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其他类型 - 明尊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白骨兰若,群尸过界,燃香问路

第二十六章白骨兰若,群尸过界,燃香问路

        身后突然传来喊杀声,有人在惨叫,有人在死前以天魔解体这样的禁术,打出了威力莫大的神通。瞬间,整座白骨林都被惊醒,无数阴煞,恐怖的气息从沉睡中苏醒,那种恐怖,叫人为之战栗。

        马老黑愤愤的看了一眼身后,骂道:“那些无耻之徒,只会跟在我们后面捡便宜。除了陶家走了另一条路,就连雷金两家,都跟在我们屁股后面。他们不是能么?”

        “为何不自己闯一条路出来?”

        郭爷比较坦荡,抽着烟笑道:“他们刚开始也想自己走一路,结果,没走几步路就回过神来,他们死不起啊。于是就舍了那点皮面……”

        拿着斧头的散修平静道:“有人遇到了凶险,不甘心去死,想要拖所有人下水!”

        “这样的人,死了也活该。不过这下跟在我们后面的人就惨喽!”郭爷幽幽道。

        “生死间有大恐怖,不甘心消亡,也是人心常理。”钱晨平静道:“再点三柱祈神香,应该能庇佑我们走完这段路。”

        钱晨将三柱新香对准了残余的香头,续接了命火,就在他们这番忙碌的时候,却看见旁边有一行人在一只青牛的带领下缓缓而来,青牛一张牛脸上堆满笑容,招呼道:“同路,有缘啊!”

        钱晨白了这不要脸的牛头一眼,两人的气质莫名的契合。

        陶家一行在青牛的率领下,抛去了最后一丝皮面,强行和钱晨等人混到了一处。青牛小声对陶侃道:“这白骨林中有什么布置,太上道的人绝对比我们清楚,这时候不跟着,难道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吗?”

        钱晨抬头向前远望,那里一座雄伟的白骨庙宇散落林中,其名——兰若!

        稍稍休整后,钱晨将三柱残香插在了旁边的一块残碑上,马老黑心疼道:“还有一截没用完呢!”

        “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遁去其一。为后来人,留一线生机!”钱晨头也不回,马老黑巴巴不舍的看了一眼,被郭爷拉走道:“大家都是散修,留一条命吧!”

        ……………

        小鱼三人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大个子皮肤青白色,如死人一样,盖在他们两人身上。

        雷家队伍中,又多了十数人。一个老怪物捧着一株紫色的灵芝,紫芝呈六叶,芝叶环绕着一枚拇指大小,犹如玉珠的芝实。

        雷禺怒道:“你们走在前面,难道不知此地诡异?为了一颗紫芝灵实,不要命了吗?”

        那长老委屈道:“不过是杀了几个蝼蚁一般的散修,家主何必动怒?”

        还有雷家的年轻子弟不解道:“我等先发现这枚六叶芝实,此物能助人结丹、延寿,长老带领我等在此找了许久,才找到了此物的灵根所在,想要献给家主。此乃一片赤心,纵然家主不愿我等屠戮散修,说明一二就是,又何必闹的……”

        跟着雷禺一路走来的雷家子弟,皆面露不忍言之色。

        看着他们这些先走一步的雷家子弟,神情复杂。

        虽然一前一后,不过几个时辰。但后者已经经历过一次人心如狱的磨练,见过了太多恐怖!

        雷禺原本以为那条路如此可怕,前面失踪的人,说不定都化成了骨灰铺在路上。但进入白骨林后,便陆续看到其他两家的人,到了这里,终于找回了其他雷家子弟。

        他忍不住问道:“先前那条灯路上,难道没有经历什么诡异?”

        那名雷家子弟莫名其妙道:“金家的一个长老靠近那青铜灯,突然就死了,我等便没敢再靠近,一路走来,再无什么意外。到了这白骨林中,遇着了一些僵尸毒尸,才被杀散了!”

        雷禺这才醒悟过来,谁才是罪魁祸首。没有钱晨点明青铜灯中命油之用,自然也不会有人冒着奇险去触动,所以三家死伤惨重,竟是此人三言两语造成的。

        雷家剩余的三位长老,并未反思自身贪念造成的恶果,只是将这一切,都推到了钱晨身上。

        齐声怒道:“此人,果然包藏祸心!”

        “我等见必杀之!”

        为了一枚紫芝灵实,雷家那位长老逼死了几位散修,护着灵实回到了雷家,却不知已经闯下大祸,被祈神香安抚镇压的无数毒尸,僵尸从四面八方冒了出来。

        有尸体自地下爬出,有背生双翼的飞僵分开一株白骨巨树,从树干中走出。

        从山涧,从岩洞……一只只死尸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冲杀而来。

        它们挥手打出一道道魔道神通,那是南诏国尸毒教的毒尸,非但保留了生前的兵家武学,甚至被尸毒教主以毒功祭炼,令其学会了尸毒教的种种法术神通。

        “噗”

        一只白毛遍体,目赤如丹砂,指如曲勾,齿露唇外如利刃类接吻嘘气,血腥贯鼻的古尸,锋利如同神兵的指甲破开了一位雷家通法修士的护身宝光,将他五脏六腑都掏了出来。

        周围的雷家修士狂怒,祭起法器打在那僵尸身上,却丝毫无法破开它的肉身。

        驾驱着尸气,一名唐军毒尸扯出一道刀光,浑然不去防御将要打在它身上的雷光,一刀劈死了一个雷家修士。

        雷光披在身上,甚至未能将皮肉打的焦黑。

        魔穴为元磁地窍孕育,位于雷海之下,这里的魔土蕴藏着元磁真气,能将尸体炼化的犹如金铁,而且最不怕的就是雷霆!

        “雷霆乃镇魔灭邪之术,能破万魔!”

        雷禺与两位长老合力,打出了一道形若八卦雷光的神雷,轰向那群毒尸。

        这时,毒尸之后的白骨林中,一位身穿道袍的尸体扒开脸上的树叶,脚不打弯的站了起来,它面色如生,并无血气毒气,只有体内无穷无尽的阴气呼啸如雷。

        道袍尸体抬手打出了一声锤音,为宫角之声,蕴含无尽阴雷,轰在了八卦雷光之上。

        雷禺和两位长老大口呕血,浑身上下的筋骨都碎了一半。

        “这神通,到底是我道门一脉!”老道的尸体胸中发音道:“留你们一条命吧!这里葬的人你们惹不起,不要打扰我们长眠!”

        长安一战,死了多少阴神修士?

        结丹的人物都排不上号,就连阳神大修都有陨落,钱晨把这些战友的尸体都带回了主世界,葬在魔穴之中,借助魔穴造化,蕴养残魂,准备转生。

        这些尸体在魔穴之中,出手一如身前,先前是给钱晨面子,而且都是有道高人,不想杀人。才放了他们进来。

        但闹到坟头就忍不了了!

        一位金家修士,一口气斩杀了几具毒尸,神通修为凌厉非凡,乃是通法境界中有望丹成上品的人物,但突然之间他面前的几具毒尸猛的飞退,与周围四十多具尸体气机相连,结成兵家阵法。

        一齐出刀,瞬间,就将此人斩杀。

        金重惨叫道:“我儿!”

        他疯狂的扑了上去,双手结印,打出一枚金锥,贯穿了三具毒尸,依旧势头不减,后面打出来金刀烈火的神通更是炽烈,几乎要斩断方圆百丈之物,将其化为飞灰。

        气机压迫而下的那一瞬,地下钻出了数百具毒尸,联手结阵……

        金重退得比他来的还快,才逃出了一条命。

        一只由数十根肋骨组成的蜘蛛从白骨林上扑了下来,八爪插入下方一位散修的头颅中,口器钻开了脑壳,吮吸着修士的脑髓。

        一只由数百个骷髅头组成节肢,根根骨爪贯穿精铁的百足毒龙从地下钻了出来,把金家几个修士吞了下去。

        这些残骸白骨,得魔穴魔气和战场煞气滋养,化生而成的魔物,不像葬在此地的死人,还保留着一丝人性,对闯入此地的修士留了手。

        这些魔物凶戾暴虐,瞬间便杀了数十人,一地都是残骸断肢。就在雷、金、辛三家和散修众人陷入绝境的时候,白骨林深处,传出声声禅唱……

        南无喝啰怛那哆啰夜耶

        南无阿唎耶

        婆卢羯帝烁钵啰耶

        菩提萨埵婆耶

        …………

        越来越大声的禅唱,瞬间在白骨林中滚滚如雷潮。四面八方涌上来的毒尸魔物,听闻此声,便四散而去,悄然退却。

        那僵尸老道听闻此声,忍不住骂道:“吵死了!”

        它把四周的枯叶都扫了过来,堆在身上,捂住了耳朵又躺了下去。

        少顷,禅唱声退却,流下一地六神无主,惊恐莫名的世家、散修。小鱼等三人躲在远处,三个人躺在一株白骨树下,身旁是一把香火。

        小鱼看到群尸众魔散去,便给白骨树磕了一个头道:“多谢大哥借地予小弟避难!”

        “快走!”小鱼道:“那些僵尸挺讲道理,但那些魔物可凶残的很,它们虽然暂且退下,但很快就会忍不住活人血肉的诱惑,再回来这里!”

        他们三人战战兢兢往更深处而去,一行人山羊胡托着一面罗盘开路,每走几步,就停在或是土丘平底,或是树下荒草前,由小鱼点起三柱香,恭恭敬敬插在前面。

        小鱼三人小声念道:“晚辈三人,供奉香火,请大哥借个路!”

        磕头!

        三人磕了一个头,供奉的香火迅速燃烧,便知道是地下的大哥已经允许了,再往前走一段,三人修为低微,法术也不行,硬是凭着讲规矩,走在了最前面。超过了几大世家。

        这样十步一把香,几人走走停停。

        小鱼从一株参天白骨树下走了回来道:“大哥说,路往那边走。而且马上就要入夜了,此地虽然不见天日,但时序依然遵循神州天象。大哥说:若是到了子时我们还未找到一处栖身之所,可以跟它挤一挤,不然会有大凶。”

        “不了!不了!”大个子和山羊胡连忙摆手道:“大哥仁义,好意我们心领了!”

        “大哥的地方也不宽裕,若是嫂子怪罪,我等担当不起!”

        小鱼三人决定继续赶路,他一抹额头上的土灰,感叹道:“这里的大哥,真是讲规矩啊!我修为浅薄,供奉的也不是什么好香,比起祈神香来,判若云泥。”

        “如果是祈神香是诸侯富贵,金山银山,那我几株香不过是几串铜钱,说起来都寒促。但就是这点小钱,只要意思到了,大哥都没有为难我们。给我们借路……我们行走九州,问候过许多大哥的家,这般讲道理,真是少有!”

        山羊胡也感慨道:“尸风淳朴,热情好客。日不闭坟,路不拾遗!真乃尸杰地灵……”

        说着,小鱼又纳头便拜,奉上三柱香火问候道:“大哥安好,小弟借个路,枉大哥勿怪!”

        抬起头来,便看见三柱香燃烧了左右两柱,唯有中间一柱,烧的极慢。

        “人最怕三长两短,香最忌两短一长!”小鱼低声道:“这位大哥脾气不好,不肯借路啊!”

        “那怎么办?”大个儿六神无主道:

        “没事,这位大哥虽然脾气不好,但是也是很讲道理的。我们燃香开路,就是讨一个情面,人家肯给面子,我们自然感恩戴德,不给面子,也是自然。”

        “比起那些非但不给面子,还想吃了我们血肉的邪祟僵尸,这已经是最好了!”

        山羊胡也叹息道:“就算僵尸忍不住血食的诱惑,吃了我们,也只能算是命苦。这里面也没什么约定俗成的规矩,遇到几个讲道理的大哥,是我们命好,命不好死了也就死了,谁叫我们没实力呢?”

        大个低声道:“那现在怎么办?”

        “只能再去其他地方问问路了!”小鱼叹息道。

        这时,一只人立而起的白毛狐狸,背负着三只狰狞恐怖的煞尸,一具青面,一具赤面,一具黑面,只是煞尸的一缕气息,就震慑着小鱼三人都也不能动。

        小鱼背上的小鬼瑟瑟发抖,这位辛家强者看了一眼小鱼立在土堆前的三柱香,冷哼一声,就踩了过去。

        三人目送他走远,也没有看到地下的大哥出来找麻烦。

        大个低声问道:“不是说两短一长很凶吗?为什么他没事?”

        “人家有实力!”山羊胡抚须道:“它背上的煞尸,每一具都是命格特异,横死葬入凶穴的结丹真人所化的邪物。其功法能驾驱这等邪物,实力实在是非凡。就连地下的大哥也不想惹事,放了他过去。”

        “有实力的人,不用守规矩,他们自己就是规矩。我们这种没实力的人,只能求人家守规矩,不然就算人家不守规矩,我们也只能死后在发发怨气了!”

        小鱼感叹一声,招呼两人道:“绕一绕,去其他地方借个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