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混在诸界在线阅读 - 3-011 马放南山

3-011 马放南山

        元南王府,一间密室。

        令中平躺在灵玉床上,一个银发老者正在给他查看伤势。

        好一会儿,他才轻叹一声。

        旁边,元南王紧张地问道:“王叔,令中还能恢复吗?”

        银发老者正是元南王的亲叔父,元南王世代相传以来,唯一的结丹期修士,元炅,法名问舸,被元南王府尊称为丹王,在整个元灵大陆也是威名远播,称作元南丹王。

        “有灵气的滋养,腿骨可以接上,但经脉已断,难以续接。”元南丹王微微摇头。

        “那他还能御空飞行吗?”元南王急问。

        “飞行应该可以,速度略受些影响。”元南丹王叹息,“只是,以后的修炼会有所妨碍。”

        元南王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丹王说的有所妨碍,那就是再难有所突破,只能止于筑基中期,舟之和令中是他的左膀右臂,忠诚可靠,如今伤了一臂,让他痛心。

        令中却笑道:“王爷,就算没有受伤,以我的资质恐怕也不可能再有进益,今日能逃回性命已是万幸,还要多亏了十一世子。”

        元南王看向在角落肃立的十一子,神情复杂,他没想到这么一个废物竟然突然间大放异彩,连令中都大赞其才,言语中爱惜之意甚浓。

        令中已经单独向他密报了此次进山探灵遇敌的经过,虽然令中用了计谋,但能重伤强敌,十一郎功不可没,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不然令中只会伤得更重,能不能活着回来难以预料,更为难得的是,十一郎没有舍下令中单独逃生,可见其品行也是上佳。

        令中求他满足十一郎的愿望,元南王也答应了下来,只要令中所言非虚,他就会举荐十一郎加入灵霞派,虽然失了探灵鸟有些可惜,但十一郎毕竟是元家的儿郎,流着他的血脉,将来有所成就对元南王府也会大有帮助。

        元南王转回头,对令中说道:“令中,说说那山涧的情形吧。”

        令中想欠身坐起,元南王按住他道:“你就躺着说吧。”

        “是,王爷。”令中知道王爷是不希望他再牵动伤势,复又躺好,斟酌着言语道:“那处山涧位于群山深处,无路可通,更无人迹,今天我跟着探灵鸟彩翼飞到那里,见山涧里迷雾朦朦,探灵鸟徘徊不前,我便知道其中必有蹊跷,仔细看了一会儿,认出那是一个很高明的迷阵。”

        “我原以为有高人设阵掩人耳目,为自己护法在那里修炼,却发现那迷阵之中另有阵式,是阵中阵,幸亏我看过这方面的记载,认出那是一个聚灵阵。”

        元南丹王疑惑地道:“聚灵阵,很普通啊,是为收集灵气,也是用来修炼的。”

        令中说道:“丹王有所不知,那不是普通的聚灵阵,而是一个聚灵大阵,覆盖面很广,掩住整个山涧。”

        “聚灵大阵?”元南丹王听出其中的蹊跷。

        设置聚灵阵用来修炼,一般范围不会太大,因为聚灵阵也要消耗灵气,范围越大消耗越多,在灵气并不充裕的元南山设置聚灵大阵得不偿失,何况又是在山涧之中。

        果然令中说道:“那山涧幽深,灵气不沛,设置聚灵大阵不可能用来修炼,而且探灵鸟引我到那里,肯定有因,我便联想起聚灵阵的另外一个用处,便是可以防止灵气外泄。”

        “防止灵气外泄?”元南丹王白眉一挑:“你是说那里有个好灵脉?”

        令中道:“应该不止是灵脉,能设置大范围聚灵大阵的至少也是筑基期修士,到了筑基期之后,灵气再浓也起不了太多的作用,修炼还是要靠灵石灵丹,那聚灵大阵显然设置了很长的时间,如果仅仅是灵脉,不值得设置如此大阵。”

        听到这里,元南王虽然早已经得知,仍然露出兴奋之色。

        丹王更是激动地道:“你是说,那里可能有灵石矿?”

        元南王府仅仅靠了几处小灵脉养植灵草,炼制低级灵丹,来换取灵石,修炼资源不丰,历经万年,也仅仅出了他一个结丹期,也只是结丹初期,如果找到一处灵石矿,自己开采灵石,那么元南王府的实力必将有很大的增长,就连丹王他自己都有可能突破到结丹中期。

        令中说道:“我原本只是怀疑,如果那人不跟踪我意图杀人灭口,我也不敢肯定,现在我有至少六成把握那山涧里有灵石矿,只是不知丰度如何。”

        丹王激动地道:“再小的灵石矿也至少万枚灵石以上。”

        能产灵石的至少也是中级灵脉,如果灵气不够充裕,灵石还会化为凡石,因此一旦形成灵石矿,数量就不会少。

        元南王兴奋地在密室里来回走动,他深知令中的为人,从不虚言,既然这般说,那就几乎肯定了有灵石矿。

        他突然站定,愕然地看着一脸平静的雷天生。

        元家十一郎怎么对灵石矿无动于衷?

        是无知还是不屑?

        元南王不相信是后者,不然十一郎不会巴巴地要加入灵霞派。

        雷天生当然不是无知,也不是不屑,他只是清楚,就算有灵石矿,他也得不到太多的好处,他想得到的可不只是几块灵石。

        这时,丹王问道:“培陌,你打算怎么办?”

        元冽是元南王的名,培陌则是元南王的字号,极少有人敢直言相称。

        元南王沉声道:“令中说那人是个筑基后期,而且很可能是曾经被元宗派剿灭的阵灵派余孽,此事还要劳王叔走一趟。”

        “筑基后期?”丹王皱眉。

        他一个结丹期,对一个筑基后期,肯定不会有问题,但对方还是个阵法高手,就有些棘手了。

        元南王说道:“王叔不用担心,令中说那人虽然是筑基后期,但缺少争斗的经验,那灵杖也只是个中级灵器,应该仅是靠着大量的灵石把境界堆上去的,又受了重伤,我估计他连山涧都不敢回,很可能已经逃逸。”

        丹王微微点头:“此人留着终是祸害,不能让他把灵石矿的秘密说出去,免得其他门派眼红。”

        此言正合元南王之意,他躬身道:“那就有劳王叔。”

        元南丹王扫了一眼静立无语的雷天生,和雷天生肩头的翠鸟彩翼,并不多言,走向一面墙壁,墙壁全是富含灵气的灵玉石相嵌而成,石间的缝隙非常平直,几不可见,石壁自动向一旁分开,露出一道暗门,丹王走了出去。

        暗门合拢。

        元南王看向雷天生,面无表情地说道:“十一郎,之所以让你旁听,一是你参与了此事,令中也极力保你,但你不能将所听之事说出去,你知道后果。”

        雷天生平静地说道:“我姓元。”

        意思很清楚,我是元家子孙,不可能做对不起元家的事。

        元南王微微露出嘉许之色,“你很聪明,也很能隐忍,这一点我对你很放心,这也是让你旁听的一个原因。”

        雷天生躬身道:“谢父王。”

        他心里清楚,现下只能仰仗元南王,元南王就算之前对他微薄,但毕竟是自己的生身之父,有养育之恩,该有的尊重还得有。

        元南王神色更是温和,问:“探灵鸟与你心意相通,它在山涧都探到了什么?”

        雷天生早就知道会有此问,只是彩翼并不是真正的探灵鸟,它只感应到了危险,至于山涧里有没有灵石,它可不知,但雷天生不能直说,答道:“彩翼只是感应到山涧里灵气冲突,并没有其他的。”

        “灵气冲突?”元南王不再多问。

        灵气冲突有很多原因,可能因为阵法本身,也可能因为灵脉与阵法的冲突。

        “你救令中有功,不管那山涧有没有灵脉,我都会举荐你到灵霞派,你有探灵鸟在,不用参加测试,想必灵霞派会很乐意收你为弟子,但你记住,不管你身在何处,你都是元家的人,不要丢了元南王府的脸。”元南王严肃地说道。

        这是赏赐,是激励,也是警告。

        尤其把举荐十一郎的原因说成是救回令中,不只表明他有情有义,也为笼络人心。

        “谢父王,儿遵命。”

        雷天生恭敬地施礼,他心中喜悦,原本还担心元南王会不会放他离开,现在终于得偿所所愿,这就要马放南山,鱼入大海,鹰翔天空了,怎么不叫他心旷神怡。

        见儿子终于露出少年兴奋的神情,元南王消去心中的一份忧心,十一子应该不是老怪物投胎重生,只是善于隐忍罢了,不然也不会到现在连练气一层都没到。

        “我会派人送你到元龙城的升仙庄,你拿我的书信直接交给灵霞派执事即可。”元南王说道。

        “是!”雷天生问道:“父王,我能不能带上阿诚?”

        “阿诚?”

        元南王微微皱眉,现在十一子身份不比从前,自当换一个更可靠的仆人,至少能保护主子的安全。

        雷天生忙道:“我使唤惯了,一路上可以照顾我的起居,等到了元龙城我就把他打发回来。”

        “你看着办吧。”

        元南王点点头,这种小事不值多想,多一个人而已,他自会另派他人,他对十一子在灵霞派的前景还是报有很大期望的。

        如果没有探灵鸟,就算有他的举荐信,灵霞派只怕也不会卖他的面子,因此这么多年,从元南王府成功成为灵霞派弟子的只有一个资质较好的旁支子弟。

        “现在离选仙会尚早,你且回去,这些日子不要出门,我会派人保护,另外,我会着人送一些灵丹灵石,和基本的修炼功法,你闭门修炼,最好能在选仙会之前提升到练气一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