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十九重帝狱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一十一章 天功之论

第八百一十一章 天功之论

        “好吧。”

        颜顾,苦笑了下,看出陈星墨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便跟了上去,一行人很快来到一品居,引得满堂大惊:“恭迎神武王。”

        箫楠归来的消息,早传遍青城,每个人都翘首以待,瞻仰神武王英资,而能让温家和陈家众星拱月在中央的年轻人也只有他了。

        “兴师动众啊。”

        箫楠,感觉入了个圈套,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冲着济济一堂的一品居之人点点头,便朝温震他们安排的雅间行去。

        “恭迎神武王大驾。”

        可是,雅阁之中,竟然也坐着人,亦有熟悉的面容,乃是慕雪儿之父,慕万夜等为首的青城霸主。

        看着张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年岁都比自己要大,却带着异常的恭敬,多少有些说不出来的滑稽感,不过这就是人生啊。

        武道力量,才带给武者不世权势,怪不得,武道世界,强者为尊是不灭法则,只有强者才能在此世界生存啊。

        “有劳诸位多候了。”

        箫楠,拱手还礼,便落座下来,朝着慕万夜,敬了杯酒,令他受宠若惊:“不敢。”

        “雪儿,在武道圣院,可还好吗?”

        一行人很快因为箫楠主动打开话匝子,变得放松,气氛热切起来,聊着武道世界的见闻,亦开始行酒令。

        席中,箫楠,自然问到慕雪儿,此行主要目地便是接他们前往紫墟武界,过去的他,没有实力,现在好歹也算一方巨头。

        “小丫头,一年时间,也不见有封家书,早就将他爹爹忘了。”

        慕万夜哼了声,直道女儿不孝,眉宇之间,反而难掩骄傲之色:“倒是学习还算刻苦,境界接连突破,直至天府之境了啊。”

        “他们如今,撑起圣院大梁,担任教职了。”

        连陈星墨都忍不住插嘴:“真羡慕温兄和慕兄生的龙凤之子啊,哪像我那对不成器的儿子,只能看守武神库。”

        “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这些老家伙,还是不要太过苛求了,今日神武王在此,聊点开心的事吧。”

        慕万夜,无声的转移话题,不愿陈星墨过多为陈泽兄弟担忧,光以武道资质论确实很平凡啊。

        武者的世界,最终衡量的还是天赋,以慕雪儿和温倾城的资质,往后的成就,和陈泽兄弟只会拉大差距,最终变成两个世界的人吧。

        他当然,也不能说透了,显然,陈星墨也被点醒:“我疏忽了,今日乃是迎接神武王衣锦还乡之日,何必提这些扫兴之事,当遥敬神武王,千秋万古,武道和日月神天同辉。”

        “谢过陈伯父。”

        箫楠还礼,饮下此杯酒,又跟这群人聊了下,便起身告辞,由温震等青城霸主送着离去,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颇为好笑。

        主动张口:“我这次回归青城,就是顺便带他们前往紫墟武界修行,如果你们愿意也可以跟着去,有两日时间可以将家族事务交托完毕,待我元都归来齐行紫墟。”

        “这。”

        温震等人,虽然对少年衣锦还乡的来意有些猜测,不过证实后,仍然是心潮起伏,一脸的震撼:“前往紫墟,离开大元帝国去追逐更强武道,这是好事啊,在紫墟武界能得到更多的武道!”

        “你们考虑下,还有两日时间,我先行去大元帝都。”

        消息有些仓促,需要给这些老人考虑的时间,不过,本着带走温倾城,林韵仙,慕容雪几人的心思,再多几个人,也并不会是什么负担。

        “神武王慢行,我们必会好生考虑,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大事啊。”

        温震他们齐齐欢喜,心潮起伏,送别少年,就决议交托家族大任跟随他前往紫墟。

        “大元,我来了,一年十二月,三百六十五日,风月依旧,更胜过去繁华,连武道圣院都比我离开时高巍雄伟了。”

        武道圣院,立在这座帝国中心,像尊蛰伏的荒兽,镇守着古老的武运,拦阻了一切想要对大元不轨之人。

        这座圣院,是大元的中心,每日,人来人往,迎接了不计其数的武者,亦留下数不清的传说,曾经,就留下少年的屈辱和痛苦,泪水以及荣耀。

        发生在这座圣院的故事太多了…                “衣锦还乡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觉得很威风呢,又要马上见到心爱的姑娘,是不是心潮澎湃?”

        遥望武道圣院,狱尊轻盈的声音冷冷扬起。

        冲击着箫楠微有沉醉的心猛得醒转,就是再傻,也察觉狱尊的口气不对劲啊,不由道:“我可没有想要显摆什么。”

        “武道圣院,对我来说只是过去的一站,未来应该在天禁武域,只是故地重游,一时出神,百感交集罢了。”

        闻言,狱尊哼道:“我看你不是百感交集,是难以自止,快要欣喜若狂了,小子可别忘记,圣天阁得神榜排位赛。”

        紫墟武界,万宗千教,强者聚集,无数历练的天骄从外地归来,就是为了三年一届的神榜之战,就算箫楠才华绝世界也并不能说绝对称尊神榜。

        战神帝国的不世大皇子,箫衍圣就是很强大的人,何况还有传闻说万佛魂宗的释神秀,涅槃归来,并没有死,也变得更强大了。

        “大屠武道神决,虽然可以横行人道领域,不过道为武者创,创造者不过武帝,难道就不会有更强之道,流传下来为后人所得?”

        箫楠皱紧的眉宇中,听着狱尊继续道来:“我在神古时代就听说过人道领域有十大天功,任意一卷,都有不世之力量,修行之可镇压人道无敌。”

        “十大天功!”

        箫楠呼吸一紧,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四个字,观其势,就是异常可怕之绝学,果然听狱尊道:“你祈祷在圣天阁之战不要遇到这种怪胎。”

        “难道,比我的大屠武决,还要强大,我的绝学算不上十大天功之流?”

        在他眼中,大屠武决也非常不凡,伫立人道之巅,就算天级筑基神决也微有逊色。

        天级筑基神决,不过是催动武者某个大境界,于此根基完美无缺,铸成天级根基,凌驾天地玄黄四境之巅,却不能无敌此境界。

        可是,大屠神决不一样,三卷杀决,以杀心修之,冠绝同境界无敌,修成得根基,天生就是天级,还是顶级天级,就拿他武王境根基来说就异于其他武王。

        武王之境,主修武核,武源聚集为武核,乃是小小一枚,极致品境为金色天级,然而他的武核在天府之地,乃是武源形态,只有意念一动才会聚集为武核。

        这武核的形态也不似小小指节之大,乃是本我形态,呈现着无暇的玉色,手持魂界之果,有九卷金书闪耀着玄奥之纹。

        阵阵念诵声不断响彻天府。

        神元洗涤,冲击境界,竟然在这种念诵声中不断强大,仿佛另外尊本我之相,实在令他百思不得其解,就连狱尊,也并没有完全看到他的天府本相。

        他都不知道,是大屠神决的效果,修行之人皆会如此,还是本身实力产生的蜕变,但是想必和大屠武王神决离不开关系。

        “自然没办法比。”

        狱尊嗤笑,十分不屑的样子:“十大天功,能称之为天,自然有不凡之处,震古烁今,独一无二,就拿其中我所知道的神木功来说,就拥有十亿万神草神木神化之相,修行之后,具备十亿万种变化,你不管施展什么武道都能被破解。”

        “神木功!”

        箫楠,第一次听闻此功,初始不以为然,可是听到狱尊说的十亿万种变化就彻底变了脸色,武道神功,是根基天地之相推演出来,修行有成具备某种变化实不足为奇。

        可是,十亿万种,是种异常可怕的数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