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宠臣的一品福妻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章 她竟是块镇妖之宝

第一百八十章 她竟是块镇妖之宝

        用过晨宵,褚元墨携珞青晏前往中堂,李嬷嬷等人远远跟在后头。

        “侯爷,昨夜……”珞青晏微侧头望眼他刚硬的侧面,抱歉的低声道,“妾身先睡着了,实在对不住。今晨也未起来伺候侯爷穿衣挽发……”

        褚元墨侧头看她,两人四目相对,她瞬时消了话语,有些赧然的别开头微垂着。

        “此等琐碎之事不必放心上,无人伺候我也活了二十五年。”他也别开头,目视着前方,“夫人在岳丈岳母家如何,在这里便如何即可,不必因为成亲有所刻意为之,若那样,便不是我认识的珞姑娘了。”

        珞青晏猛地顿下脚步,抬头看着他后脑勺,他跟着停下脚步,半旋回身不解的看她。

        “这可是侯爷说的,不许反悔噢?”

        褚元墨微愣,随即淡勾薄唇,“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拉勾!”她孩子气的抬起一手勾着小指。

        他垂眼帘看眼那纤细秀气的小指,再看她那虽及笄嫁与他了可仍有些稚嫩的俏脸,暗暗无奈发笑,抬手与她勾了勾手指。

        远远站在后边的李嬷嬷们瞧他们的主子玩孩子气的拉勾,个个一脸懵。

        侯爷竟也有如此可爱的一面?

        中堂之内,摆了张铺着红巾的长桌,上边放着镜台、镜子等物,褚元墨与珞青晏到了之后行拜礼,而后给长辈敬茶。

        珞青晏敬一位长辈,便要送一份赏贺的小礼品,被赠送的长辈也会回一份小礼作为答贺。

        当珞青晏敬过褚老太太和褚老爷轮到褚夫人之时,微微一笑道,“待敬过孙姨娘,我再来敬您茶。”说罢便未等褚元墨反应,便拉着他转身往中堂大门走。

        而褚元墨方才其实也正有此意,这杯茶,必须先敬褚元墨的生母。

        只是他并未料及,她会先他一步如此做。

        为什么?

        “站住!”褚老爷猛然一拍八仙桌面,怒不可遏道,“有你这般做媳妇的吗?活人不敬敬死人!看着出身高门大户,一点规距礼仪都不懂!还才女?实在让人怀疑有没认真习过四书五经,懂不懂敬尊长!”

        褚元墨的神色当下便变得乌泱乌泱的,转回身冷盯着褚老爷,“要讲规距回褚家大院讲,这儿是本侯的府邸,由不得任何人撒野。今儿本侯便把话一次性说了,本侯的夫人便是府内规距,谁若坏了或是触犯了这道规距,军法伺候,受不得这规距便回褚家大院,那儿有亲人等着你们。”

        这一番话已是相当于珞青晏甫嫁进来便确立了无可动摇的主母地位,便是褚老太太都不能给她甩脸色,更别说看不惯她的褚夫人脸色有多难看。

        珞青晏听了他这番话内心甚为震撼,原本只是相信了李嬷嬷说他挺维护她,如今亲耳听到,彻底相信他的确是在护她,并给了她在府内绝对的权力。

        她甚想知道,他如此做是如何想的。

        见所有人都不敢吱声,珞青晏心中已了然,他的军威已渗入了府中,令府内无人敢造次。

        被庶子压在头上的滋味,不好受吧。

        “褚元墨你这个逆子,早知你今日如此,不若当初一出生掐死你来得痛快,省得今日目无长辈,残害手足!不把我们逼死你便不甘心是不是!”

        砰!

        褚老爷吼完立马砸了珞青晏所敬的茶盏。

        “媳妇初为人媳,确有不懂之处,但现在到底是谁不懂规距礼仪还用说吗?”珞青晏声音淡然,却令人感受到她言语中的凉意,“什么叫活人不敬敬死人?常言道死者为大,逢年过节你们未敬列祖列宗吗?不说逢年过节,你们还不是将列祖列宗的牌位安在祠堂供着。”

        “侯爷的生母孙姨娘已逝便是死者,死者最大,先敬孙姨娘有何不对?坊间有句话叫‘养母大于天,生母小于边’,据媳妇所知,侯爷的生母养母都是孙姨娘,这茶理应先敬孙姨娘。”

        “你说这话便不对了!”褚夫人不服气跟着呛声,“孙姨娘死后不是我们养着他,他能有今日吗?早饿死了!”

        珞青晏嘲弄的微扯了扯唇角,“褚夫人可是未意会我媳妇之意,孙姨娘是在侯爷十岁那年去逝,侯爷十五岁成为九皇子骑射师父,而此间五年媳妇不明其中情况,因此并未说侯爷未受褚夫人您一滴水一粒粮,便是受了也还了。”

        “侯爷拿命挣下这座大宅子之时他尚在万里之外的战场浴血杀敌,而你们却先住上了,还挥霍着他的俸禄与各项贴补,不是他,你们能住大宅子过滋润日子?不是他,你们出门脸上能有光?别人会高看你们一眼?媳妇说先敬孙姨娘再敬您,并无不对之处。”

        “再者,方才侯爷说我媳妇是府内的规距,媳妇说先敬孙姨娘便先敬孙姨娘。”说罢看向褚老爷,“单凭您方才辱骂侯爷之言便是触犯了我媳妇这道府规,军法处置少不得,但念您是初犯,今日又是侯爷与媳妇的新婚头日便不计较。”

        褚老爷脸色又是黑又是青交错着,最后看向站在她旁边闷声不响的褚元墨,指着他火冒三丈怒道,“你这个大逆不道之子,老子告你不孝!”

        褚元墨仍旧不打算吭声,继续当哑巴。

        原本他只想着珞姑娘适合主母人选,未想,竟是块镇妖之宝。

        欺她不通本朝律法?

        珞青晏淡淡一扯唇,“褚老爷——”

        “你叫我什么?”褚老爷瞪她。

        她有礼轻轻一笑,“出嫁从夫,侯爷如何称呼您,我媳妇便如何称呼您。”

        褚老爷一噎。

        褚元墨则是暗挑眉,这小女子私底下将他查得还挺细。

        “《礼记》曰“礼不下庶人,刑不上士大夫”,褚老爷是文人应懂此义。”珞青晏道,“您及您之母之妻妾均为庶人,侯爷贵为爵,庶人以下犯上,按本朝律法应处刑,重者处死刑;便是侯爷要用刑也不在刑书,在八议轻重。”

        “家族刑法又以准五服以治罪,直系尊亲属对子孙有教养扑责的权利,殴、骂、杀、伤均为无罪,子孙若无过失,直系尊亲属超出训责之范围须负刑律之轻责。但侯爷并无过失,且他贵为侯爷,褚老爷您方才辱骂侯爷,应处以刑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