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真龙凶猛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三章 大唐护法,守山大神(三更9000求订阅)

第一百零三章 大唐护法,守山大神(三更9000求订阅)

        “黑兄,魏大人,别来无恙。”敖辰打了个招呼。

        魏征和黑熊精一起扭头,见敖辰那庞大的龙躯从雾气中遁出。

        小白龙和小鼍龙就好像两个保镖,一左一右的跟在敖辰身后。互相呲牙瞪眼睛,好似在争宠一样。

        “龙君,你总算是来了。”魏征好像都要哭出来似的,激动的神情比小白龙还要严重,起身就要往敖辰这边跑。“陛下有话让我转呈。”

        “有话一会说。”黑熊精只是对敖辰点点头,便又揪住了魏征。“别跑,先下完这盘棋。”

        魏征道:“国事为重,日后再下。”

        黑熊精摇头:“不行不行,你不陪我下,我便去找李世民。”

        魏征瞪眼:“你……”

        “你什么是你!”黑熊精眼睛瞪的更大:“你若是不陪我,我就住到李世民的寝宫去。让他白天黑夜的陪着,你能拿我怎地!”

        魏征立马就怂了。

        他不怕死,只要不再陪这臭棋篓子下棋,被吃了都无所谓。

        但是不能不在乎皇帝,不能不在乎大唐。

        如果让李世民沉迷于熊色,那他就是大唐的罪人。

        看魏征抓狂的样子,还有得意洋洋的黑熊精,敖辰也是一阵无语。

        敖辰劝道:“黑兄,此时确实有要事相谈,棋可改日再下。”

        “什么事比我下棋重要?”黑熊精大脑袋摇晃:“你们大可以一边谈,一边让魏老儿陪我。”

        “可以啊,只要黑兄愿意听。”敖辰扭头示意了下,让小白龙和小鼍龙暂时回避。

        两保镖显然很识趣,同时抽身后退。

        小白龙很贴心的张开一道隔音壁,示威似的冲小鼍龙呲了呲牙。

        小鼍龙不甘示弱,甩着大尾巴围着在院子周围巡逻警戒,就好像一个大号的卫兵。

        敖辰懒得理会这俩货,直接对魏征道:“魏大人,此次祭天非同小可,天庭和灵山必然会有所反应。如果我预料没错,他们应该都会派人前来观礼。”

        黑熊精本来对谈话内容没兴趣,正拉着魏征在那摆棋。听到天庭灵山的字眼,耳朵顿时立立了起来。

        “天庭和灵山?”黑熊精插言问道:“一个祭典而已,怎么会惊动这两个?”

        “因为要敕令封神。”敖辰回答的很痛快。

        敖辰这事没想瞒着黑熊精,更别说有些事还得指望着黑货。

        黑熊精沉默片刻,突然抬屁股站了起来。“突然好困啊,我得回去睡一觉。有事你们先聊,本大王就不陪着了。”

        “黑兄且慢。”敖辰忙拦住黑熊精,眼神颇有几分玩味。

        这黑厮脑子不是特别灵光,但大事上粗中有细。大唐龙府只是他的安乐窝,绝不会轻易把自己埋进来。如果祭天之日出现什么变故,这货绝对第一个跑路。

        不过既然已经诳来了,再想走只怕没那么容易。

        “黑兄不是外人,所以我不会瞒你。”敖辰道:“祭天只是由头,主要是为了敕令封神。黑兄实力堪比太乙金仙,这神位自然不会少了你。”

        “你休要诳我。”黑熊精摇头晃脑:“李世民虽然是真龙转世,但只是凡间的人王。弄个小名头玩玩可以,正经的神位他可不行。”

        敖辰道:“人王不行,人皇却可。”

        黑熊精怔了一下,又摇头道:“人皇需有教化万民之功,李世民差的远呢。”

        “黑兄大才,所言丝毫不差。”敖辰小小捧了一下,又道:“但是方才所言,亦非虚假诓骗。若是黑兄不信,你我可打个赌。”

        “什么赌?”黑熊精问。

        “就赌能否为黑兄敕封神位。”敖辰道:“如果敕封成功,黑兄便坦然受封。若是敕封失败,黑兄但有所求不可不应。”

        黑熊精想了想,不觉得自己有什么损失。不妨留下来看一看,有意外大不了再走。

        “赌一赌不难,但你如何保证?”黑熊精问。

        敖辰做大义凌然状。“君子一诺,重于千钧。你我的情义,一身的傲骨,难道不是最好的保证?!”

        黑熊精肃然起敬:“说的好,是本大王错了。”

        敖辰知道,这些话也就是暂时安抚住黑熊精,他心里未必就真的信了。

        但也不用担心,只要黑熊精接受敕封,这个强力打手就跑不掉。

        暂时稳住了黑熊精,敖辰又转而对魏征道:“魏大人,如今祭天封神在即,盯着大唐的眼睛会很多,我去见陛下多有不便。有很多事情,只怕需要你帮忙通传一下。”

        “此事正要禀呈龙君。”魏征道:“陛下言,龙君不来,便由他主理负责。可龙君到了,便一切以龙君的吩咐为主。若是有什么安排,陛下定然会照做。”

        敖辰点了点头,没有推辞:“既然陛下如此信任,那我便却之不恭了。”

        原本敖辰就打算自己来安排全部事宜,就算李世民不主动放权,他都主动去要。

        毕竟要策划的事情,着实是有些大条。

        上次灭斩龙台,算是给灵山大和尚来了记背刺。但是这一次,是明目张胆的要拔塔,入侵野区抢资源了。

        ……

        敖辰在这边制定传达战术,天庭和灵山也如他所料有了动作。

        几天后,祭典之日。

        云端之上,两道仙光御风而行。

        一为太白金星,一为王善王灵官。

        “老星君,陛下究竟是什么意思?”王灵官皱着眉头:“凡人的祭天之礼,又何必需要你我前去观礼。”

        太白金星道:“灵官虽然少问外事,也当知道大唐龙府之事。那唐皇李世民在龙府给我也立了个牌位,若不去看一看陛下怎能心安。”

        王灵官摇了摇头:“老星君德高望重,凡人祭供香火实属平常。即便大唐龙府有些特殊,也没什么要紧。”

        太白金星笑道:“我的灵官大人,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若是你不随行走这着一遭,只怕老君又会有话要说了吧。而且看你的样子,老君应该已经有所交代才是。”

        王灵官表情不自然了一下,道:“我虽是道门出身,但亦是天庭臣子。不管旁人如何想,我既不会背叛道门,也不会对陛下不忠。”

        太白金星叹了口气:“要是其他人也像你这样想,那就好咯……”

        在玉帝和太白金星的概念里,天庭是三界的天庭。可是天庭相当一部分仙神,更认为天庭是道门的天庭。

        内部的两种声音,使得天庭有些分裂。王灵官更倾向于道门,但又不愿意冒犯玉帝的威严。日子过的久了,隐隐有成为两派纽带的意思。

        太白金星没打算拉拢王灵官,话语点到即止,继续慢吞吞的驾云前往长安。

        ……

        在另一个方向,也有两道金光在奔向长安。

        观音菩萨和木吒惠岸。

        不过这次菩萨并不是踩莲或是亲自驾云,而是坐在一只异兽的背上。

        这兽外形和犬有些相似,足下生出莲花火焰,身上带着道道金线似的纹理。

        神兽,金毛犼。

        “菩萨,不过是一次祭典而已,一定要去看吗?”木吒惠岸很不理解:“三藏虽然已经重新上路,可那条蟒妖毕竟是逃了。若是不照应一些,只怕又会生出事端。”

        “此行正可去确认一下。”菩萨道:“若是如为师所想,蟒妖此刻应在长安。”

        木吒对菩萨问道:“您还是怀疑那蟒妖是龙族?”

        “至少有一半的可能。”菩萨道:“但此行并非为蟒妖,而是为那玉龙三太子。”

        木吒道:“弟子正想问下此事。”

        菩萨道:“因果能解亦能结,但具体不便叫你知晓。待时机到了,你自然会明白。”

        木吒下意识的看眼金毛犼,隐隐猜到了一些。但眼中还是有些忧虑,欲言又止的样子。

        菩萨皱了皱眉:“想说什么就说,吞吞吐吐这是做什么。”

        木吒惠岸心中苦涩。

        菩萨本来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往日里对他是百般包容。可最近明显火气有点大,说什么都会挨训。

        “弟子是担心三藏。”木吒道:“之前菩萨在旁照应,尚且生出那多事来。现在只留大圣在身边,弟子总感觉不太稳当。”

        菩萨这次没有生气,反倒笑了笑。“若是此事,你不必担心。三藏前往是有一劫,但只剩有惊无险。”

        木吒问:“菩萨已经算到了?”

        菩萨道:“三藏前方去处名为观音院,他们必会有一劫。但该劫有惊无险,更会为我佛门增一护法。”

        木吒恍然:“原来菩萨已有安排,是弟子多虑了。”

        菩萨道:“非是贫僧安排,而是佛祖掐算。剩下的两个箍儿,有一个便是为那护法准备。”

        木吒先是一愣,而后恍然道:“弟子想起来了,记得菩萨说过,剩下的两个箍儿,都是给和悟空一般神通的妖魔准备。”

        菩萨点头,脸上难得显露几分笑意:“观音院附近有一黑熊精,悟空对上他也只是五五之数。刚好可叫悟空知道厉害,明白人外有人,佛法无边。”

        木吒见菩萨笑了,也跟着开心起来:“南海后山正缺一位守山大神,菩萨想必是给那黑熊精留着呢吧。”

        “不可说。”菩萨笑而不语。

        木吒识趣的没有再问,但心中还是忍不住好奇。

        “会是怎样的妖魔呢?”

        木吒生出一阵期待,只想快点结束长安之事,好去亲眼看上一看。

        …………

        《旧唐书》,见作家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