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其他类型 - 灵气复苏下的自走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怪人出没

第一百七十九章 怪人出没

        "爱书网"网站访问地址为

        所有人都没有动。

        一是现在他们在暗处,二是不知道外面的形势究竟是怎样。

        而易川的寝室在三楼。

        虽然外面那脚步声不大,但在这寂静的傍晚,所有人都能听得到;而且大家判断其距离也应该在楼下的空地中。

        “呼。”

        幕宇先深吸一口气,屏住呼吸,虽然这并没有什么大用,因为若是对方能做到隔空听呼吸...那么很明显也能捕捉到心跳声。

        对于三阶以上的血武者...稍大一些的风吹草动就意味着暴露。

        不过目前看来,外面的那存在还未现他们,只是在空地中走动。

        易川神色疑惑。

        他不能看到外面的景象,只能靠听,他循环通道之一是建立在五感之处,所以听力比在场大部分人还要敏锐些。

        他能感觉到,那脚步声一直在外面徘徊。

        似有犹豫、停顿。

        众人静声良久。

        终于那脚步声不再徘徊,而是渐渐远去,外面重新回归寂静。

        众人面面相觑,各自未曾开口。

        “不用担心,已经走了。”身为二阶的杜绝开口说话,众人才松了口气。

        他们最担心的是那些存在,会挨个寝室进行搜查。

        “如今校府被怪人入侵了,不知道...还有多少和我们一样,此时正在躲藏的学生,也不知道这些入侵者到底要干什么?”幕宇叹了口气,他这半天也是担惊受怕,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即便是在黑山之窟,那也是人多、要死一起死、团灭都不慌的。

        “不管他们是谁,敢入侵校府,恐怕目的和手段都不简单。”常远山目光沉稳,开口道:“所以...我们不能轻举妄动,一定要有完好的对策。”

        易川透过窗户,如今已是傍晚,寝室没有开灯,开始变得很昏暗,他问道:“那你们清楚这怪人的数目吗?”

        幕宇摇了摇头,他不清楚,但说道:“我们...这一路上过来,看到了不下三个怪人。”

        这也只是云奕校府内的一小块区域,若是往大了说...还不知道会有多少。

        “不确定的话...”

        “能确定个大概。”杜绝忽然开口道。

        易川眉头微微一挑,看向他。

        “半天前,怪人才入侵校府之时,我们老生齐联手,准备从校府大门口突围出去,有近二十之数的怪人迅从其他地方参与围堵。”杜绝说道。

        他顿了顿:“我们失败了。”

        这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原先校府的老生有一大半...晋升,前往了天衍世界,如此一来...校府内留守的近乎都是些晋升失败的战力,实力羸弱。

        “然后经过半天的逃亡,大部分老生已经被抓走,如今还幸存的除了我们...可能也就只有寥寥数十人吧。”

        说到这里,梁宽叹了口气,他是参与过的...二阶才是主力军,之前失败了,如今眼前的境况更是糟糕,除了他和杜绝,全是一阶的血武者新生。

        易川沉吟道:“那看样子,我们就是最后的童子军了。”

        若是普通的学校,倒是可以从其他地方翻出去。

        但...云奕校府有自我的防护,除了大门处可以进出,其他地方皆有一道遍布的植被墙,其他人要想从大门之外的地方跃进来、或者跳出去,都会遭受植被自动捆绑。

        这件事在入学的时候,血武者老师们都讲过,不过依旧也有人去作死,结局当然是毫不留情的被绑了一天,还挂上了校府论坛,引为校府作死的素材。

        “...难搞啊...”幕宇叹了口气,惆怅道:“偏偏生这种事情的时候,校府的老师和领导要么失踪了,要么去参加大会了。”

        “不。”唐希清冷的声音传了过来:

        “很明显...这是别人等来的时机,在大会期间,所有高阶血武者外出的空白期间,他们才敢这么做。”

        幕宇只觉得脑袋疼,无奈的摊手说道:“那如此一来,我们就更加的惨了,如果这是蓄谋已久的什么行动,那么我们要逃出去恐怕没那么简单。”

        他是见识过那怪人的...若是一定要找个类比的,就有点黑山之窟中那噬魔的特征...没有毛,黑黢黢的光头,但身上多了些生人勿近的格格不入感。

        他叹了口气,“那我们还是在这里躲着吧,等着大会结束或者外面的人现这里的异状,没准就有救了。”

        “想太多。”

        “不行。”

        易川和唐希同时开口。

        唐希神色一愣,自己倒是有所依据,只不过没想到易川也如此坚决。

        她朝易川看过去,才现后者烦躁的拧了拧水龙头,低低的骂道:“没热水了。”

        唐希:“.......”

        唐希索性也不管易川,语气如往常般清冷接着说道:“大会没那么简单结束。”

        她眉头不自觉的紧蹙,似有考量、但未说出口,只是字字清晰的轻轻开口说道:“在这里躲着,只能坐以待毙。”

        幕宇神色微愣,不知道她这是何来的根据。

        易川也放弃了挣扎了,干干脆脆的拿起毛巾接着冷水,开始洗脸,并说道:“说到底...他们来是有目的的,虽说是入侵,但从你们刚刚所描述经历的事情,貌似都只是被抓走、并未出现死亡的事件;再者大家被抓走的时候,既没有被伤害、也没有被弄晕,更没有离开校府.....”

        常远山一愣:“这有什么问题吗?”

        “是没什么问题。”易川接着擦干了脸上的水,冰凉让他脑袋清晰异常:“但...你不觉得奇怪吗?”

        “奇怪?”常远山无奈道:“今天生的那件事情不奇怪?”

        “说的也是。”易川了然的把毛巾搓了搓,挤出水份,又一丝不苟的开始洗脸。

        而且....常远山内心吐槽道,我觉得你丫的就很奇怪。

        生这么危急的事情,你刷牙洗脸一样不落。

        “易川,你还是别卖关子,快说。”幕宇催促道。

        “别急。”易川伸手把毛巾挂上,而后又摸到了一瓶洗液,神色竟出现了一丝犹豫。

        唐希忍无可忍的咬牙,寒气森森道:“你洗漱就算了,你要敢当着大家的面再洗头!信不信我把寝室给冰封住!”

        易川默默的放下,他原先还打算洗个澡的,毕竟身上这几天都在不断的修复和排出损伤杂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