨劫在一旁解说几句,简单说了杨蛟是自己同族侄儿和新收弟子的双重身份。

        “我竟然已做姑姑了!”杨艳又惊又喜,当时便神气起来,连殷受也暂时扔在一边,竭力摆出一副长辈的慈爱模样道,“好侄儿,来到这里便和到了自己家中一样,姑姑先带你去见过你叔祖和两个叔叔。”

        说罢便扯住杨蛟径往府中奔去。

        “殿下,我们也到府中说话罢!”

        杨劫将一只手掌搭上殷受的肩头,与他并肩走在两小的后面,一边走却一边压低声音冷然道:“殿下,艳儿是我小妹,你则是我朋友。若你当真与我家小艳儿两情相悦,我这里也乐见其成。只是殿下须记得‘乎情,止乎礼’这六字。在小艳儿成年之前,你若想做什么禽兽之行,却要先想一想杨劫的拳头须不是吃素的!”

        当年同窗读书闲来说笑时,殷受倒也听杨劫说过“禽兽与禽兽不如”的笑话。感受到肩头那只手掌上重如山岳而绝不是笑话的恐怖力量,他不由苦笑连连,只得低声下气地小声道:“孤记下便是,在艳儿成年之前,孤宁可禽兽不如,也绝不作禽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