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行走诸天万界的中间商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老岳,我挺你。

第四十章 老岳,我挺你。

        "爱书网"访问地址

        苏辰这边,岳不群也跟他做交易了。

        比辟邪剑谱还强的武功,有,就在华山后山山洞里,不仅刻有五大门派的武功,还有机会跟风清扬学到独孤九剑。

        不过这个交易让岳不群沉默了很久。

        华山后山山洞他当然知道是什么回事,时间回溯到二十五年前,他那个时候还很年轻,地位也不高,因为华山派是五岳剑派的盟主,派中高手十分多,他只是气宗的一名弟子,当时还没啥名头,剑宗和气宗势同水火,其时气宗势弱,如果要和剑宗争,公平公正的打肯定要输,所以他们必须使上一些不正当的手段,将剑宗第一高手风清扬支开是其一,支走风清扬之后气宗还是打不过剑宗,所以还得将剑宗的一部分人支开,没错,当年支走风清扬和剑宗一部分高手的计谋正是出自他之手,正因为如此,他在气宗脱颖而出,甚至逃过剑气之争,成功接任华山派掌门。

        所以那个石洞他一直封了起来:“没想到他们竟然把武功秘籍都刻在洞穴里面了。”

        万界中间商:a岳不群忘了提醒你,风清扬事后查明白了江南娶亲骗局的始末,觉得十分丢脸,居然被你这么一个后辈耍了,可是又不好对你出手泄愤,一气之下躲到华山后山隐居去了。。

        岳不群:风师叔隐居后山?

        岳不群愣了一下,他一直以为风清扬仙去了,没想到:“谢了群主,这里是两千灵石。”

        岳不群没有交易什么钢铁战衣跟什么恶魔果实,跟群主交易了这则消息,这足以改变他们华山的消息,如今他们华山没落,紫霞神功屡屡停滞不前,让岳不群更讽刺的是,有人曾言,只知道华山派有个宁女侠(妻子宁中则),并不知道岳不群,让他很恼怒。

        同时他还跟苏辰占卜了自己的弟子令狐冲,不介意苏辰喊他伪君子。

        对于令狐冲,很多人也从少年时的崇拜,转变成了中年时的鄙夷,因为令狐冲犯了职场大忌,那就是不忠,而且与老东家为敌。

        苏辰也是不喜欢这个主角的。

        令狐冲与岳不群的分道扬镳,固然有他们自己的问题,并且主要问题都是岳不群一手搞出来的。

        令狐冲天神下凡一战。

        整个华山派为贼人制住,岳不群眼看弟子即将全灭,妻子女儿即将当众受辱,万念俱灰之下,令狐冲横空出世,凭借独孤九剑,击退所有敌人,挽救华山派于危难之间。

        岳不群如果是个正常领导,就算他因为自己面子丢了,风头被抢,就算他怀疑自己为了辟邪剑谱的苦心经营被令狐冲截胡,哪怕他再阴暗一点,怀疑这场伏击是令狐冲内外勾结布置,意图提前获得华山掌门之位。

        岳不群都应该赏罚分明,表面上接受并肯定令狐冲,但他没有,各种冷嘲热讽脱口而出,整个门派的风气被他带到泥塘里。

        令狐冲心灰意冷,到后来面对岳不群拔刀相向时,心里可能只剩鄙夷,哪还会有感恩?

        这一晚。

        苏辰跟老岳聊了很久,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产生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一个人可以为了一个门派重回五岳盟主,甘愿舍身取义,最后自宫还是为了门派的男人,值得佩服。

        令狐冲呢?

        作为华山派的大弟子,作为预定的下一代华山掌门,如果说他不遵从门派戒律还可以解释成他不拘小节,那他和强奸了无数女人的田伯光称兄道弟、和吃人肉为乐的漠北双雄呼朋唤友还能叫不拘小节吗?特别是在嵩山派以刘正风结交日月神教而满门被诛后,作为亲历者的令狐冲难道不知道厉害?难道不知道他的这些作为会给嵩山派借口而让华山派有倾覆的危险?可是令狐冲从来不管这些,在他眼里华山的死活都比不上别人奉承几句重要,只要别人拍他马匹他哪里管别人杀人放火奸淫掳掠还是吃人挖心?很多人说正派里到处都是伪君子,恶事做得也不少,但日月神教里就有什么好人了吗?五霸岗那些说小偷强盗都是夸赞他们,强奸杀人也是往低了说,神教内部更是一群不择手段的畜生,即使相对不错的向问天都是坑起朋友眼睛都不眨一下。

        华山派作为养育了令狐冲的门派,即使是再无情的人都会对此有一份感情在内的,但令狐冲从未将华山派放在心里一丝一毫,虽然他总是在嘴里心里念叨,但看他的实际行动就一清二楚了。他一从没有为维护华山的声誉而自我约束,二在明知道和魔教结交会给华山带来灭门大祸的时候从不收敛,三他明知道后山破洞的剑法对华山有多重要但被耽搁一次后便再也没有提起,而岳灵珊知道后马上就报告岳不群,要知道岳灵珊仅仅短暂练习了这些剑法就打败了莫大。

        如果令狐冲早早告诉岳不群,他的那些师弟们还会惨死吗?有人说这是因为怕岳不群骂他重视剑法而不重视内功,呵呵,他要是怕被骂还会从小无视师傅的劝诫吗?岳灵珊现后就马上报告了,这一对比就呵呵了。还不说在破庙整个华山都快被灭以后他还是如此,要知道风清扬仅仅是告诉他不许透漏他还活着,并没有说不许把独孤九剑说出去,更没有提到山洞里的剑法。令狐冲进华山之前华山便一直处于风雨飘摇中,岳不群和宁中则时刻担心被嵩山吞并而战战兢兢,而这个他们一手养大带大的大弟子为华山做过什么?

        令狐冲真的爱岳灵珊吗?

        药王庙一役,岳灵珊差点就要被凌辱杀害,他事后有没有想过提高她的实力以自保?哦,到了恒山派他倒是把部分剑法教了尼姑给她们提高实力。更或说他从小就知道师妹不喜欢他的肆意妄为和醺酒过度,讨厌他和不三不四的人交往,他可曾想为师妹改变过一丝一毫?整天只会复读机一样念叨“小师妹怎么不再喜欢我了”,他到底有什么值得岳灵珊喜欢的?这么一个没有责任感没有担当、自私无情冷血的人大概只有任盈盈喜欢了。

        令狐冲有丝毫感恩之心吗?

        如果说岳不群以后是对不起令狐冲,但宁中则对他如亲生儿子一般含辛茹苦将他养大,这样的一个人令狐冲也丝毫没有记挂在心,在任盈盈的几个属下想要轮奸宁中则的时候令狐冲干了什么?他躲在草丛里大气都不敢透,只是指望着任盈盈挂念他过来的时候救宁中则,居然还冲着任教主、向大哥和盈盈的面子,我能不与魔教众人动手就再好不过,哈哈,苏辰这一笑起来真是要被令狐冲气笑了,心里叫着:无耻狗贼,胆敢辱我师娘,待会一个个教你们不得好死,却眼睁睁看着别人商量怎么凌辱宁中则,看着葛长老摸宁中则却动也不动。

        还这姓葛的倘真对师娘无礼,尽管自己手中无剑,也要和这些魔教奸人拚个死活,救宁中则还需要有剑吗?作为任盈盈属下奴才的魔教长老们谁不知道令狐冲是他们圣姑的心肝宝贝?经历过五霸岗前后之事的令狐冲会不知道?恐怕只要他一站出来这些长老就乖得跟狗一样,要知道此刻任盈盈就在附近。

        何况,难道他认为魔教长老们会不听他的话就没勇气出来救人了?这可是和亲生母亲没有区别的师娘,他之前无惧生死救仪琳的胆气哪里去了?宁中则的自杀固然有岳不群的背叛和岳灵珊的死亡的因素,但这次现自己受辱而视若亲子的令狐冲却在一边视若无睹也绝对脱不了关系!

        还有五霸岗上一堆所谓群雄抬轿子迎他却无视他师父师娘,在聚会上群雄围着他言听计从,把他师父师娘当成空气,他没有为师傅师娘考虑有半点生气,只觉得有些不安,然后这些杀人放火吃人的群雄们拍他几下马匹,他立马便“无论这些朋友此来是何用意,令狐冲今后为他们粉身碎骨,万死不辞。”真是可笑,全然忘记了之前他心心念念的师妹被他称兄道弟的人捉过辱骂。

        令狐冲究竟有多自私?

        这种自私是完全不顾什么对错好坏,也不管亲情友情,但凡只要觉得爽就做了,救仪琳是,和田伯光结交是,得罪青城派是,和吃人的漠北双雄结交是,不顾师门安危保守山洞武学秘密是,转头便教恒山尼姑是,救任我行向问天是,这种人是没有任何仁义礼智的,也不会感念任何恩情的,嵩山并派大会上,他已经和任盈盈确定关系,岳灵珊也早已成婚,他却完全无视礼法,也不管他人会对岳灵珊的非议或会破坏她的夫妻关系,居然在大庭广众的擂台上便想挑逗岳灵珊使出冲灵剑法,还“我当然要哄得她破涕为笑!”即使不说林平之和其他人会怎么想,他的任盈盈呢?他从小只活在自己的世界中,没有考虑过师妹的感受,没有顾及师傅师娘的想法,没有把华山生死放在心里,不顾及那些被吃被强奸被杀的人的感受而和奸邪结交;却反而怪罪师傅为什么不信任他,想着师妹为什么不喜欢他,想着其他正派长辈为什么责怪他。

        苏辰以前还觉得令狐冲听豪爽仗义的,但盘点下来,还真自私绝情、没有担当没有责任感、不分善恶,怪不得小师妹没有选择他。

        “老岳,我挺你。”

        “谢谢群主为在下一直指点迷津,我想我清楚怎么做了。”

        “没事,就算你搞不到独孤九剑多搞点灵晶换积分,我给你搞本更牛皮的武功,让你华山派从新执掌五岳盟主。”

        “岳不群先谢过群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