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众生唯上在线阅读 - 第二章 人类伟大成果的丢失!?

第二章 人类伟大成果的丢失!?

        几个月前,云端集团正进行着一项极其秘密的化学试验。

        虽然此项试验是从那时开始真正着手的,但实则早就筹划,甚至其理论早在十二年前便已提出。

        试验计划的大致内容无法得知,但有小道新闻指出——

        这将是一次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伟大试验方案。

        甚至,甚至很有可能会改写人类文明的发展走向......

        “凡不洁净的......并那行可僧与虚慌之事的,总不得进那城......只有名字写在羔羊生命册上的才得进去......圣经,第二十一章二十七条。”

        于彦拈着纸张的手指渐渐松开,翻至下一页。

        他一手捧着一本小册,一手托着腮。借着缱绻的灯火,这一刻他的表情深沉而又困惑。

        这种神色会少会在一个维修工身上看到。他又时而皱眉抬头看天,时而起身碎步几许。

        可天能看出什么呢。在这里,上方悬着的是工业时代遗留下来的高贵财富,而不是那些身处方圆山河地,头顶挂着花好月圆的良辰美景。

        更何况在今夜,维修站只有他一人,独自加班。

        “或许......母亲曾说过的话,很多也只是她的一家之词吧。”

        这一刻于彦的内心并不平静。大厦将倾,从小到大所搭建的城堡在经历二十个风吹日晒后,终究有些摇摇欲坠了。

        他也开始试着去相信别人的话,别人的劝解。那些人,在二十岁之前,是他打心底瞧不起的人。那些人没有信仰,只会随波逐流跟风顺舟。

        可如今,他不也是一样的妥协?当初是笑话别人的人,如今却成为了被笑话的人。

        “汪!汪汪!”

        在这心潮起伏之际,突然听见办公室外传来几声犬吠。

        “哈!连狗都来笑话我了。”于彦不禁自嘲一句。这时的他心烦意乱,脸色哪能好到哪去,起身便欲去开门,将这条流浪狗赶紧弄走。

        谁知刚开门,他的神情就变了,原先一股子的愠气也烟消云散。

        竟然还是条......富人家的狗!

        幽幽然的蓝色小眸子,恰好和他来了个眼神的交流。非常优良的品种,一眼望去是黑白相接的顺滑毛发,当下最多年轻女性喜爱的面相,挂在颈间的深红色蝴蝶结,似乎无不在透露出它的气质——富贵的气质。这只哈士奇,一看就是纯种的!

        但它此时似乎并不太如意,浑身粘着污渍,像是许多天没有清理过了,这倒与它那与生俱来的气质格格不入。

        “该不会是一条走失的狗吧......”

        而就在于彦观察着对方的同时,这只哈士奇又冲他低叫了两声,随即竟出乎意料地凑了过来,在于彦脚下蹭了蹭身子。

        嘿,这在主动示好!?

        于彦瞬间就反应了过来:它饿了。

        ......

        在修理站旁最近的一家百货超市里买了些火腿与熟肉干,回来后竟发现那狗还在原先的地方停留,不禁让他有些欣慰——灯火阑珊,此狗竟仍在旧地空守,此情此景令人动容。

        他高呼了一声,那哈士奇非常通人性地跑了过来。

        “这年头,做条狗也不容易呀......”

        而就在此时此刻,距离此地不过几公里外,正发生着一次被后世载入史册的恐怖事件。

        “哒哒哒哒哒哐哐!!”

        轻机枪不止的火花飞溅,除此还有弹壳不停掉落在地上的清脆声响。

        “快!快拦住他们!”

        “b门,他们从b门突围出去了,一辆黑色防弹奥迪,型号应该是a14    l    security!还有十个人的小型护卫队。”

        “该死,加强封锁,绝对不能让他们出去!!”一个衣装革履的中年男子攥紧拳头,狠狠地挂掉了电话。

        他的表情异常的狰狞,瞳中又透露着隐隐的紧张,以至于额前的青筋暴出,冷汗涔涔。

        “出了什么事?怎么让你激动成这样?”这时办公室匆匆走进一位女子,黑暗中看不清面容,只知道身姿窈窕。

        男人背对着她,怒声道:“你自己看吧。”

        女子将信将疑地走近一看,瞬间失声叫道:“啊!!这,这,这是......”

        漫天飞舞的浓烟,熊熊滚烫的火焰,恐惧淹没了时间,眼前的景象宛如乱世。

        霎那间,深深刻在她脸上的,唯有震惊。

        那座江月市的标志性建筑,那座全国闻名遐迩的摩天高楼,在这一刻,竟陷入了危局!灰蒙蒙的浓烟包围着这座江月明珠,那往日里永远明亮的灿烂华灯已然落幕,至于还能让他们看清发生些什么的,惟有不断的闪动的火光——当然他们都知道,这是手榴弹的火光。

        “天啊......”女子掩住嘴唇,眸中的秋水泛着对岸的明火,她仍是难以置信。“难道......难道说是因为......”转瞬间她又想到了什么,脸色顿变。

        “错不了的,虽然不想承认但没有办法,那个计划......可能早就泄露了!”男人肩膀轻颤,猜得出他身前的面庞,定是极为难以描述的面庞。

        于是他又拨动了号码:“一定要给我拦住!我不管损失了多少人手,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式,重狙击也好火箭筒也好激光武器也罢,总之一定要给我抓住他们知道了吗!!”

        近乎是咆哮般地吩咐完后,男人回头转身,对身后那人说道:“把市长的电话号码给我,我要赶紧跟他通话。”

        “现在一切都无法挽回了,但如果那个计划因为这一次事件而破产......”

        “......那可能将会是人类伟大成果的丢失。”

        “我都快被你吃穷了,你这是饿了多少天啊?”

        于彦一脸无奈,看着身旁“狗吞狗咽”的哈士奇,实在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咕噜咕噜......”

        狗子也懒得瞧他,低着脑袋忘我进食。

        于彦笑了,不禁抬手轻抚那狗子,虽然这狗身上挺脏的但他倒是没什么嫌弃。在维修站工作,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什么油漆污泥没摸过?还岂会在乎这点程度?

        狗子的毛发还是挺柔软的。

        维修站旁,一根路灯下,一人一狗相互陪伴,灯光将他们的影子扯得格外狭长。

        思想翻滚。于彦不知为何竟在这个时候,想起了他那许久未见面过的老弟。

        “嘿......”

        然而,他不知道的是。

        同一时间江月科技大学的某个宿舍里,于言躺在床上。同样也在“思想滚动”。

        于言翻来覆去无法入眠,他想着今日生物学老教授在讲座上的一番话,只觉得脑洞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扩张,仿佛一个深不可测的黑洞将他不断拉入。

        ......

        “从猿猴到猿人,再到今天,人类已走过了三百万年的历史,我们都是从猿猴进化而来的,那你们有没有想过,我们人类......又该进化为什么呢!?”老教授掷地有声地说道,目光灼灼。

        台下一片哗然。

        他们这些学生物的,又岂会没试图去追寻过这个答案,但终究没有结果。

        教授没有理会学生们的讨论,心无旁骛地继续了下去。

        “人体结构复杂万千,但说到底还是由分子构成的,这你们都知道,任何事物都是由分子由质子构成。但如果将这些分子重新打散之后,重新组装一遍,是否就会诞生出更特别的存在呢?”

        “人类的大脑开发,不过仅仅百分之十啊!那如果是百分之二十,百分之三十,又会拥有怎样的变化?”

        “细胞的分裂与裂变永远不会停歇,就如同我们的科技永远在更新换代,总有一天,人类是会变的。只是当下,还缺乏一个契机......”

        “一个契机......”于言目光飘忽,重新默念了一遍。

        “嗯?这么晚了,那边怎么这么闹?”

        于彦抬起头,朝一个方向看去,有些疑惑与不解。

        这时那狗子也抬起脑袋,似乎心有灵犀地朝前方叫唤了几声。

        “不太对劲啊~好像听到警车的声音了,这大半夜里的,怎么还会出动警车?难不成抓嫌犯呢......不过这里可是市区的中心地带啊,哪个嫌犯会逃到这种地方......”

        于彦默默想着,但很快,他便发现了一些不对劲。

        因为那些闹声嘈乱的声音离他越来越近,应该是朝这个方向来了。

        “呯!”

        天打雷劈一般,瞬间惊醒了于彦。

        这是枪声!竟然是枪声!

        而且从金属碰撞的声响看,还不是一般的警用手枪。起码这是个大口径的狙击步枪才能有这种感觉。

        于彦顿时就意识到了不妙,正想着先躲进办公室里,便看见不远处街角出现了一抹黑影。

        在夜晚,纵然有着万千灯火的陪衬,也无法照亮那抹黑影的模样,只因它实在太快。

        但不同于电影里的飞车疾驰,肾上腺素飙升。这种快是要命的,勾人索命,惊心动魄,更要命的是,它飙来时朝着的方向,赫然便是于彦此时所在的方向!

        “不好,这车失控了,快跑!”

        于彦厉喝一声。在这一刻,他展现了毫不迟疑的坚决与果断,这是多年观车看车所自然形成的直觉——

        这车一定会撞的!

        “轰!”

        一声爆裂之音震耳欲聋,所幸之事便是他此时已在室内。

        ......

        火光仍在摇曳。

        于彦心神不定地打开小门,瞬间就能看到一旁那燃烧沸腾的烈火,炽热得脸颊都要烧起来了。该车车身已被摧毁得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前车身尽数毁坏,在火中洗礼成了一片熏黑,甚至连一侧车门都已不翼而飞。

        他静悄悄地凑上前去,这时车体的满目疮痍尽落眼底,密密麻麻的弹孔,后方纵是顶级防弹玻璃也已碎了个七七八八,且一个口径两厘米的巨大缺口格外醒目。

        车里的两人也已然死去,那是两个黑人,穿着军服,看得出他们体格健硕,但在这样一场车祸中,凡人是不可能幸免于难的。

        恰在此时,突然一个银色的物体从车中滑落,掉到地上,发出“咯哒”一声。

        于彦不禁侧目,只见那是一个银色小箱子,类似于密码箱。他犹豫了下,靠近了这个箱子,不知为何一股好奇心突然涌上心头。里面是什么?是钱财?大把大把的钞票?也很有可能这是罪犯的私人藏物呢。这二个人一看就是罪犯,且有很大的可能性是抢劫犯......

        抱着这样心理,在于内心做了几次激烈的斗争后,于彦还是决定打开看看。

        心跳得极快,可出乎他意料的,是打开的过程极为顺利,这原来并不是一个密码箱。或者说是在强烈震动后密码锁失效了?

        当然在那时,于彦不可能去猜测。

        也没时间再去猜测——

        因为在打开的一瞬间,浓厚的工业化学气味便一股劲般弥漫开来,瞬间盖住了他的脸。

        那是一股碧蓝色的仿若绸缎般的实状气体,厚重得却像是大把大把的铅漆。而在电光火石的刹那,他也清清楚楚地看清了箱中存放的并非什么钱财,什么贵重品。

        而是一个个破碎的医用瓶罐试管。

        “啊......啊......”

        从未体验过什么叫做生不如死,但于彦在这一刻体会到了。

        神经瞬间就被麻痹,身体完全无法动弹,如同窒息。有一股触电般的麻痹感触及全身,却没有痛觉,只有知觉。甚至到最后他眼珠渐渐上翻,失去了五感。

        一旁的狗子看得焦急,狂吠了两声,也不知哪来的勇气,一头栽进了那团碧蓝雾气里头......

        “细胞的分裂与裂变永远不会停歇,就如同我们的科技永远在更新换代,总有一天,人类是会变的。只是当下,还缺乏一个契机......”

        于言躺在床上,心头默念这句话,后来他终于熟睡了过去。

        (未完待续)

        ————————————————————————————————————————————————

        各位的支持是我创作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