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老祖真的是太牛了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章 且慢!

第一百四十章 且慢!

        就在同一时分,秘境之外,湖心岛上。

        陈默看着手上刚刚花了一百经验值换来的秘境手令,心想:有了这手令,进入秘境不成问题了……

        下一刻,陈默便听到天空中有人叫道:“手令!在他那!”

        那是栋梁会的一个领事,他那似鹰眼般的目光,盯向陈默,他身后站着的是十几位栋梁会的会员。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陈默的手上,那散发着流光的秘境手令之上。

        为首的一名栋梁会牛欢喜境高手,他十分警惕而紧张的看着陈默。

        “甄前辈,秘境手令怎么会在你的手上!”

        陈默说道:“我要说,是它自己跑到我手上了,你信吗?”

        而与陈默仅二丈远的湖岸,一个灰衣青年则是木住了,他的脸色震惊:“他的手中怎么会有手令?手令在我手上的灵戒才对啊?”

        他的神识探进了灵戒中,才发现里面空空如也。

        “什么?不见了?怎么可能!”

        他惊呆了:“怎么不见了?难道他手上的手令是真的!?怎么可能?怎么会飞到他的手上呢?我都还没有开始嫁祸他!”

        众人都紧张了起来,以审视的目光盯着沉默,那栋梁会的领事高手则沉声道:“前辈是太子敬重之人,我相信前辈不会是指使刺客偷走手令的人,但是还请前辈交出手令,然后随晚辈回太子那里,将事情说清楚!”

        这甄前辈,可是一位深不可测的大高手。据说连会内的钟老,也曾败在他的手下,若是他当真是心怀不轨,那可就麻烦大了。

        陈默一摊手:“好,你相信老夫便好,老夫要这秘境手令有何用?诺,给你便是。”

        说着他便抬起手,将秘境手令递了过去。

        那栋梁会强者见状,连忙小心翼翼的走了上来,想要拿回手令,其他人也纷纷围了上来,不过神色都有些紧张。

        也不由得他们不紧张,这甄前辈,可是一位深不可测的大高手。据说连会内的钟老,也曾败在他的手下,若是他当真是心怀不轨,那可就麻烦大了。

        “宿主小心,手令要爆炸了。”系统的声音蓦然响了起来。

        那人的手指碰到秘境手令的那一瞬间,陈默心中忽有所感,眼皮一跳。

        骤然间,手令之上,一道道繁杂的纹路亮起,紧接着,一股强大无比的能量波动从上面传出。

        陈默面色一变:“小心!”

        然而已经晚了,他的话才刚刚脱口而出,秘境手令便轰然炸裂开来,威力之大,简直犹如上万斤火药凝聚在这小小的手令之中,在这一刻猛然爆裂。狂暴无比的火焰和冲击波,化作毁灭一切的破坏力量,肆无忌惮的朝着四周扩散开来,一瞬间便将陈默,以及周围的众人都笼罩其中。

        在爆裂的一瞬间,陈默身上洁白的长衫,已然化作了黑白相间的八卦法衣,闪烁着宝光,一轮大日也在他脑后浮现,接着他整个人都被火焰吞没。

        这一下的力量着实强大,毫无准备之下,就算是陈默也被生生轰退数步。

        好在他反应迅速,及时开启了原形法衣,让法衣的防御力达到最大,加上夏日当空,才完好无损的将这一击解了下来。

        而当火焰散去,眼前的画面浮现,陈默的脸色也沉了下来。

        只见地面上出现了一个足足有十余丈的焦黑巨坑,而坑中,栋梁会的十几人横七竖八的躺了一地。

        连陈默都被轰退数步的攻击,这些大部分都才牛叉高阶的栋梁会高手,可想而知根本不可能扛得住,此刻几乎都已经变成了焦黑的尸体,还有不少直接被炸成了几段,画面惨不忍睹。

        只有那牛欢喜境界的高手还有一丝气息,但他也浑身被烧的焦黑,血肉模糊,难以动弹。

        尽管他在众人之中修为最高,但是他同样是距离爆炸最近的,和陈默一起在猝不及防下几乎承受了大部分的力量,此刻即便还有一口气,也已经离死不远了。

        陈默的眉头皱了起来:“系统,你阴我?”

        系统解释道:“偷走秘境手令的人,在里面放了爆炸符文,刚刚被炸死了。宿主,这只是一种历练,如果宿主连这小小的难关都过不了,那就太让本系统失望了。”

        陈默吐槽道:“行,你牛逼!”

        就在这时,天空中传来一声暴喝。

        “好一个奸贼!”

        一名枯瘦老者出现在半空之中,面带寒意,浑身缠绕着电光,眼含煞气的注视着陈默。

        一股令人畏惧的气息,从天空坠落,仿佛化作万斤重担,要将人生生压垮。

        这犹如雷神般的老者,正是之前曾经见过,大梁皇宫的守护者,牛尊境大高手西门破岳。显然是之前梁承志让人回皇宫求援,请来了这位牛尊境强者。

        这一声暴喝如雷霆炸响,随即风声急啸,陈默面色凝重,看着西门破岳,说道:

        “看来现在,就算老夫说,不是老夫做的,你也不会信咯?”

        西门破岳冷冷道:“是不是你做的,本座自有分晓,现在,你还是束手就擒来得好。”

        一时间,天上的西门破岳,和地上的陈默,相对而立,气氛霎时间便紧张起来。

        “且慢!”

        就在这时,几道光芒急速飞来,停在了西门破岳的身边,为首者正是梁承志,他身后则是栋梁会的薛望山,钟老等人。

        梁承志看着陈默和西门破岳二人,连忙叫道:

        “西门前辈,且慢!一定有什么误会!”

        薛望山等栋梁会高手望向陈默手上的手令,眼神顿时警惕起来。

        他们和陈默说到底并不熟,也没有梁承志那般对陈默的崇敬,此刻自然便对陈默产生了怀疑。

        “甄获,想不到竟然是你!”钟老冷声喝道:“你到底有何阴谋!”

        梁承志却是不相信陈默会是凶手,急忙道:“西门前辈,我相信甄前辈并非此等人,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还请莫要冲动!慢慢清查为好!”

        天空中的西门破岳目光一闪,忽然伸手一抓。

        从焦黑的坑中,一点黄光飞出,落在了西门破岳的手心。

        那却是一块手指大小的碎片,看模样正是手令的一部分。

        秘境手令并非寻常材质所造,在方才那样剧烈的爆炸之下,竟然还留有残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