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宠臣的一品福妻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家有丑妻,如有一宝

第一百八十一章 家有丑妻,如有一宝

        这一番话字正腔圆讲得铿锵有力,中堂之内鸦雀无声,如今个个心里都对这个新嫁入府的侯夫人另持看法。

        她是名声不好了,样貌丑陋了,可她肚腹里的墨水香着呢!

        “老三媳妇,你快去给孙姨娘敬茶罢,莫误了时辰。”褚老太太纵有再多不悦,仍旧及时开了腔缓解气氛。

        珞青晏看向褚老太太,冲她微微一笑,盈盈微福身后,转身面向褚元墨,褚元墨抬起一掌轻拢了下她肩头又移开

        “走吧,夫人。”

        二人同时迈开脚往中堂外走。

        他们一走,褚老爷褚夫人纷纷骂褚元墨珞青晏。

        褚老太太一拍桌案,怒视他俩,“还嫌不够丢人是不是?要自取其辱你们倒是追上去讨骂啊!看你俩谁斗得过她那张被墨水浸过的嘴!”

        话一落,褚夫人率先看向私塾先生褚大郞褚元堂。

        褚元堂立马别开眼看别处,打心底里压根不想蹚这浑水。

        韦姨娘屋的更加不作出头鸟。

        “夫人口齿伶俐,出人意料。”前往离院的路上,褚元墨低声说。

        “并非妾身生来口齿伶俐,只是读了些书,它们能让妾身腹中有墨水,墨水便成了口齿伶俐。”珞青晏谦虚道,“不知侯爷可读过前朝王朱所写的《神童诗》?”

        褚元墨微想了想,“略知一二。”

        “其实妾身最中意的一首,是本朝宋正中所写的《励志篇》。”珞青晏笑道,也是楚二哥喜欢的。

        褚元墨侧头看她,想起前生黄口时期挥墨写过,后来,科考之前也曾挥墨写下过。

        “夫人不妨念来听听。”

        珞青晏倒未想他一介武夫会有兴致听文人的诗词。

        差些忘了,九皇子说过,他也曾是个秀才。

        念的时候,珞青晏脑海里浮现的是楚二郞生前留下的那笔墨,他丰膄圆润且清逸的字迹就在脑海里。

        “夫人可知……”褚元墨听罢良久后才开口,“本朝重文抑武便是由此而来。”

        珞青晏很是诧异的抬头看他,“妾身不知。”想到他是兵马元帅定然知晓,转而一笑,“侯爷带兵多年,会知道也不足为奇。”

        褚元墨侧头看眼她,未再说话。

        未久来到离院。

        珞青晏看这间院子地域宽广,比听青院尚要大上些,猜测定为主院,这一想,心下很是惊讶的抬头看已走在前面几步的挺拔背影。

        来到孙姨娘的牌位前,褚元墨与珞青晏双双上香、敬茶。

        离开时,褚元墨问她,“有一事还请夫人解惑。夫人维护为夫是出于何意?”

        “侯爷不也有维护妾身吗?”珞青晏含笑看他,“侯爷待妾身如何,妾身便如何回馈侯爷。莫非妾身意会错了,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并非如此?”

        褚元墨看着她的眼神微微沉,良晌重新迈开步子,“夫人并未意会错。”

        她并非他想娶之人。

        原本只想着既娶了她,便不会让她受伤害受委屈,终有一日会送完整无暇的她出府,可如今想想,在此期间这般相处亦非坏事儿。

        跟在后边的李嬷嬷,真心希望着他们能越来越和美,笑着插了句话,“侯爷,夫人,有句老话不晓得侯爷、夫人可听过?”

        褚元墨与珞青晏双双侧身回头看她。

        李嬷嬷自袖口中抽出张字条,打开后展示给他们夫妇看——家有丑妻,如有一宝。

        “侯爷,此乃祥瑞之意。”

        褚元墨的视线自字条上的“丑妻”二字移到李嬷嬷老脸上,忆起昨夜自己说过的话,突而觉得她很是机灵,嘴巴不能讲便用写的。

        倒是珞青晏,一看那字儿便是绿妮子写的,不由看向绿妮子,绿妮子极为投了个极为无奈的眼神给她。

        夫人,奴婢是被李嬷嬷昨夜逼着写的。

        正想着,一道阴影俯压下来,惊得珞青晏猛转头,褚元墨的脸庞在眼前放大,她瞠大杏眼怔怔看他,心跳陡然失控漏跳一拍,连呼吸都放轻了许多。

        褚元墨只专注于她左脸那道伤疤印子极深的狰狞印子,好一会儿直起身躯。

        “会好的。”

        珞青晏:???

        二哥的药都未能保证好全,他为何说会好的?

        敬完长辈,褚元墨让珞青晏回房再补一觉后便离开了房间,珞青晏确实困,卸了薄妆便补眠去了。

        到了辰时中,褚元墨与珞青晏携礼品拜岳丈岳母家的门。

        珞夫人趁机问李嬷嬷昨夜的情况,李嬷嬷一心想珞青晏与褚元墨能同心同德过好日子,遂只挑好的说,安珞夫人心,听说楚侯甚是维护女儿,珞夫人高兴不已,最后才将珞青晏叫去说些私话。

        说完了女人家私话,珞青晏便问起珞大郞珞青崖去向。

        “你大哥昨日送了你出嫁便又出京了。”

        珞青晏一听颇为气恼,“昨儿女儿有让大哥等我回来的,他都答应了的,言而无信!”

        “你大哥如今忙着呢。”

        “不就是个榷易署嘛!”

        “除此之外,你大哥还兼任提举市舶司,你爹爹说,若政绩好,明年可提回京,如此咱一家人便都在京里了。”珞夫人道。

        珞青晏听了,想到珞君山才是幕后掌权者,不冷不热道,“回京作甚?这可是肥差呐!”

        听她语气阴阳怪气儿的,珞夫人皱眉,“那可是辛苦活,俸禄都没几个哪算什么肥差,你大哥素日里来信都给你交子,定然是省下来的,娘我还贴补他呢。这明年若能顺利提回京,还得赶紧将你大哥那对青梅竹马的亲给结了。”

        “那自然好。”珞青晏笑道,“大哥成了亲便到二哥了!”

        说到二郞,珞夫人便头疼,“你二哥野得紧,也不晓得他心里如何想的。”

        珞青晏率先想到的是十里香的肖行首,试探性的问,“二哥若不中意名门闺秀呢?”

        “不中意名门闺秀他中意哪样的?”珞夫人晓得他们兄妹俩向来感情好,便问她。

        “呃……”珞青晏顿时语塞,随口胡掐,“指不定二哥中意与他一般懂医术的。”

        珞夫人闻言略一思索,两眼一亮,“晏儿,你上回不是说林五姑娘懂推骨术嘛?”

        “啊?”珞青晏一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