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科幻灵异 - 一品容华在线阅读 - 番外之提点(一)

番外之提点(一)

        杜提点这一走,程锦容情绪低落了好些时日。

        师徒两人一开始互相利用,到后来生死与共几番磨砺,处出了真情厚谊。杜提点将针灸绝艺传给了程锦容,在宫中时时处处照顾袒护。

        于程锦容而言,杜提点就是身后坚实的大树,为她遮挡去许多风雨。

        如今,杜提点离去,她的身边,也少了一个值得敬重亲近之人。

        程锦容并未将这份郁郁流露在脸上,只是话比平日少了一些。

        宣平帝颇为敏锐,这一日程锦容施针后,宣平帝看了程锦容一眼:“杜提点走了,你是不是十分不舍?”

        程锦容笑叹一声:“是啊,我确实舍不得师父。其实,他在几年前就想离去。当时先帝龙体虚弱,我又怀着身孕,他不便告老还乡,就这么一直撑了下来。现在,也算得偿所愿了。”

        能在宫中做二十余年太医,平平安安地致仕告老,这等能耐,可不是谁都有。

        宣平帝想了想说道:“杜提点这一走,提点这一职务就空了出来。朕想下旨,令你做提点。你意下如何?”

        天子亲自垂询臣子愿不愿升官,这也是绝无仅有了。

        程锦容抿唇一笑:“微臣当然愿意。只是,再过几年,贺祈便要去边关。我也打算和他一同前去。这提点一职,我便是做也做不了多久。”

        宣平帝一愣,下意识地接了话茬:“贺祈是平国公世子,承袭爵位执掌边军是理所当然。边关苦寒,你何必去受苦?”

        程锦容:“……”

        程锦容反应迅疾,立刻反问:“我想去,莫非皇上不肯应允?”

        宣平帝:“……”

        其实,按照大楚惯例。武将领兵打仗,妻儿家眷一律要留在京城。这也有牵制武将之意。唯有品级低的低等武将可携妻儿上任。譬如岭南九真郡的吴都尉,论官职是五品武将?    麾下士兵有三千。

        像平国公这样的边军主将?    麾下十万边军。若是容贺家老少都去边关,很容易生出拥兵自重之心。

        程锦容目光平静地看着宣平帝:“我和贺祈早就商议好了。待皇上弱冠之年?    龙椅也该坐稳了。到时候?    他去边军,我便领着一双儿子和他一同去。这些年?    我和我爹天各一方,几乎没有相聚之日。等到了边关?    我也能好好尽孝。”

        “想来?    皇上不会信不过我们夫妻。也不会强留我在宫中。”

        宣平帝被最后一句臊得脸孔发热,脱口而出道:“你误会了。朕不是信不过你,只是,朕骤然听到你要离京去边关?    心里十分不舍。”

        程锦容神色稍缓?    微微笑道:“微臣也同样舍不得皇上和太后娘娘。只是,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微臣在宫中数年,长伴皇上和太后娘娘身边,这已是微臣此生最大的幸事。”

        “皇上身边已经有了皇后,等过两年?    生下小皇孙小公主,承欢太后娘娘膝下。到时候宫中一片热闹?    少了一个微臣也无妨。”

        是啊!

        姐姐为了亲娘进宫,又为了他继续在宫中当差。可她也有她的理想和生活。他怎么能这样自私?    一直将她留在身边?

        宣平帝定定心神,低声道:“好。等朕弱冠之年?    朕便下旨?    令贺祈袭爵。到时?    你和阿圆阿满一同随贺祈去边关。”

        “这件事,你们夫妻两个心知肚明便可。不要对人提起。免得惹出不必要的是非和麻烦。”

        “母后那边,你也暂且别提。等到了合适的时机,朕亲自和母后说。”

        程锦容含笑谢恩,心中悄然松了口气。

        如果宣平帝坚持不允她去边关,她也没办法。毕竟,武将不能携家眷赴任是朝中惯例。她随行前去,才是打破了朝中的规矩。

        好在宣平帝对她狠不下心肠。

        ……

        数日后,宣平帝下了一道圣旨,令程锦容升官做了太医院提点。

        程锦容十五岁考进太医院,今年二十二岁,在宫中做了七年太医。曾救过先帝的命,也救过太后的命,又一直为天子调理龙体。论功劳,一桩桩一件件都是响当当的。

        唯一的弱点,就是资历稍浅薄了些。在宫中当差十数年二十年的老太医有十几个。

        不过,想做太医院提点,靠的不是排资论辈,而是圣眷。

        宣平帝最信任看重的是程锦容,每次宣召请脉看诊的是程锦容。后宫的裴太后,也是一样。就连年轻的梁皇后,对程锦容也颇为客气礼遇。

        也因此,程锦容连升数级,一跃成了太医院提点一事,并未惹来众人非议。

        众太医轮番前来贺喜,还打趣着新上任的提点大人,何时办几席酒宴请他们登门喝喜酒。

        程锦容笑道:“升官发财都是大喜事,吃酒席是定不能少的。我已令人去包了鼎香楼一日,请太医院官署里所有医官去吃酒席。”

        “不过,有一条你们记住了。吃酒席无妨,贺礼我一件不收。你们就别惦记着给我准备贺礼了。”

        年迈的周太医笑着打趣:“提点大人嫁妆丰厚,不缺银子花用。我等倒是省下一笔。”

        众太医顿时笑声四起。

        两日后,太医院所有医官前去鼎香楼吃酒席。

        程锦容说到做到,果然一件贺礼都没收。

        酒席是最上等的席面,十两银子一席。医官们不能饮酒,酒席上备了上好的茶水。吃完酒席,每人还领了一个精巧的木制药箱回去。木料上乘,做工精致,轻便又结实。这样一个药箱,少说也得二十两银子。

        新上任的提点大人出手可真是大方!

        程方看着身着墨绿色提点官服容光焕发的程锦容,不由得舒展眉头,咧嘴笑了起来。

        这可真是光耀门楣的大喜事!

        程锦容回了平国公府后,又摆了一日喜酒。家中亲眷纷纷登门道喜。这一回,程锦容不好推拒不收礼,两间库房都被堆满了。

        阿圆和阿满凑在一起嘀咕:“爹的官大,还是娘的官大?”

        “肯定是娘的官大。大家都在恭喜娘升官,一个恭喜爹的都没有。”

        贺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