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真龙凶猛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一章 佛能忍,蛇不能忍(求订阅)

第一百零一章 佛能忍,蛇不能忍(求订阅)

        “出来吧,我们谈一谈。”

        菩萨走到村口,对着浓雾道:“你虽隐遁了身形气息,可贫僧还是能看到的。”

        安静片刻后,浓雾中传来一阵怪笑。

        “喋喋喋……菩萨果然慧眼。”

        伴随着怪笑声,一条怪蟒从浓雾中探出头来。

        木吒目光猛的一寒,抄浑铁棍就想往上冲。

        “惠岸!”

        菩萨喝住木吒。

        “就是你在暗地里耍弄手段……”菩萨眼睛盯着敖辰,瞳中隐隐有些冒火。

        其实菩萨一点都不想阻止木吒,甚至都有自己抄棍子上去的冲动。

        但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不谈判已经不行了。

        真要是逼急了,菩萨不是不能出手。损一些佛门气运,好过取经圣僧失贞。

        可现在强迫三藏的不是蟒妖,而是那些昏了头的村民。

        即便蟒妖不对三藏做什么,那些村民也不会轻易放走三藏。

        之前的敌人是妖,现在的对手是人。

        三藏真经最终要救赎的是凡人,佛门眼睛盯着的也是凡人。若是在取经时殃及凡人,便等于和凡人结下因果。别说动手抢人,连显圣之事都不能随便做。

        其他事偶尔越线无妨,唯独这条底线不能碰触。

        当初长安真龙显圣,明摆着和佛门作对。之所以佛祖一直没什么表示,不是真的一点不当事,而是实在不能做什么。

        还有在猴子脱困之初,安排佛门六根的劫难,打杀那六个强盗。搞个仪式只是其一,更也是由此敲打猴子,提醒他别随随便便打杀凡人。

        “你究竟是谁?”菩萨打量敖辰。“这样的心计和手段,贫僧实难相信你是寻常妖魔。”

        菩萨法眼之下,并没有看出什么问题。但说不出为什么,总感觉哪里有点不对。

        敖辰哑着嗓子道:“本大王是谁并不重要,关键在于菩萨作何选择。”

        菩萨问:“你要贫僧选择什么?”

        敖辰回道:“是要那玉龙三太子,还是要那唐朝和尚。”

        菩萨道:“此二人皆是佛祖拟定取经人选。”

        敖辰道:“如果菩萨这样说,便是放弃了那和尚。”

        菩萨眼神冷冽了许多:“贫僧慈悲为怀,但并不缺降魔手段。你这般要挟,真觉贫僧不会破杀戒吗!”

        敖辰不以为意,嘿嘿一笑。“菩萨想要擒杀于我,只在弹指之间。可那三藏法师的还俗仪式,应该也不会慢上多少。”

        木吒惠岸法力鼓荡,几乎又要按捺不住。

        但观音菩萨反而平静了下来,再不见丝毫的情绪。

        之前被这怪蟒背地里算计,是处处碰壁时时心塞。做什么事情都不痛快,还不知道敌人的身份和目的。

        但现在双方面对面,很多想不通的东西都渐渐清晰起来。哪怕依然有些受制于人,却总算是终于有了头绪。

        菩萨思索了片刻,问道:“若是贫僧选择三藏,当如何做?”

        “简单,就要菩萨一句话。”敖辰道:“只要菩萨说,与敖烈的因果就此了结,我便驱散那些村民,救下三藏法师。”

        菩萨眼中异色闪过。“你果然是龙族。”

        敖辰道:“菩萨,您跑题了。”

        菩萨沉默少许,又道:“了结敖烈的因果不难,可你和佛门的因果,又当如何。”

        敖辰笑了笑:“这同样是另外一件事,现在还不需要考虑。就当下的情况而言,好像也没时间去考虑。”

        菩萨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没有继续开口。

        因为这条蟒妖说的很有道理,现在没工夫考虑其他的。

        就在与蟒妖对话的时候,三藏那边的情况越发糟糕。求救声断断续续,“将贫僧裤子还来”这样的字眼,是越来越频繁了。

        “好,我答应你。”菩萨长长吐了口气,缓缓:“自今日起,佛门与敖烈的因果,就此罢了。”

        菩萨说完之后,没有丝毫异象产生。但已经身在远方的敖烈,却感觉浑身一震。似乎有什么束缚,从身上脱离了出去。

        “多谢菩萨。”敖辰点了点头,身体重新隐入雾气当中。

        过了不大一会,村外的雾气突然开始躁动。正忙着招女婿的村民们,也一个个的惊叫起来。

        “蛇爷爷,您这是做什么?”

        “啊,不要啊……”

        在村民们的惊叫之外,更有一个凶暴的声音咆哮。

        “好一群愚民,竟敢对圣僧这般无礼……本大王本来只是无心之举,却没想到目睹这般丑恶的一幕……是可忍孰不可忍,佛能忍蛇也不能忍……哇呀呀,都给我闪开……圣僧莫怕,菩萨不救你,本大王来救你了……”

        跟着噼里啪啦的一顿杂响。

        菩萨纠结郁闷,木吒咬牙切齿。

        什么叫不要脸,现在总算是见识到了。

        乱哄了一会之后,一阵大风忽然掀起,雾气瞬间被吹散。村民们更是被吹的东倒西歪,连眼睛都无法睁开。

        待在看清后,三藏法师已经消失不见。

        一同消失不见的,还有那条怪蟒。

        “师父,就这么放过他了?”木吒看着落到身前的三藏,眼中依然带着怒火。“如此无耻的妖怪,怎能容他这般的猖狂。”

        “那不是普通的妖怪。”菩萨道:“先前他在雾中若隐若现,分明是故意让我瞧见。了结敖烈因果后,顷刻之间便不见踪影。单就这隐遁的本事,几可以说是在贫僧之上。”

        木吒吓了一跳。“怎么可能?”

        菩萨道:“世界广大,大神通者数不胜数。你修为尚可但性子急躁,当以此事为戒。”

        木吒垂首:“敬遵菩萨教诲,弟子记下了。”

        菩萨又道:“此事是贫僧棋差一招,但敖烈之事并不算结束。西行的路,还很长。”

        木吒眼睛一亮,忍不住问道:“师父,您莫不是已经有了其他安排?”

        菩萨承认。“有。”

        木吒急问:“是什么?”

        “刚说过你急躁,这么快便忘记了?”菩萨瞅了眼木吒,道:“在问其他事情之前,你是不是先帮三藏把衣服穿一下。”

        “是……”

        ……

        菩萨向敖辰做出了妥协,悟空也结束了在天庭上的巡游。

        太白金星送走猴子,立刻返回凌霄殿去见玉帝。

        此时众仙已经各回府邸,唯有玉帝仍在座上等着太白金星。

        “陛下。”太白金星启奏道:“那猴子已经打发走了。”

        玉帝看着太白金星:“猴子好打发,那条龙呢?”

        太白金星尴尬道:“臣确实不察,被他算计了一次。但这种事确实不好防备,臣总不好时时刻刻去堵他的嘴。”

        玉帝皱眉问:“就这样?你只想到这些?”

        太白金星有些不解,但还是道:“今次之事虽然添些麻烦,但并没有什么大碍。臣愚钝,若有疏漏,还望陛下指点。”

        玉帝道:“朕不确定那龙在算计什么,但绝对不会到此为止。既然提到了你,后面必然还有别的事。”

        “别的事……”太白金星仔细想了想。

        “与那龙有关的,无非就是龙族和大唐。自敖闰自囚于西海后,龙族比之前更加安分。大唐那边也没别的事,就是李世民要搞个祭天……诶?”

        太白金星突然想到什么,恍然道:“陛下是指大唐龙府的祭天大典?”

        玉帝点头:“正是此事。”

        太白金星不解道:“此事臣亦有所知,但和那龙应该没什么关系吧。”

        “没关系?”玉帝似笑非笑:“龙府给你立了像,要封你做护法。这么大的事,怎么会没关系?”

        太白金星无奈道:“陛下,就是个虚名,可算不得什么。”

        玉帝表情严肃了一下,道:“现在是虚名,以后却未必。朕有些怀疑,那李世民是想借祭天大典,行封神之举。”

        太白金星先是一惊,但认真思索了下,又摇头道:“唐皇只是凡间的人王,并无资格敕封仙神。即便给个名分,也是当不得真的。”

        玉帝道:“朕也想不到会有什么漏洞,可总觉得内心不安。若是你没别的事,祭典之日还是去看一看吧。如果真发生什么事情,也免得措手不及。”

        “臣遵旨。”太白金星觉得无所谓,反正去看一眼也不浪费什么时间。

        玉帝想了想,又道:“道门最近多有不满,总觉得朕对佛门太过忍让。此次下凡办差,不妨找上一个与你同往。”

        太白金星先是怔了一下,但很快便明白了玉帝的意思。

        大唐现在是佛门关注的重心,可天庭方面却一直没有表态。正好借李世民这个似是而非的祭天大典,稍微释放一点点信号。让道门的人知道,天庭也是在做事的。

        而且大唐那边,却确实需要敲打一下。需得让那些凡人和龙族明白,天庭的便宜没那么好占。

        若凡间皇帝擅封仙神,天庭可以不予理会。但以道门的原则性,绝对不会眼睁睁看着。

        玉帝一个简单建议,把道门和大唐一起算了进去。

        “陛下英明,臣这边去办。”太白金星道:“若是可以的话,臣想请太乙雷声应化尊同往。”

        “王灵官?”玉帝思索片刻,点头道:“好,朕即刻下旨。”

        ……

        《大唐西域记》,见“作家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