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重生狂野时代在线阅读 - 第26章 新生

第26章 新生

        回到家中,王弘毅不用母亲宋慧珍开口询问,便竹筒倒豆子般主动解释了一通。

        从听到深城要发售股票认购证的消息,到租借身份证,到深城去卖身份证,再到组织人卖东西,一五一十,基本属实地交代了一番。

        “你说赚了60万?”宋慧珍眼睛睁得大大的,难以置信地望着王弘毅。

        王弘毅点了点头说:“是啊,我们现在有了东山再起的本钱,不管我爸什么时候出来,我们先把糖果厂做大!”

        “真的是60万?”宋慧珍还是难以相信,一副发懵的样子,感觉这么大一笔钱,一个月时间就赚到了,简直是天方夜谭啊。

        王弘毅心想要是自己直接说赚了135万,只怕母亲要被吓晕过去吧。

        喝了两口茶,宋慧珍稳住心神,有些担心地问:“你这样不犯法?”

        王弘毅笑道:“肯定不会有事的,妈您就不要胡思乱想了。现在我们有了钱,接下来就是要想想怎么发展的事,今天把郑求精和葛文东赶了出去,少了一个麻烦,明天看邓运康怎么回答,他最好是退股,这样整个糖果厂都是我们的了。”

        宋慧珍有些惋惜地道:“郑求精和葛文东这两个吃里扒外的东西,太可恨了。他们一共40%的股份,把汽水车间和调料车间都分给他们,账务他们也应该承担一点,太便宜他们了!”

        王弘毅笑道:“我大致算了一下,糖果厂说白了最值钱的就是土地和厂房,至于机器都是些过时的机器,也值不了什么钱。就让他们占了一点便宜,但关键是快刀斩乱麻把他们赶走,拖着不是个事情。我们只要把糖果厂发展起来,将来要收拾他们,有的是办法。”

        宋慧珍想想也是这么回事,现在王弘毅挣了一大笔钱回来,接下来就要投入糖果厂,把生意做起来才是最重要的。

        王弘毅说:“老邓那里,我希望他自己退股!”

        宋慧珍想了想道:“要不,让他留着,毕竟他也是厂里的元老……”

        王弘毅摇着头说:“妈,您不要心慈手软,我观察了一下,这邓运康也就是个好好先生,虽然是元老,但是能发挥的作用也有限,而且他对我们也不一定忠心,留在厂子上班可以,在什么岗位就拿什么工资,可是如果他在厂里面有股份,那不好。”

        宋慧珍叹了一口气道:“你说得对,就按照你说的做吧。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发展呢?”

        不知不觉间,她就把王弘毅当成了主心骨,儿子不仅是西南财大的高材生,而且用一个月的时间就赚到了好几十万块钱,比他老子都厉害,她心中十分欣慰。

        王弘毅道:“我去深城的时候,碰到了蜀都问江罐头厂的厂长,他正好去深城领奖,我们一起坐了几天的火车,聊得很投机,我这次回到深处,跟他谈了一下,准备跟问江罐头厂搞联营,租用他们的设备、工人生产豆奶粉。接下来,我准备对糖果厂增资,然后尽快运转起来,厂里的工人,除了少部分技术人员,都转岗为销售人员!”

        对于王弘毅的安排,宋慧珍自然没有什么异议,实际上她在经营上面本来没有什么经验,之前王卫民也仅仅是让她挂名持有股份而已。

        听着王弘毅已经规划好了一切,宋慧珍暗自松了一口气,至少不用提心吊胆了。

        第二天上午,王弘毅跟母亲一起来到天车糖果厂,自从分出去一块业务以后,糖果厂显得冷清不少。

        剩下的十多个工人,也人心惶惶,昨天几位股东闹翻分家,让他们感觉到糖果厂的未来风雨飘摇,只可惜实在找不到去处,守在这里还有那么一丝丝希望,不然的话他们只怕早就流光了。

        邓运康顶着两个黑圆圈,找到了宋慧珍和王弘毅,弱弱地道:“宋厂长,小王,我……”

        王弘毅抬头便看到他的脸上有几道抓痕,心中暗笑,问道:“邓厂长是想退股份吧,没关系,大家好聚好散!”

        邓运康神情赧然道:“主要是家里急用钱,没法,对不起啊。”

        王弘毅看他的样子,估计是昨天晚上跟老婆吵了架,也不多说,直接就一起去银行,取了4万块钱,然后又直奔工商局。

        “你们怎么又来了?”工商局的办事员看到王弘毅他们,眉头皱了起来,一副很不满的样子。

        宋慧珍陪笑道:“大姐,麻烦你了,我们是来变更天车糖果厂的注册信息的……”

        “你们昨天不是才变了的吗?怎么又要变,弄着玩啊?”办事员撅着嘴,目光斜视,很不耐烦。

        王弘毅微微一笑,直接将一叠资料递过去道:“这是我们的资料,麻烦你了。”

        资料下面,有一个黄色的信封露出一角来,办事员伸手捏了捏,脸上顿时浮现亲切的笑容,不动声色将信封塞到了抽屉里,笑呵呵地道:“别急啊,我先看看你们的资料齐不齐!”

        王弘毅说:“麻烦你了,主要是资料要得急,希望能够帮我们开开绿灯。”

        办事员笑着道:“嗯,为人民服务,这是我们的职责,我会尽量办好的。”

        有了钞能力,办事员的效率很高,整理好资料,又交给下一个人去办理,而且过程都亲自盯着。

        前后不到一个小时,事情就办妥了。

        除了将邓运康的股东去掉,又加上了王弘毅的名字。

        同时将注册名字改为“天车食品有限公司”。

        现在天车食品的股东是王弘毅和宋慧珍,王弘毅占股90%,宋慧珍占10%。

        至于注册资本,暂时还是40万元,反正也没有外人,扩充资本的事情也不着急。

        跟着王弘毅一起回到天车食品厂,邓运康讪讪地道:“小王,你看我接下来还能在厂里面做事吗?你放心,我虽然没有股份了,但是我对糖果厂还是有感情的,一定尽心尽力,我对糖果厂的情况也熟悉……”

        王弘毅原本想直接将邓运康这个庸人赶走的,不过想想,现在手头也没有多少人可用,全都赶走了也要临时去招人,招来的人也不一定有多强的能力,先用着,实在不行再辞退吧。

        “行,老邓你也是糖果厂的元老了,经历了糖果厂的风风雨雨,现在糖果厂更名为食品公司,开始了新生,你能留下来,我也欢迎,我们先召集全体员工开会,接下来再商量下一步怎么干吧!”

        接到开会通知,19名员工很快便在会议室聚齐了。

        这两天糖果厂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大家都有所耳闻,同时也忧心忡忡,感觉厂子已经分崩离析,随时都要倒闭。

        “听说,邓厂长也退了股。”

        “真的?那现在糖果厂都是王家的了?”

        “是啊,现在王厂长又不在,宋厂长能行吗?”

        大家小声议论,担忧之色溢于言表,他们大部分人都不是为糖果厂担心,而是为自己的下一步发展担心,糖果厂是他们最后的救命稻草,如果厂子垮了,他们根本就没有去处。

        这是当前很多国有企业职工的困境,一辈子在厂里工作,按部就班,实际上社会生存能力很差,一旦厂子出了什么事,他们往往就无所适从。

        王弘毅和宋慧珍、邓运康一起进入会场,在会议室主席台上坐下来,宋慧珍坐在中间,王弘毅坐在她的左手边。

        邓运康主持会议,他其实直到现在都不知道王弘毅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两天三下五除二把糖果厂的其他股东赶走了,而且还更了名,但是从王弘毅的眼神之中,他觉得这小伙子胸有成竹。

        昨天他其实还在纠结要不要退股,回去想了想,准备先退一半,剩下的看看再说。

        谁知道跟老婆一说厂里的情况,老婆打死都要全部退股,说糖果厂早就不行了,如果王卫民没事,说不定还能东山再起,现在王卫民都被抓起来了,他儿子能有什么办法呢?现在有机会退出来,当然要全退。

        两口子吵了起来,最终邓运康被老婆在脸上抓了几下,蛰伏于她的雌威。

        “大家好,我叫王弘毅,王卫民的儿子,在座各位以前可能见过我。不过从现在开始,我们就在一个大家庭了,这两天,大家可能有所耳闻,厂子发生了一些变化,我在这里给大家介绍一下,厂子正式更名为‘天车食品有限公司’,股东就是我和我妈,接下来我们将对公司的发展方向和日常管理进行规范,如果大家有谁不愿意干的,可以在老邓这里登记,到时候公司给每个人补偿三个月的工资。如果还想继续干下去,那么就要有思想准备,公司重生了,我们每一个人都要重生,都要以最好的姿态去做好本职工作,公司不养闲人、懒人,干得多,得的也多,想在这里混日子的人,绝对没有出路,趁早离开。好了,下面给大家半个小时的时间,半小时以后,留下来的人继续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