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贝兰德传说在线阅读 - 第七二章 战场相逢

第七二章 战场相逢

        艰苦的修炼、战场的锤炼,亚瑟和伙伴们都在飞速的成长着。

        数年前战将级武者在他们眼中还是强大的完全不可及的存在,而今日战场之上,休伊和贝姬两人联手,已能数次在哈巴克手下逃脱。

        哈巴克这次完全驱散毒素对自己的影响用时更长,当他再次追上来的时候,两人已经逃出了五六里远,离最初的战场曲阳小镇更是已有十多里的距离,除了哈巴克,再无其他惩戒骑士往这个方向追来。

        哈巴克被两个小辈连番戏耍,怒极反笑,“你们还有什么手段都用出来吧,今天若是让你们从我手中逃掉,我宁愿自断一臂向光明神赎罪!”

        休伊和贝姬对望了一眼,便读懂了她的眼神,下一秒便向哈巴克反扑了过去。

        休伊清楚,凭两人的手段,是无论如何也甩不掉哈巴克的,与其如此,不如趁自己还处于狂化状态的时候拼一把。同时休伊也想知道,自己和战将武者到底还有多大的差距?

        休伊枪出如龙,夺日金枪上爆出夺目的金光,金光一闪,刺向哈巴克前胸。

        贝姬配合休伊同时出手,身形已经飞到空中,月环一抖便卷起数股气流罩向哈巴克。贝姬这次施展的是风系魔法中罕见的束缚型魔法“风缚术”。

        休伊和贝姬同时出手,最先落到哈巴克身上的攻击却是来自于小青的电光。

        哈巴克手中光明长剑往上轻轻一抬,剑锋就将电花击碎。双肩一抖,身上斗气暴涨,就将周围试图限制他行动的气流完全震散。面对休伊已到胸前的全力一枪,长剑闪电般斩下。

        枪剑相交,休伊就感觉一座大山砸在了枪杆上,枪杆上传来的巨大力量将虎口震裂,长枪脱手。即便如此,休伊前扑的姿势仍然未改,试图从哈巴克的身侧疾速掠过,狂化之后的利爪也能顺势撕裂他的腰侧。

        只是休伊自已为傲的速度在哈巴克眼中依然不够快,他闪电般一拳击出,攻击先一步落在了休伊身上,将他一拳打翻。

        贝姬的魔法攻击“风刃乱舞”紧随休伊之后,只是中级魔法更对战将武者造不成什么伤害,哈巴克凭着护身斗气从魔法攻击中硬穿了过去,身形一闪便到了贝姬身前,一拳轰向小魔女的胸前。

        贝姬只来得及用月环挡了一下,便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被轰飞。

        小青上半截身体立了起来,张开血盆大口扑咬哈巴克的后背。轰飞贝姬之后,哈巴克身体旋转,手中光明长剑划出一道圆弧,一道弧形光刃飞出斩在了雷蟒身上。

        七级小领主魔兽的身体强度同样挡不住战将武者一击,鲜血飞溅,一剑便斩断了小青将近四分之一的身体。

        从地上爬起来的休伊绝望的发现,战校和战将之间的差距大得犹如一条天堑,正面相碰根本没有任何机会,即便二人一蟒联手,也是眨眼间落败!

        休伊擦掉嘴角的血,“看来我们跟战将的差距还是有点大啊,贝姬你先走吧,我来拖住他!”

        “不,我不走!”贝姬倔强的摇头。她目光的焦点全在地上翻滚的小青身上,她和休伊因为有卓越级的护甲,即便挨了哈巴克一击还能勉强再战,但被切开了小半身体的小青受伤最重,不要说逃掉,若不及时救治恐怕会死。

        哈巴克冷笑了一声,“我说过,你们今天谁也逃不掉,就先从你开始吧!”

        哈巴克说罢身形一闪便再次到了休伊身前,一拳向着他的脑袋轰去。

        死亡的威胁就在眼前,休伊发出疯狂的怒吼,浑身斗气暴涨,本已是狂化状态下的休伊身体再次变大,双眼变成完全的血红色,体表长出了一层黑色的短毛,双手已经完全化为了锋利的爪子,更神奇的是休伊背后隐隐出现了一圈黑色的光影。

        哈巴克挥到一半的拳头微微停顿了一下,休伊不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在死灵高地曾和兽人多有接触哈巴克却知道,这是兽人中也罕见的图腾狂化状态。狂化是兽人的天赋技能,战场很常见,但图腾狂化已经需要同时调动血脉中的图腾之力了,只有少部分天才的兽人猛士才能做到。当然,在图腾狂化之上还有被称为“兽神之子”的终极狂化状态。

        让哈巴克感到奇怪的是眼前这个半兽人竟然还能调动兽人的图腾之力。不过哈巴克的停顿只是一瞬,能杀一个天才半兽人更是大功一件,他的拳锋继续轰了下去。

        休伊是迎着哈巴克这一拳扑上去的,图腾狂化状态让他力量、速度再次提升。只是这种程度的提升在战将武者面前依然不够,随着臂骨的断裂声,休伊再次被一拳打得倒飞了出去。

        哈巴克往前一纵就追了上去,再一拳轰下,准备彻底解决休伊,还没从地上爬起来的休伊已再无反抗之力。

        在哈巴克包裹斗气的拳锋就要轰在休伊身上的时候,一道魁梧的身形从斜侧里冲出,人未到,一道凌厉的刀芒已经劈斩而至。

        哈巴克不敢大意,只得将拳锋迎向刀芒,斗气爆开,刀芒消散。只是,哈巴克收回的拳头正滴滴哒哒的往下淌血。

        只一招,哈巴克就伤了。

        突然现身一刀斩伤哈巴克的是一个身材魁梧、肤色略黑的中年男人,男人面目冷峻、颔下几缕短须、眼含杀气,不怒自威。

        “你是什么人,敢阻拦光明教会抓捕黑暗异端?”哈巴克发出怒喝。

        “艾萨克,禁卫军团长雷克斯,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想抓我儿子,那要先问我这个当老子的答不答应?”来人正是休伊的父亲雷克斯亲王。

        休伊已经离家多年,雷克斯虽然从未主动派人找过,但暗中的关注与担心不比任何一个父亲少。父子同在战场,依靠艾萨克强大的情报网,雷克斯自然知道休伊的近况,并且时时都在关注着休伊的行踪,当艾萨克军队和海族的战线离洛克北部山区不足两百里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想来暗中看一眼。

        “你在旁边看着吧,我教你怎么战斗。”雷克斯这句话是对他身后的休伊说的。

        看着雷克斯那陌生又熟悉的背影,休伊的眼眶莫名的湿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