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刀笼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一章 算战

第一百二十一章 算战

        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方云堡便在剑阁之下,剑阁这处地界本身很玄妙,处在两山交夹的一条小道上,下有深涧、中有危道,后有荒亭,本身就很险要。

        不过这对于修行者来说也不算什么,驭空的手段在关外并不算罕见,但是奇妙就奇妙在,这里不知为何,专门吸引天地间的锋锐煞气,在天地虚空中凝成一座座‘剑阁’,每一个公孙家的弟子入驻剑阁,便能发挥近乎剑仙的本领,上天入地,无我不杀。

        此时,荒亭之中,两人正在博弈,持黑子那人运棋如龙,辗转腾挪,或起或伏,宛如一条腾龙跃于棋盘之上,四爪扒地,好似要扒拉出活血活肉出来。

        而另一人持白子不动如山,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化真龙为水,山水相应,三重转化,将这条活龙死死围困于棋盘之中,脱身不出。

        “哈哈,裕德叔,我认输,不来了,裕德叔你的封山三剑,居然能融入棋道之中,真是让侄儿大开眼界。”

        坐在石墩上的小胖子额头上流下汗水,笑容璀璨,那捧剑童女连忙将汗巾递了过来,给小胖,不,应该是王天德擦了擦。

        “这什么,”对面的公孙裕德不以为然,“当年你们王家先祖,与我们公孙家第一代族长对弈,可是将方圆千里的风水做棋盘,以天地间的生杀明灭之机为棋子,留下的这盘剑棋,荫蔽后代千载,我陈国诸阀林立,一向守强攻弱,唯独我镇守的方云堡数次攻入‘天外域’内部,杀敌无数,若不是兵马不足,那玄兽老头早就死于我的剑下。”

        一老一小弃了残局,下了亭,顺着险道向后走,山壁陡峭,白云顺阶梯游动,阶下城池如黑点,稍一不注意,便会一脚踩空,落入万丈深渊,二人背后的捧剑侍童都两股颤颤、吓的够呛。

        “不提这个了,你们王家让你夺龙,你半途而废,不怕被打板子吗?”

        王天德小胖子苦笑摇头:“龙是真龙,却也是疯龙,谁夺谁是傻子,这年头,骗子太多,傻子都不够用了。”

        公孙裕德点了点头,“也好,你是王家这一代最有天份的,是剑仙传人,斩龙可以,夺龙的确俗了点,也不利于你的修行,你们王家的长辈的确是有些迷怔了,道人顺道而行,辅助帝王建功立业,你们什么时候见过道人自己称霸的。”

        “只是,哎,还不是被崔家那位给刺激到了。”

        二人对视一眼,表情都有些奇异。

        陈国五大望族,一向是以王家与公孙世家为尊,前者是陈国唯一传承的剑仙世家,而后者祖先,则是点化剑仙出世的通天道人。

        两大望族世代交好,互通有无,一直把握着陈国的执政权柄,至于陈国皇帝,那就是个摆设花瓶,只不过最近这几十年间,花瓶摆在了他崔家而已。

        只是谁曾想到,花瓶也能起到大作用,这几十年间,百乌崔家出了一位不世强人,先是勾连纵横,吞了陈国这条散龙,又不知走了什么机缘,从关内带回了一条真龙,两条龙脉入身,加上其本身的修持,实力居然后来居上,直接盖过王家与公孙家的风头,加上最近这十几年间,不断削藩集权,论实力势力,早已是陈国第一人。

        此人便是陈国皇帝的皇叔,有着‘中山武皇’第二称号的南狱侯。

        而这一次夺龙,也是被崔家刺激到,王天德才赶鸭子上架,出使东荒大草原,结果差点中了那圣女的算计,这还算是好的了,有好几位五大望族的小辈,直接就回不来了。

        二人顺着险道走到方云堡前,只见这座堡垒墙面像是刷了一层血漆,残兵断器到处都是,似乎这里刚刚经历过一处大战。

        “玄兽老鬼这一次也被明晃晃的功劳给晃花了眼,派兵偷堡,哼哼!他却没想过,剑阁若是那么好破的话,怎么会做为我陈国直插武平府的一根刺。”

        顺着公孙裕德的视线,可以清晰的看到,一道道剑影拔地而起,明晃晃的好似一道道金线,放眼望去,铺天盖地。

        “想破我们的剑阵,除非让天牢关的那群刀客出手!”

        王天德摸了摸肥嘟嘟的下巴,突然道:“裕德叔,我一直都有一个猜想,我们剑仙一脉迟迟无法‘剑破元神’,是不是就是因为那些刀客?”

        “不,是因为那一个刀客。”

        ……

        高大连绵的山脉之间,一路纯黑色兵甲的兵马缓缓而行,入驻武平督护府东北边最后一个山海域‘天外域’。

        “老元帅伤势严重,暂时无法接客,所以这一次军务大会,就劳烦侯爷主持了。”

        ‘天外域’玄兽老将,前任天兵军团的兵马元帅,天兵军团虽然不是十大军团之一,但也是武平督护府少数拥有正式番号的兵团,而玄兽老将镇守‘天外域’多年,虽无大功,也无大过,所以突然听闻他伤重难以主持军务,就连戚笼也露出诧异的表情。

        那位副将咬牙道:“老将军在侯爷来之前,便试图率精兵偷袭方云堡,想送给侯爷一个礼物,结果剑阁防卫森严,一时不慎,吃了个大亏。”

        哦,明白了,原来是浪跪的。

        戚笼沉默了片刻,招了招手,翡翠先生点了点头,直接在桌面上摆开一张地图,地图上密密麻麻、犬牙交错的小旗,基本上都是陈国与武平督护府的兵力分布。

        “以剑阁为中心,这方圆千里的驻地、堡垒、军镇方位,便是如此了。”

        翡翠先生接着介绍道,“方云堡是少数直插我督护府腹地的陈国要塞,根据铁手府的军报,我们主要负责堵住向西的几条干道,防止方云堡中的上万剑徒西行,偷袭主力大军,除此之外,要是能围堵方云堡,让堡内大军出入不得,那便是最好了。”

        铁手府是原来炼副都督每次出征时,都要组建的临时官署,负责调度各路兵马,并且行军长吏有临时任免之权。

        此时,那位铁手府派来的房长吏突然打断了翡翠先生的话,道:“侯爷,剑阁地势特殊,王家剑徒素来又有一人剑阵的说法,无法准确判断其兵力分布,加上老将军新败,军心不稳,这个关口,还是求稳的比较好,所以在下以为,当以天火道、下冲古道、三关口为要,布下层层风水阵势,用大军入驻,这样无论如何,剑阁的剑徒们都不会偷袭成功了。”

        翡翠先生当场反驳,“房长吏,此言大谬,两军未曾交手,我方就摆守势,这不是涨他人志气,自缚手脚么,况且就像是长吏所言,剑徒们一人成阵,大路堵住,这山间小道、地下隧道、又或是虚空栈道,只要想走,哪处又走不得。”

        “先生错矣,两军相争,岂有拿大放小一说。”

        “姓房的,你算哪根葱,我们只听侯爷的,你一个外人,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

        “这位将军大错特错,侯爷也是武平督护府的大将,自然要以大局为重,怎么,听你的口气,你们侯爷要造反吗?”

        “……”

        房长吏从容不迫,笑容吟吟,颇有舌战群雄之势,毕竟做为铁手府的行军长吏,见识过的将军不知有多少,加上又有监军之位,自然不惧这位薛将军。

        戚笼敲了敲铁扶手,顿时所有人安静了下来,他扫了房长吏一眼,道:

        “房先生说的有理,几位道长,还要麻烦你们走上一趟。”

        五位耄耋老道颤颤巍巍走出,朝着戚笼缓缓摆下,缓缓道:“贫道明白。”

        房长吏面色一僵,这几位给他的感觉深不可测,感觉就算不是金丹,也相差没多远了。

        他连忙上前一步,道:“剑徒专以剑逞凶,为防刺杀,还需高手庇护。”

        “没问题,本侯让无间四卫,各率一千先锋卫做先军,”戚笼笑吟吟道:“不知房长吏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迎着对方的眼神,房长吏不知为何,心神忽然一颤,低头道:“没有了,侯爷。”

        ……

        “都说那薛保侯跋扈,我看也不过如此嘛,”行军帐中,一位随军书吏笑道:“房长官说什么,那一位还不是乖乖点头。”

        房长吏脱了外衣,坐在书桌前,手中毛笔迟迟没有落下,像他这种监军,都有特殊渠道紧急奏事,而来之前,最上层也让他盯紧了薛保侯,只是他总觉的有哪些不对。

        “给我穿衣,”房长吏起身,急匆匆的道。

        “大人要去哪里?”

        “去拜见玄兽老将军,我需要弄明白,初败之后,天兵卫的天马数量。”

        ……

        “现在那位房长吏,怕是担心我们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甚至怀疑我们跟那位老将军勾连上了。”翡翠先生将暗信丢入火盆中,轻笑一声,道。

        戚笼披着玄衣,坐在门口,面前摆着一碗酒,就着月色,淡淡‘恩’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