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刀笼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三章 高手如林(中)

第一百二十三章 高手如林(中)

        眼前幻影尽皆消散,归于无形,天地之间,只剩下一对博弈的男子,一个道人,一个白发青年。

        其中,白发青年专注棋盘,不问外事,而那个道人抬起头来,看了戚笼一眼,表情闪过一丝诧异。

        “先生来了。”

        戚笼面无表情的打量着对方,这二人的气息都深不可测,身体表面都被淡淡的光芒覆盖,看不清五官,只不过白发青年体表的白光,散发着古拙的锋锐之意,而道人身上的青光,则又是另一种难以言喻的气息。

        真性无为,故外不生其心。如如自然,光无边际。

        “公孙家先祖?”

        “贫道公孙望圣。”

        戚笼目光落在白发青年身上,那么这一位,便是如今钟吾古地,唯一的剑仙王三缺了?

        公孙望圣与王三缺对弈七日,立剑阁,阐道机,此事便是在武平府中也是鼎鼎大名,而二人回归之后,一人铸剑成型,创《向天借剑》,三缺补一缺,证就剑仙,另一人死关坐化,元神散尽,回归自然。

        外界传闻,公孙望圣以自身尸解为代价,让王三缺证就剑仙。

        虽然传闻或许有假,但是公孙家与王家世代交好,也足以证明一些东西。

        “你不是死了吗?”戚笼毫不客气的道。

        “生死乃门户,道人自出入,”公孙望圣笑容不改,道:“先生可要对弈一盘?”

        不知何时起,王三缺消失不见,天地之间,只剩一棋盘,一蒲团,而那棋盘上的黑白二子,是一盘凶险无比的残局。

        戚笼想了想,坐了下来,问道:“传闻中,阁下以自身殒落为代价,让王家剑仙以剑道化元神,我对此事很感兴趣。”

        “呵呵,佛友这话问的好,要想证就真神之位,修行者需超凡脱俗,将自身与后天大道相融,这世上有后天大道十二万九千六百道,所以天人二界,所有神仙数量,都无法超过此数。”

        “而剑仙以剑证道,证的是冥冥之中,造化分阴阳的因果,所以并非是融入大道,而是斩断一条后天大道。”

        “后天大道还可以斩断?”

        “可以斩断的,天地运转,生灭不息,斩断一条,自然会有一条新大道孕育生成,不过在这钟吾古地,却又稍微不同。”

        “不同在何处?”

        “这方天地本不该存在,却又有其存在的必然,小千世界只能孕育后天大道,但此处地界后天大道与先天大道驳杂难分,有又种种上古因果变化,千头万绪,难,实在是难。”

        “所以这方世界证不得剑仙,你便以自身化大道,让王三缺斩了?”

        “佛门道友说对了一半,后一半是对的,但是前一半,这方世界证不得剑仙,请恕贫道不能苟同。”

        “哦?”

        “刀能存,剑便能存,事实上,此方世界的大因果,足以证就上古剑仙业位!”公孙望圣眼神中闪过一丝狂热,“真正的剑仙,能斩断的,可就不只是后天大道了。”

        戚笼低头看向棋盘,只见棋盘上黑白二子犬牙交错,招招锋锐、凶狠,充斥着杀伐之气。

        “上等尸解用剑,下等尸解用竹,盘中棋局乃剑解之法,谓之天河剑解。”

        想了想,戚笼将黑子向前推上一格。

        恍惚之间,戚笼仿佛看到,一道剑影闪烁不定,缓缓成型。

        七月有庚申日,八月有辛酉日,作精利剑。使长三尺九寸,广一寸四分,厚三分半,以杪九寸为左右刃处。

        剑身中有刻象,刻左面为日字,刻右面为月字,剑锋伏日月之光,基五百年还,出以挥五岳,入以藏无间,下以制九阴,上以承玄冥,卫足以逐邪魔,威足以鉴七精,仰以映录五气,俯以代身化形矣。

        恍惚之间,棋子仿佛化作一颗颗星辰,顺天河而下,绕身而转,而整条天河起落、转承、纵横,都是一道道剑招。

        猛然间,天河之上,一道白发人影乍显,手中剑影一挥,天河之水倒灌而来。

        “果然如此!”

        戚笼双手合抱,猛的往下一按,一座撑天大柱拔地而起,看似菩提木,其中内藏石质,其模样,像极了在上古年间,古佛偷的那颗通天神柱。

        而三百六十五颗星辰合一,凝成一张巨大的面孔,公孙望圣怨毒的大吼:“陪我、陪我、上来替我!”

        戚笼脚踏大柱,仰天冷笑,“什么天河剑解,明明就是解剑,你的元神被人磨练了剑锋,残存意识封印于此,想要拿我当抵押,哪有这种好事!”

        公孙望圣笑容凶险,“那又如何,有我元神镇压,还有三傻子的剑意,出了真神,谁能逃的了?”

        “那你又怎知,我就进来了?”

        公孙望圣面色一变,“你的佛意是真的。”

        “谁跟你说,我就只是和尚的。”

        戚笼咧嘴一笑,连人带柱,突然化作一滩琉璃变化的水液,同时身子往后一退,一道剑影在蒲团表面划过,斩出一道裂痕。

        棋盘纹丝不动,好似刚刚的落子,只是一场幻觉。

        “死道友不死佛友,你还是乖乖被封印吧。”

        棋局对面的公孙望圣双眼凸起,瞳孔冒出血丝,嘴角抽搐,最后化作冷笑练练。

        “原来佛是假佛,你是魔道中人!”

        戚笼没有解释,只是笑道:“你眼神不好,被人骗了,可别以为我也会步你的后尘。”

        公孙望圣冷冷道:“是吗?你以为脚踏两条船,日后的下场会很好吗?剑仙的剑,迟早会落在你的脑袋上。”

        “是吗?那就到时再说吧。”

        公孙望圣沉默了一会儿,又道:“剑仙,道门传承最隐秘的一种,你就不好奇,为什么剑仙出自道门,而非是佛门?”

        戚笼扬眉,好奇怪的问题,这就好比在问,为什么佛门出不了道士,道门修不成和尚一样。

        “其实,上古年代,古佛那件大事若是做成了的话,剑仙,是可以出自佛门的。”

        “哦?”

        “我可以让这方世界的佛门,传承剑仙之道,只要你放我出去,我可以让你证就剑仙,破碎小千世界!”

        “不好意思,其实我是刀客。”

        戚笼双眼一闭,再睁开时,剑阁之上,只有汹涌滂湃的剑意,在天地之间交汇。

        “怪不得。”

        戚笼自言自语,怪不得这处剑阁汇聚着天地锋锐之气,而每一个王家剑徒,都能借用此方天地的锋锐之气。

        原来这里封印着一尊元神残识。

        公孙家与王家数百年的相互扶持,原来是一个谎言。

        “侯爷,胜负分出来了。”

        戚笼看向西北方向,只见在道气和剑气,两股庞大的气势之间,又有一道强大的气血燃烧而起,这股气势顺着虚空蔓延,渐渐包裹住巨大的剑影,恐怖的剑影开始寸寸崩裂。

        拳与剑交,阿鼻印冲破惊天剑影,‘珰’的一声,伴随着宝剑的断裂声,剑先生‘哇’的一声,吐出一口乌血,血中是不断蠕动的小虫。

        戚笼传授的阿鼻道大法是半神级魔功,而巫名又是新晋半神,突破半神之后,他在魔功之中,融入了自身修行功法,创出阿鼻魔蛊,能从无至有,在血肉之中培养出虫蛊,然后吸食血肉,钻人穴道,十分阴毒。

        “撤退!”

        剑先生剑意内打,将体内蛊虫一一杀尽,感觉内伤又重了一层,手掌往后一甩,刹那间,剑影向四面八方射去。

        “穷寇莫追。”

        巫名摆了摆手,十六位手持圆光上马宝伞的将士退了回去,而小天器佬‘啪嗒’‘啪嗒’的走了出来,失望道:

        “这就跑了?器老爷还没试试看家手段呢。”

        为了那点真神神性,小天器佬在军中待了将近半年,结果还没出力,对方就跑了,真真,好无趣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