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青天有鉴在线阅读 - 第489章 两份报告

第489章 两份报告

        “法律的基本要求之一,就是公平正义,主要是针对受害者,下午再看一下相关的证人证言吧!”方朝阳道。

        “头,你的意见是怎么样的?”高亦伟问。

        “这个案子,周富的主观故意非常明显,造成的后果非常严重,要从严判决,才能起到相关的警示作用。”方朝阳道。

        饭后,大家各自回到办公室稍作休息,等开庭的时间到了,又一起来到了法官席上。

        “现在继续开庭,将被告人周富带到法庭。”方朝阳敲下法槌,安排道。

        法警离开现场,很快将周富带上来,周富走路的动作很夸张,一瘸一拐的,脸上还带着痛苦之色。

        “被告人,你的腿怎么了?”方朝阳问道。

        “**病,关节炎犯了,很疼,我想申请去医院检查。”周富脸部还抽搐几下。

        “不批准,你可以坐下回答问题。”

        上午的法庭调查,让周富感到了很大的危机,他没想到,公诉方的提问一再切中要害,腿疼去医院是借口,想要拖延审判却是真实目的。

        “我都这样了,法庭也太不人性化了吧?”周富不满道。

        “腿疼不是重症,不影响开庭,等庭审结束后,再去医院检查吧!”方朝阳冷冷道。

        周富无奈地坐下来,计划泡汤,他从辩护律师闫泽这里,已经了解到,方朝阳法官向来公正无私,或者说,是个非常难缠的法官。

        “下面,开始进行法庭举证质证,首先,由公诉人就起诉书指控的事实,向法庭出示证据。”方朝阳道。

        李春雷取出一份尸检报告,上面附带着照片和法医的鉴定结果,举起来说道:“这是受害人石梅花的尸检报告,上面显示,受害人的身体烧伤面积达到百分之七十,无法想象,受害人当时承受了怎样的痛苦。受害人真正的死因是烟尘导致窒息,肺部切片能够证明,同时,在脖颈处发现了被告人的指纹,胸前位置也有,多达几十处,足以证明,被告人对死者生前采取了猥亵行为。”

        “请值庭法警将尸检报告交给被告人看一下。”方朝阳道。

        法警取过尸检报告,放在周富的面前,看到上面的照片,周富露出了惊慌,咧嘴哭道:“梅花,你死得好惨,对不起!对不起!”

        案发现场,周富也去过,这种表现很夸张,干嚎了好几嗓子,使劲挤眼睛,才落下了几滴眼泪。

        方朝阳很是鄙夷,冷声问道:“被告人,你看清楚了吗?”

        “看清楚了!”

        “只是扫了一眼,就看清楚了?仔细看。”方朝阳道。

        周富实在不想看,却不得不遵守法庭安排,将整个尸检报告及照片都翻看了一遍,这才点头道:“这次,全看清楚了。”

        “请将尸检报告交给辩护人看一下。”方朝阳道。

        法警拿着尸检报告,又交给了辩护律师闫泽,他倒是看得格外仔细,随后点了点头,表示看清楚了。

        这份尸检报告,又交到了法官席上,方朝阳三人都仔细看过,现场的照片,受害人石梅花呈现趴伏在地上的姿态,皮肤漆黑并蜷缩着,但是,却恰好护住了脖颈和前胸的部位,留下了被告人的指纹。

        很惨烈,石梅花的左腿原本就很细,被烧得像是一根木棍,正面的尸体图片,更是惨不忍睹,让人看了很不舒服。

        高亦伟和许薇点点头,方朝阳安排法警,将这份尸检报告,重新交还到公诉方的手里。

        就在这时,周富突然做出了呕吐的动作,只不过,到底还是没吐出来,只是变得眼泪汪汪,看起来有些可怜。

        “被告人周富,你对公诉人出示的这份尸检报告有异议吗?”方朝阳问道。

        “有。”

        “说明一下。”

        “胸前的那些指纹,不一定是当时留下的,梅花当时被烧黑趴在地上,我过去想要把她翻过来,触碰过身体。”周富道。

        “触碰一下,就能留下那么多指纹,而且都是右手?”方朝阳问道。

        “就是一只手去掀的。”周富梗着脖子争辩。

        “还有其它异议吗?”

        “上面说,她是被烟熏死的,不是我杀的。”周富又开始狡辩,甚至眼眸里还闪现过一丝狡黠,似乎找到了新的借口。

        无知!

        方朝阳没再搭理他,周富显然搞错了一点,纵火杀人也是杀人罪,且二者有直接联系,狡辩毫无意义。还有,他之前掐住受害人脖颈的行为,也是导致受害人无法脱逃,最终死亡的原因,等同于杀人罪。

        “还有异议吗?”

        “没有了!”

        “辩护律师对这份尸检报告有异议吗?”方朝阳问道。

        闫泽稍微顿了下,还是举手道:“有异议。”

        “什么异议?”

        “尸检报告上显示,法医只是检查了受害人的体表,以及肺脏的情况,不够彻底,应该进行更为细致的尸检,判断受害人是否具有隐性疾病。”闫泽道。

        这是废话,石梅花已经火化下葬,当然不能重新尸检,有这方面的要求,就该及早提出,而不是在法庭之上。

        方朝阳不由朝着闫泽皱皱眉,多亏还是资深律师,说出这么不靠谱的话来,有些掉身份。

        闫泽神情有些尴尬,使劲搓搓脸,又说:“除了这一项,没有异议。”

        “请公诉人继续举证。”方朝阳道。

        李春雷又拿出一份证据,警方勘察案发现场的报告,同时进行了说明。警方通过火焰燃烧的痕迹判断,被子是从床尾处开始燃烧,继而覆盖整张床铺,木床有燃烧的痕迹,柜子和木窗都有熏烤的痕迹。

        经过痕迹专家的采样分析,处于深度昏迷状态的受害人,被火焰烧醒,奋力翻身掉落地上,同时带走燃烧猛烈的被子,火焰燃烧的势头因此有所减弱,否则,临近的柜子和窗户,也一定会发生燃烧。

        总之,因为受害人的这一动作,才没有导致更为严重的后果,避免了整个房子都被烧起来。

        法警将这份证据,交给周富查看,这次,他看得格外仔细,足有二十分钟。

        “被告人,看清楚了吗?”方朝阳问道。

        “看清楚了!”

        “对于这份鉴定报告,有异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