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第九特区在线阅读 - 第五零零章 奉北危局

第五零零章 奉北危局

        奉北市区。

        蔡徐徐坐在车内,右手拿着手机说道:“费总,出区的事儿,我已经安排好了,你什么时候过来啊?”

        “蔡总,我正想跟你说这事儿呢。”对方稍稍停顿一下后,立马语速急促的回道:“这次突然要走,我家里不少人都要跟着……而昨晚咱公司的人被抓了不少,所以,我怕自己这边有人被盯上了,过去找你,会给你添麻烦。”

        “……!”蔡徐徐闻声愣住。

        “蔡总,我的意思是这样。”费宽话语很委婉的继续补充道:“你那边先安排其他人出区,我这边呢,你先不用管,我自己想办法带着家里人走。”

        “你自己走不安全。”蔡徐徐皱眉回了一句。

        “是不安全,可这样对大家来说保险啊。”费宽顺着话茬回应道:“即使我要出事儿了,那也连累不到你们。”

        蔡徐徐一听这话,心里暗道坏了:“费总,你是韩叔点名要保护的人,谁出事儿,我也不敢让你出事儿啊。我觉得你还是自己先过来找我……我想办法把你和你家里人,分两批送走。”

        “蔡总,我还是不给你添麻烦了,咱们在区外见吧。”费宽直接拒绝。

        蔡徐徐沉默。

        “等我安全了,我给你打电话。”

        “费总,公司账上的钱,有一半是你管的吧?”蔡徐徐皱眉问了一句:“昨天我让你把钱转移了,你打了吗?”

        “啊,你说钱的事儿啊。”费宽立即点头回应道:“我办了,我办了,钱被转到八区了,你给我点周转的时间,我马上打到总公司账上。”

        “……这钱没到,人也不来,费总,你让我有点没办法跟总公司交代啊。”蔡徐徐的声音变得清冷了起来。

        “蔡总,你放心,钱一点都不会差的,只要在几个账户里把它洗干净了,我马上就打回去。”费宽言语仗义的回道:“你说我在公司干这么多年,这点事儿还能办不好吗?”

        蔡徐徐咬了咬牙:“费总,我以总公司的立场命令你,咱们必须见一面。”

        “……嗯,你这样,你让我跟家里人商量一下。”费宽沉默半晌后,声音也变得很冷:“我一会给你打电话!”

        “费总,你不要让我为难。”

        “你等我电话。”费宽直接挂断了手机。

        车内,马老二听完二人的对话,立即问了一句:“他什么意思?”

        “妈的!”

        蔡徐徐红着眼珠子骂道:“这个狗日的,把公司的钱黑了,人也不打算露面了。他可能怕我处理了他,准备单独跑路了。”

        徐洋听到这话,眉头紧皱,心里有些不安。

        “那老丁呢?你觉得他会露面吗?”马老二再次问道。

        “不好说,奉北的事儿发酵的太快了。”蔡徐徐松了松领口,脸上挂着略有些癫狂的笑意,冲着马老二说了一句:“不好意思哈,让你们看笑话了。”

        “现在这情况,就别说这个了。”徐洋摆了摆手,很理智的问道:“你现在仔细想想,能不能想办法找到这个老费和老丁。”

        “老丁那边不能催,越催他越不安。”蔡徐徐低头再次扫了一眼手表:“在晚上之前,我不主动联系他,等他给我打电话。如果晚上他还没信,那就说明心里有其他想法了。”

        徐洋点头,觉得蔡徐徐在这事儿上,分析的还算有道理。

        “现在主要是搞老费。”蔡徐徐轻声说道:“他管了公司账上一半的资金,大概有一百多个。这钱我要追不回来,那没办法跟总公司交代啊。”

        “那你打算怎么办?”马老二问。

        蔡徐徐短暂思考一下后,立马掏出电话:“我先打几个电话。”

        ……

        上午十点多钟。

        费宽坐在一间小旅馆的客房内,拿着手机说道:“你带着爸,还有孩子,直接先去长吉,在哪儿呆两周,谁都别联系!然后在做飞机去八区。”

        “那你呢?”老婆问。

        “我自己一个人好走,你不用管了。”费宽轻声说道:“我们在八区汇合。”

        “那你千万注意安全。”

        “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费宽点头应道:“就这样。”

        “嗯!”

        话音落,二人就结束了通话,随即费宽坐在床上,正在思考着,晚上究竟要怎么走。

        连续抽了三四根烟后,费宽站起身,弯腰收拾起了自己的东西。

        “滴玲玲!”

        就在这时,一阵电话铃声响起。

        费宽迈步走到床头柜旁,低头看了一眼四部电话,伸手拿起了响铃的哪一部:“喂?”

        “费总,我是阿康啊!”

        “怎么了?”费宽皱眉问道。

        “费总,现在事儿闹的这么大,你那边啥安排啊?”阿康问了一句。

        “走呗,还能有啥安排。”费宽撒着慌回道:“刚才蔡总给我打电话了,我准备去找他。”

        “……费总,你不能去啊。”阿康一愣后,立马语气急促的出言劝说道:“事情已经发酵了,而且我听说有人已经在警司里吐了。你现在去见蔡总……那你知道,他是真想送你走!还是送你走啊!”

        费宽喝了口水:“你到底什么意思?”

        “咱俩一块走吧。”阿康低声说道:“你带着我出去,咱们一块去八区。”

        “阿康,不是我不讲情面,你说就现在的情况,咱们往一块凑……!”

        “宽哥,我不让你白领我走!”阿康立马出言打断道:“……公司昨天账面上的钱,分几次被转走……我拦了一笔,有将近五十万呢。”

        费宽听到这话,顿时一愣:“你拦的?”

        “对,这钱本来是要打给松江那边,安排各区议员的。”阿康轻声解释道:“但我前两天犯懒了,请假没去公司,所以这钱一直摁在我这儿。”

        费宽听到这话,眼珠子顿时滴溜溜的转了起来。

        ……

        与此同时。

        江州李家别院内,一个瘸子青年,坐在沙发上,嗓音沙哑的说道:“……三公子的钱到账了吗?”

        “先期款已经到了。”一个中年插手回应道:“他让我们这边,准备在江州先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