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大汉从吹牛开始在线阅读 - 第199章 王离

第199章 王离

        汉元年,六月上旬末。

        连续赶了二十天路的陈平一行人,终于抵达了信都。

        离开汉境以后,这一路走的并不是太顺利。

        一个字,乱!

        实在是太乱了。

        因为楚国援救不及时,王离的秦军灭掉了赵国。

        而楚国又无力或者说是不想去接收原本赵国的一些领土。

        说来也真是令人无语。

        放在几十年前,这是拼了命都要占领的地方,但是现在,楚军压根就不想要。

        因为这会分散他们的精力。

        而王离的秦军此时也没有了征战的精力,大军就这么屯驻在信都,每日无所事事,军纪涣散,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而在其他地方,则是陷入了权力的真空期。

        人间百态,在这些地方都可以看到。

        有尽心尽力想要管理好自己辖区的,效果还不错的。

        也有想要管好,但却引起了某些人不满,因而丢掉性命的。

        更有借助机会为所欲为,大肆搜刮民脂民膏的。

        或许对他们来说,赶在汉军来之前,带着巨额的财富离开这里,到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过个富家翁的日子就够了。

        明目张胆的,暗中指使的,杀人越货的,甚至还有自己称王的。

        正是因为这些情况的频频发生,导致了陈平的速度根本提不起来。

        出来虽然带了一百五十人,但离开汉境以后他们基本上就没有补给了,也没有马匹可以给他们更换。

        此刻的王离,也陷入了巨大的困境之中。

        一杯略显浑浊的酒水下肚,味道有些酸涩。

        这是从赵王歇的宫殿中找到的美酒,味道不是一般的差。

        由此也可见,秦灭六国之后,对六国的打击到底有多大。

        几乎是全方位的打击。

        经济,政治,文化,工艺技术等等。

        那些优秀的东西,全部被搬去了咸阳,甚至说句不好听的,王离家中给下人喝的酒,味道都比这个还要好。

        “大秦怎么就亡了呢?怎么就会亡了呢?”王离一脸忧愁的看着远方,悲伤止不住的流露在表情上。

        此时此刻,没有人能够比王离更加伤感的。

        也没有人能体会到他心中浓浓的无奈与无助。

        他的祖父,灭掉了赵国,扫平了三晋,攻破了燕国都城,灭掉了楚国。

        他的父亲,灭掉了燕国,收回了辽东,灭掉了魏国,灭掉了赵国残余势力,又灭掉了齐国。

        战国七雄!

        他的祖父和父亲灭掉了其中的五个,大秦的江山,就是他王家两代数十年不断征战打下来的。

        而现在,王离接过了祖辈的责任,扛起了大秦的旗帜。

        可谁又曾想到,就在王离还在征战的时候,大秦没了……

        彻底的没了……

        大秦的称霸,始于王家,大秦的覆灭,也结束于王家。

        王离有些不敢去想,去想自己死后该如何去面对祖父和父亲,如何去面对始皇帝。

        王家打下的江山,王家竟然守不住。

        短短三年的时间,大好的局面瞬间覆灭。

        现在的王离,只能每日饮酒自醉,以此来自我麻痹,自我欺骗。

        军队虽然还在,但却已经出现了不受控制的苗头。

        我们还在为谁征战?

        我们在这里的意义又在哪里?

        “将军,是好是坏,总该有个结果了,越拖下去,局面便越不受控制!”王离的亲兵提醒道。

        这些都不是普通的亲兵,年纪大一些的,甚至跟随过他的父亲征战,眼界见识自然还是有的。

        他们当然看出来了家主的困惑,虽然心中也是浓浓的不甘,可却无力去改变结局。

        “现如今,还能有什么结果呢?”王离叹了口气,深深的望着这些亲兵。

        “您是将军,不论何时,您都不应该这样,两位老家主就从不会这样的!”亲兵有些恨铁不成钢道。

        “可是他们不信任我,他们都认为是我跟赵高他们一起害死了蒙将军,害死了公子扶苏……”王离咆哮道。

        这件事情一直埋在他的内心深处,他当然知道下面的将士是如何看自己的。

        他也想去辩解,可是没有用。

        因为自己是最终的得利者,所以这口锅自己无论怎么甩都是甩不掉的。

        这次的征战,虽然打的顺风顺水,可将士们对自己的不信任也是表现了出来的。

        王离不是傻子,他接受过这个世界上最优秀的教育,无论是文化还是军事,没人接收过的教育能与他相比的。

        他能感受的到,他与将士们之间,是有隔阂的,如同那无法逾越的高山大河一样。

        “你越是这样,他们就越是不信任你,连你自己都不能信任你自己,又如何去要求别人信任你?是继续征战?还是回关中?或者干脆自立为王?总要做这个决定的,将士们也有信任你的,不论什么决定,都要比你每日在这里醉生梦死要好无数倍!”亲兵严肃的训斥道。

        亲兵和主家的关系,其实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严肃。

        虽然大多数时候都在遵从着主从关系。

        但是在一些危急关头,该开口还是要开口的。

        事实上也没有想象中的会得罪了主家,特别是像他们这些追随老家主一起征战,一直到了现在的这些人。

        王离平日拿他们,也是当叔伯看待的。

        而人性又是个最复杂的东西,遇见那些但凡有点理智的主家,这个时候亲兵的这一番训斥,事后都会得到感激。

        当然,在王家生活了几十年,若是连王离的脾气都摸不准,那也就不会有今日这一番话了。

        王离眼神有些迷离的看着亲兵,久不能语。

        “将军,城门来报,汉使求见……”门外传来了通报声。

        亲兵这个时候沉默了下来,没人的时候他可以说话,但是到了做决定的时候,他绝对不能多说一句话。

        没这点眼色,也不可能在王家待这么久。

        汉使的来意很明确,所有人都能想到,根本不需要去疑虑什么。

        对于王离来说,这个决定也很好做。

        手下的部队已经失控,尽管实际上跟他没有多大的关系。

        但是当一万个人都认为跟你有关系的时候,那么事情就真的跟你有关系了,没有也是有。

        自立为王的希望不大,继续征战将士们也未必会听他的。

        所以对他来说,其实也就只剩下这一个结果了。

        “见一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