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元始诸天在线阅读 - 第六五一章恶客登门

第六五一章恶客登门

        ————

        有着道门三清先天‘道一’珠玉在前,三千大神通者各个精明通达,焉能不知后天‘道一’之尊位的重要与特殊。

        只是天生神圣们大罗天成,一出世就是先天大罗不朽,根本就无从争取后天‘道一’尊位,只能将期望放在下一代。

        众大神通们自无量岁月之前,就着意栽培后辈,点拨弟子门人,试图培养出一位后天‘道一’,也是与有荣焉。

        然而,太虚宇宙何其浩瀚无疆,大能人物层出不穷,一代代天骄强人光耀古今,一代天骄更是强过一代天骄。

        后天修行之道在后来人的实践下,一步步趋于完善的地步,先是有大能人物另类成道,极为接近先天之道成就。

        后有上古大圣贤结合前人经验,观摩先天大神通之神形,参悟修行先天无上大道,引来宇宙本源显化永生之门。

        至此,先天大罗不朽再非天生神圣们专有,一位位后天大能如飞蛾扑火,怀揣不成则死之意,闯入永生神户之中。

        这一代代大能人物为芸芸众生,生生的踏出了一条先天大罗之路,但是后天‘道一’之尊位,却一直悬而不定。

        毕竟,所谓‘道一’之名,取得是大道唯一之意,是为屹立大道巅峰,举世唯一唯我,其成就再无后来之人能比肩。

        无论是太虚宇宙第一位‘另类成道’者,亦或是第一位逆反先天,叩开永生的大修行人,自身成就固然称得上惊人。

        只可惜,‘另类成道’者并非唯一,‘逆反先天’之举也非不可重复,这二位大修行人虽值得后世铭记,却非真正的‘道一’。

        “道一耶,何其难也,又有一位小辈,冲击‘道一’之路,罢了,罢了,不去尝试一下,根本就不知前路,是何等绝望。”

        某位大神通者的目光似乎参杂着一丝无奈,后天‘道一’备受大多最顶尖道果们的追逐,这是源自天骄们的骄傲。

        但,不冲击‘道一’尊位不知道,这世上天骄人物何其之多,几乎每时每刻都会有天骄诞生,亦有天骄陨落长空。

        自这一方宇宙开辟以来,天骄人物如恒河沙数,真正跻身先天大罗不朽之辈着实不少,另类成道者更多如繁星。

        这些称雄一世,横行一域的强人们,都折在了后天‘道一’之路上,一山更有一山高,谁也不知道何时有人后来居上。

        不少强绝一个时代的天骄们,在后天‘道一’之路上活活老死,不是他们不够强,只是未来会有人比他们更强。

        故而,这亿万载岁月以降,后天‘道一’之尊位几乎成了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看似触手可得,却有无穷距离。

        没有任何人敢说自己横断古今,笑傲一切后来之人。天骄们一代更比一代强,‘道一’之尊位的上限,也被不断拔高。

        当然,后天‘道一’虽遥不可及,依旧让不少大能人物孜孜不倦求取,一旦证得后天‘道一’尊位,必有无穷气数加身。

        这当中蕴含的大好处,就是先天大罗‘万劫不磨’的古佛天尊,亦或是身证‘混元无极’的大天尊们,都眼红不已。

        如此大的好处在前,不要说‘道一’尊位,就是前方是无间地狱、无底深渊,仍会有修行人前赴后继的扑进去。

        在这一时代,无论是佛门、道门、魔门,甚至是旁门九流,就有一位或多位的后天极致者,追寻‘道一’之尊位。

        纵然后天‘道一’之尊位难以企及,可这不妨碍众位大神通们提前落子,努力培养一位竞逐‘道一’之位的道子。

        ‘道一’之争百舸争流,不能一枝独秀,就只能泯然众人,这是‘道一’之争的残酷,也是‘道一’之争之所以激烈的原因。

        正是因为‘道一’之争的激烈,所以大神通者们对有资格触碰‘道一’之尊位的修行人,都会去格外的关注几分。

        但凡有能力竞争‘道一’的人物,放在各方势力中都是最顶尖的天骄,都有着极端强横的底蕴,是各方关注的焦点。

        每一位有资格角逐‘道一’位格的天骄,必有横击先天大罗的强横实力,若没有这一份通天修为,也不敢想‘道一’之尊。

        一位‘道一’尊位的有力竞争者的出现,大神通们无不心有所感,只是‘道一’之尊何其难也,大神通们也没放在心上。

        “可悲乎,可喜乎,可叹乎,‘道一’之难,难,难,难,”

        这是无数在‘道一’之路上,折戟沉沙的大能人物们的由衷之言,其中包含了不知几多的心酸血泪,只得徒留叹息。

        …………

        暂且不提荀少彧定下心意,引发的天机乍动,引得众位先天大罗不朽垂下目光,只说阎浮世界之中就有几多波澜。

        大昆仑山麒麟崖,三十六口岁月古井大放光华,玉虚宫胜景之内,荀少彧一手持三宝玉如意,一手托着永恒道轮。

        三宝玉如意之上呈现日月星三光之色,天地人三宝浮现;永恒道轮之上九道大罗天道烙印交织,转动着大道宙光无穷。

        荀少彧在后天至极至道之上精进,自身大道道韵飞扬,显化的证道气象,气度恢宏磅礴,大有昂扬向上的锐气。

        只是在这一股锐气之下,一尊先天大罗神女秀眉一挑,诛、戮、陷、绝四剑杀意流露,不紧不慢环顾玉虚宫周匝。

        “不知,师姐为何而来?”

        他俊美的面容上带着一丝淡漠,慢条斯理的端坐在大道法台上,一重重云光似水波般清澈纯净,在身前徐徐闪动。

        荀少彧在斩我明道之后,一身的道行更见精进,一言一行契合玉清大道,俨然有了几分元始大天尊的威仪姿态。

        与荀少彧气象相对的是一尊绝世神女,一身白色宫裙翩翩若仙,玉容冷若霜寒,朱唇皓齿明眸,周身天光耀拽。

        虽然荀少彧道行精进臻入不可思议的地步,可是与荀少彧争锋相对的绝世神女,大道道韵蓬勃毫不逊于荀少彧。

        “师姐尊驾,不在碧游宫享福,参悟上清大道,来吾玉虚宫作为何贵干?”荀少彧眉头轻轻一皱,看着这位不速之客。

        荀少彧自是识得来人,这一位可是碧游宫四大圣母之首的无当圣母,‘封神之劫’中唯一一位全身而退的截教门人。

        这一位神女实力强横,成名于上古天皇年间,是碧游宫上清灵宝大天尊的爱徒,与玉虚宫的关系着实一言难尽。

        上古时代的‘封神之劫’,可是将阐教、截教两家的关系,给葬送的彻彻底底,两方门人至今仍旧老死不相往来。

        如今这一位亲自驾临玉虚宫,荀少彧如何不多想几分,玉虚宫门人和碧游宫门徒见的纠葛,简直就是人尽皆知。

        “你应该知道,本宫为何而来,怎么……一元会之期已至,莫非你玉虚门人要出尔反尔,还是你要悖逆师伯法旨?”

        这位姿容绝世的神女面色冰冷,顶门三花聚顶,胸前五炁朝元,周身气浪滚滚奔腾,玉足之下朵朵青莲绽放神光。

        只凭着这一股气机之强,就不怪乎其能度过‘封神劫’,无当圣母的修行之深,实乃截教大师兄多宝道人之下的第一真修。

        上清仙光在神女周匝浮现,一朵朵上清宝莲内涵道韵,其间虽有着道家的清净之意,却也有一丝出世入世的锐气。

        望着这尊神女身上恢宏气象,荀少彧心头一跳,这是一位不逊于古佛天尊的大神通者,真正的先天大罗不朽道母。

        “一元会之期?”

        荀少彧低声自语,这才明悟这位的来意,麒麟崖玉虚宫中能值得无当圣母来一趟的,也就只有崖底下压着的那一位了。

        不待荀少彧开口,无当圣母直接哼了一声,道破了来意:“云霄!”

        祂显然不愿过多理会玉虚宫门人,道门三教中人之间,彼此的那一点情分,早就在‘封神之劫’时消耗的一干二净。

        现如今的截教门人与阐教门人,可真只余下两相看厌,不互相斗个你死我活,都是看在上面三清祖师的份上。

        “哦……云霄师姐,一元会之期确实是到了,当初师尊罚云霄师姐一千五百元会刑期,吾入主玉虚宫时仅剩一元会。”

        荀少彧微微有些迟疑,不禁掐指一算时间,摇头叹道:“如今,正好是一十二万九千六百岁,确实刑期已满!”

        这山中无岁月,不说荀少彧坐镇玉虚宫,神游大千虚空,就是五大化身也各有成就,驰骋太虚宇宙一方苍穹。

        对于荀少彧这等大修行人而言,区区十几万载岁月着实是短暂,弹指一挥间也不过如此,让祂不仅有些感慨。

        若不是无当圣母亲临玉虚宫,当着荀少彧的面要人,只怕荀少彧这位玉虚宫掌教,一时半刻也不会想的起来。

        无当圣母淡淡道:“哼……你知道就好,云霄既然刑期已满,难到本宫这个做师姐的,就不能亲手接祂出来?”

        自‘封神之劫’一场道门内讧后,截教门人大败亏输,只有无当圣母一人支撑,无当圣母属实是感到吃力之极。

        要不是截教教主余威震慑,让三千大神通中无有敢小觑截教中人,只怕截教早就被打落尘埃,彻底的被灭教了。

        截教面临的局势愈发严峻,若是云霄出了麒麟崖,有了云霄的回归,无当圣母所面临的压力,无疑会小上许多。

        “师姐亲临,自无不可,”荀少彧垂头思量了一下,随即笑了笑,三宝玉如意光华烁烁,日月星三光煌然当空。

        “师弟为玉虚掌教,执掌大昆仑玉虚宫,师尊法旨对吾就是天命,既然师尊有言一千五百元会,弟子自当尊奉。”

        从本心上来讲,荀少彧自是不愿轻易放了对阐教极为仇视的云霄,这对阐教群仙来说就是一个不定时的隐患。

        云霄仙姑的九曲黄河大阵,可是让阐教十二金仙吃足了苦头,散去顶上三花,闭合胸中五炁,亿万载苦修尽丧。

        更有甚者,阐教十二金仙中的慈航、拘留孙、普贤、文殊四位,在修为尽丧之后,竟然叛道入佛,成了佛门中流砥柱。

        可以说九曲黄河阵一役,是截、阐二教爆发全面冲突的关键节点,就是因为十二金仙修为尽丧,才惹出元始大天尊。

        正是因为元始大天尊不惜以大欺小,让三霄仙子应了劫数,惹得上清灵宝大天尊的不满,阐、截大规模碰撞自此而始。

        对云霄仙子不仅仅是阐教中人,就是截教本身都极为复杂,云霄仙子的赫赫战绩,无疑就是元始、灵宝两大天尊的因由。

        “阐教门人,还有守信之时?”无当圣母冷冷一笑,对于阐教弟子的‘偏见’,让这位无当圣母下意识的嘲讽了一声。

        荀少彧面色不变,只是声音冷肃了几分:“师姐,慎言!”

        他早就有了唾面自干的本事,无当圣母到底是上古神女,就是讽刺也只会那么一两句,俨然毫无一丝新意可言。

        只是,这里毕竟是玉虚宫,是阐教的圣地祖庭所在,是元始大天尊最初的道场,是阐教仅次于清微天的重地。

        荀少彧的一言一行,不仅仅关乎着他个人的意志,他还代表着元始大天尊的脸面,不可能让无当肆意的践踏。

        “无当师姐,所谓阐截之争,孰是孰非,吾等都有公论,师姐若是再在吾玉虚宫放肆,就是师弟不与师姐为难。”

        荀少彧按住三宝玉如意勃发的神意,神容间淡漠之极:“但,也不得不与师姐……为难了!”

        截教与阐教之间的恩怨,可不是以个人意志为转移,两方手上都沾染了对方的血腥,相互之间仇怨何其之重。

        荀少彧能笑对截教中人的诘问,有忍让截教无当圣母的心性,可是这是在玉虚宫,是在阐教的无上圣境福地。

        元始大天尊的意志定然关注着此处,荀少彧不用去想都知道,若是落了元始大天尊面皮,后果绝不是他想承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