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锦鲤王妃有空间在线阅读 - 0582 偷偷掐她

0582 偷偷掐她

        楚晏一听见苏锦璃说那小鹿喜欢她,心里就很不爽了。

        “它朝你跑过去想干什么?”楚晏的语气酸溜溜的,“你别以为它真是什么祥瑞,其实就是畜生而已。这些畜生身上脏得很,你最好离它们远点。”

        苏锦璃无语地瞥了他一眼:“……”

        不过是头小鹿而已,你至于么?

        她懒得跟楚晏争辩这个,就继续说道:“我发现当时太子妃的表情都快扭曲了,不想惹麻烦,就打算离开。谁知道我一走,那小鹿就叫得特别凄惨。”

        听到这里,楚晏更不满了:“它想干什么?故意陷害你吗?肯定是江氏故意让它那么做的!一头畜生懂什么?”

        苏锦璃再次无语。

        她的嘴角抽了抽,沉默了片刻后才又接着说道:“应该不是江氏教的,她当时应该被气坏了。

        我怀疑,她当时很不满,露出了恶意,让母鹿察觉到了,所以母鹿才突然攻击了她。”

        这下换楚晏无语了:“……”

        他可不愿承认自己刚才的小别扭,于是冷笑道:“这么说起来,倒是那江氏活该。我听说,她这次既是早产,也是难产。

        痛了两天两夜才把孩子生下来,这身子怕是不好养。满月礼的时候她的身子都还没养好,居然就迫不及待地跑了出来。

        那对白鹿可是江家送的,居然攻击了她,这算什么?还好你当时离得远,走得快,不然那母鹿要是攻击你怎么办?”

        苏锦璃听到这话,不由自主想起那对白鹿母子看她的眼神,摇了摇头,笃定地说道:“它们不会攻击我。”

        楚晏一听就酸了:“不过是对畜生罢了,你还是离它们远些才好。畜生懂什么?谁知道它们会不会突然发疯。”

        苏锦璃彻底无语了。

        她看着楚晏,觉得他的心眼儿也太小了。

        不过是对白鹿而已,有必要计较这么多么?

        楚晏一脸无辜地跟她对视。

        苏锦璃看着他那张丰神如玉的俊脸,突然觉得心跳得有点快。

        她狐疑地挑了挑眉,忍不住想移开目光。

        难道是春天来了?

        苏锦璃脑子里不由自主地闪过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赶紧把目光移开了。

        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对劲,她板起脸,装作若无其事地继续说正事:“江氏当时被母鹿撞倒在地,她的宫女想去搀扶她,结果崴了脚,还摔在了她身上。

        我虽然没有给她号脉,却看得出江氏当时的脸色很不对劲,怕是伤得不轻。只是不知道,她以后还能不能再怀上娃娃。”

        江氏生产的时候她并不在,自然不清楚太医给江氏下猛药的事。

        洗三礼的时候江氏还昏睡着,她也不可能直接去看。

        后来的满月礼,江氏又在脸上抹了粉和胭脂,遮盖了真实的脸色,她自然看不清。

        不过,江氏当时的身体肯定没养好。

        她本就是早产,又遇到难产,痛了足足两天,身子肯定是伤得厉害了。

        那天又被宫女压了一下,伤上加伤。

        以后怕是很难再怀上了。

        除非由她来调理。

        可就凭她和江氏的关系,她也不可能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江氏本就跟她有仇,又三番两次地想要害她。

        她除非脑子进水了才会帮江氏调理。

        再说了,江氏怀上身孕后就开始造作,楚晏前头那六个未婚妻的死说不定都跟江氏有关。

        就算江氏以后真不能生了,那也是她咎由自取。

        跟她可没关系。

        苏锦璃想了想又说道:“先前洗三礼的时候,我见过狗儿,瞧着确实瘦得厉害。母后的意思,似乎是想让我师父帮忙保住他,不过我师父不在。

        满月礼那天,江氏被母鹿攻击,当时唯有我和那两头白鹿接触过,嫌疑最大。不过太医查看过那两头白鹿,它们身上并没有被下药的痕迹。

        后来我让母后请了国师入宫,检查那两头白鹿,国师倒是帮我说了好话。只是不知道,父皇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楚晏对这些事情并不是很清楚,听苏锦璃这么一说,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脸色也很不好看。

        “江氏自作自受,他们居然怀疑你?”楚晏气得不轻,想了想又说道,“父皇让你过来,应该是信你的。”

        若是不信,以永安帝的脾气,该将苏锦璃禁足了。

        苏锦璃没说话。

        她虽然不确定永安帝的心思,却也并不害怕。

        永安帝如今正值壮年,又是个聪明人。

        总不可能因为江鸾被母鹿攻击,就怀疑她。

        而且,永安帝要是真怀疑她,肯定会觉得她心怀不轨,胆大包天,不可能派让她过来。

        既然永安帝知道她是“苏先生”,就该清楚她的本事。

        她若是心怀不轨,蛊惑了楚晏,永安帝岂能放心?

        现在永安帝安排她来楚晏身边,应该是相信她的。

        楚晏见她陷入了沉思,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掐了掐她的脸。

        苏锦璃吓了一跳,猛地抬起双眼瞪着他:“你干什么?”

        楚晏太过分了吧,居然掐她的脸!

        他的胆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都敢对她动手动脚了。

        楚晏也吓了一跳。

        他都没想到自己怎么就突然出手了,就跟被蛊惑了一样。

        不对,他就是被蛊惑了!

        肯定是苏锦璃偷偷勾引了他!

        楚晏暗戳戳地在心里甩锅,指尖却有些发痒。

        刚刚的触感好软!

        苏锦璃这是吃了多少东西,脸上居然肉肉的!

        又滑又嫩,跟豆腐脑似的。

        楚晏忍不住又开始心猿意马起来。

        谁知苏锦璃瞪了他一会儿后,突然朝他伸出了手。

        楚晏下意识抓住了她的手,有些警惕地问:“你想干什么?”

        苏锦璃瞪着他,特别理直气壮:“你刚刚掐我,我要掐回来!”

        她突然想起来,她都还没掐过楚晏的脸呢!

        这混蛋刚刚居然趁她不注意偷偷掐她,那她也要掐回来!

        楚晏一听她这么说,立刻想起了苏锦璃那大到出奇的手劲,顿时更警惕了:“不行!”

        万一留下印子怎么办?

        这可是他的脸!

        万一留下什么印子,让人瞧见了,他的脸面往哪儿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