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大唐杨国舅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迷雾

第二十四章 迷雾

        “仙人降临,凡人规避!”

        喊话声中,围观百姓开始大声鼓噪起来,但并未有人就此跪下,向高台上的“仙人”磕头。

        杨云心道:“大唐百姓倒也没想象中那么愚昧,或许跟这时代太多道士招摇撞骗有关,许多招数已不新鲜……要想受人尊敬和信任,就要拿出真本事来,就像当日我在公堂上自证一样。”

        “来了,来了!”

        百姓们无比兴奋,一个个睁大眼,期待看一场大戏,都想知道这个传说中的青鹤道长到底有何神通。

        青鹤道长落到高台上后,马上有道童将剑匣呈递过去。

        这次青鹤吸取了经验教训,不来什么隔空御剑,上前去亲手把桃木剑拔了出来,先是在空中潇洒地挽了个剑花,随后剑尖遥指正中那张供桌,桌案正中烛台上方突然冒出个巨大的火球,蹿起几尺高后陡然迸裂,发出“轰”的一声爆响。

        “哇!”

        百姓发出阵阵惊呼。

        青鹤道长没有罢休,脚踏七星,左手画着各种看不懂的鬼画符,右手挥舞桃木剑,口中念念有词。

        “玉清有命,告下三元。十方曹治,禀命所宣。各统部属,立至坛前。转扬大化,开济人天。急急如律令!”

        高台后方四个道童以及高台下六个壮汉跟着青鹤一起念,很像后世大合唱中的和声,声音迅速传递出去,清晰地落入人们耳中。

        伴随着富有节奏的咒语声响起,高台上四张供桌上点燃的烛台上方,轮番冒起火球,“砰砰”作响,炸裂时火星乱溅,煞是好看。

        而伴随着青鹤的一系列动作,法坛上青光乍现,如同真有鬼魂在作怪。

        杨云仔细观察,揣摩细节,暗赞道:“无论青鹤是否有神通,光说这舞台效果可真不错……难怪史载唐朝就发明火药了,看来这青鹤也初步摸到窍门,就是配伍不对,再加上刻意追求声光效果,添加了磷、镁等材料,所以导致火药的真正威力没发掘出来。”

        “难怪肩负节度使重托的公孙简对我不屑一顾,肯定青鹤看过剑南道采访副使孙德能带回去的火药,说他也会制作法咒,说不一定还污蔑我剽窃了他的配方,所以才会对我一再无视。”

        就在杨云陷入沉思时,法坛上烛火突然一起熄灭,就在台下百姓一阵慌乱时,只见高台上鬼影憧憧,青色光点明灭飘动,借助高台下方火盆发出的光亮,只见身影变得模糊不清的青鹤道长挥舞桃木剑,不时做出劈斩的动作。

        “快看快看,鬼影出来了!”

        “哎呀,好吓人!”

        “天师开始斩杀恶鬼了!”

        台上台下均有人帮青鹤道长造势,喊声四起。

        随着这一声声大叫,百姓不管真假,一概后退,台上那些发着青光的东西让他们觉得异常恐怖,这玩意儿跟坟场上飘忽不定的鬼火非常相似,由不得他们不心生畏惧。

        青鹤道长装模作样“斩鬼”,每当他的桃木剑挥出,空气中弥漫的青光就被斩碎,不过随后又有新的青光浮现。

        “天师神通。”

        到此时,由不得那些百姓不相信青鹤有大神童,一些人开始下跪膜拜,民众都有从众心理,场地内顿时跪倒一片。

        连台下第一排坐着的苏县令、胡县尉和公孙简等人都下意识地退到一边,避免沾染不干净的东西。

        到了心里认定的安全距离,他们一个个都仰着头,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向台上,公孙简得意洋洋地瞟了下周围呆若木鸡的官员和士绅,好似炫耀一般说道:“这下你们总该知道青鹤道长的神通了吧!”

        杨云坐在最后一排,不动如山,他身后站着的王籍用震惊的语气道:“这是怎么回事?以前没见他有这么大的本事啊。”

        杨云侧头看了看周围顶礼膜拜的百姓,笑着问道:“怎么,还不允许别人增益道法?”

        王籍扁扁嘴道:“青鹤根本就是神棍,连普通法术都不会,更别提什么增益道法了,一定又是什么障眼法……高人,您赶紧出面把他揭破,看看这么多百姓都受他蒙骗,法会结束他要索取钱财,简直探囊取物般容易……这该死的老牛鼻子!”

        杨云笑而不语,对他来说眼前根本不过是一点小把戏。

        “故意把照明用的火盆设在高台下,如此法坛上便形成相对黑暗的空间,等法坛上的烛火熄灭,青鹤从袖子里抛出磷粉来,就制造出鬼火萦绕的阴森恐怖景象,再挥舞木剑形成气流,把磷火打散……也就欺骗这时代的人没有看过《走近科学》,不然这点把戏连逛菜市场的老大妈都能揭穿!”

        苏县令惊叹道:“青鹤道长果然有大神通。”

        公孙简趾高气扬:“这还用得着你来说?连个三岁小孩都能看出来……道长正在斩妖除魔,若非他在,全城百姓都要被厉鬼纠缠,真是功德无量啊!”

        “本官有眼不识泰山,之前多有怀疑,实在是罪过!罪过!”苏县令用带着惶恐和忏悔的语气说道。

        这话落到王籍耳中,不知有多生气和着急,偏偏一点办法都没有,他捋起袖子就想过去跟公孙简和苏县令等人争辩。

        杨云见状,扯了扯王籍的衣角,制止道:“你看到台上有何异样?”

        “有何异样?”

        王籍瞟了一眼,道,“就看到那老道在跳大神,那些光影肯定不是什么鬼魂,但不知是用什么手段弄出来的。”

        杨云指了指:“就算他用手段做出的效果,也不可能是一个人独自完成……你没发现有黑影在晃动?”

        王籍不由瞪大眼去看,奈何高台距离地面有一段距离,随着法坛上烛火熄灭,从亮处看黑暗处根本就看不清楚。

        杨云道:“青鹤斩杀妖魔,必须有人在旁配合,黑暗中必定有人身着黑衣,不时将一些特殊的东西洒出来,方便他用剑斩杀。”

        “高人是说台子上有很多黑衣人?这……怎么看得清楚?百姓看不到的话,他们是不会相信的。”王籍着急地道。

        正说话间,台上的表演也进入高潮部分。

        一个好像发了癫的人猛然从台子边缘冲到中心位置,披头散发,在青鹤面前张牙舞爪,百姓的目光瞬间就被吸引过去。

        “这人是被厉鬼缠身了!”

        台子边缘有人大喊,生怕围观百姓不知道现在舞台上表演的是什么内容,就跟后世的报幕员性质类似。

        “啊!你个龟儿子,老子要弄死你!”那人大声叱骂。

        一股浓重的蜀地口音入耳,杨云听到后哑然失笑:“这也太接地气了,生怕本地人听不懂厉鬼说什么,干脆用乡音说话!”

        青鹤为了表现自己法力高深,挥舞手中的桃木剑,跟此人周旋起来,你来我往,不断游走,好像要大战三百回合。

        王籍道:“高人,快想办法制止他,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些都是真的呢。”

        杨云心想:“这王籍不简单啊,什么都能看明白,俨然是众人皆醉我独醒。”

        此时台上又有异变,青鹤用桃木剑将张牙舞爪的疯子控制住,一伸手,那人身上开始不断地冒出青光,然后发出“哇哇”的惨叫,如同真被厉鬼附身。

        杨云一眼就分辨出,这是磷粉洒到了这人身上,因为磷的燃点非常低,外人看来如同是这人身上着火一样。

        但这时代的百姓可不知磷粉这东西,因为磷的获取非常复杂,除非是专门用来招摇撞骗,不然平时根本用不上这玩意儿。

        “成本挺大啊。”杨云暗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