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其他类型 - 原来当神也不难在线阅读 - 第十章 上天了上天了

第十章 上天了上天了

        路离与顾寒露并没有多少行李需要收拾,家中一贫如洗,日子都过得紧巴巴的,要不然小结巴也不会瘦成这样。

        回到家中后,顾寒露抬起枕头,枕头下则是一块老旧的小木牌。

        木牌上雕刻着一朵桃花。

        据婆婆所说,这块木牌是顾寒露的父母留给她的。

        由于平日里要干活,她便不会随身携带这块木牌,怕磨损到。

        此刻倒是直接把木牌挂到了腰间。

        季知秋看了木牌一眼,确认是凡品,不过是普通的桃木制成的木牌。

        在婆婆的坟前上了香后,三人便启程出村。

        眼看着二人要被真人带走,村民们好生羡慕。

        老村长则暗自后悔,平日里为何不对他们好一些?

        年纪这么小,家中就没了长辈,多可怜呐。

        唉!早知道这样,去年小寒露来家里借米的时候,就该借她的。

        他们本就不算是紫云村土生土长的人,以后成为了修行者,怕是就彻底断了与紫云村的联系了吧?

        悔不当初,悔不当初啊!

        …….

        …….

        离开了紫云村后,路离心情大好。

        他本就有在做着离村的计划,而被一名修行者带离村庄,无疑是件美事。

        走在三人前面的季知秋,心情也很不错。

        虽然跟在屁股后头的这个小子,长得有点碍眼,但这小结巴是玄阴真体,是夫人喜爱的人才。

        我这一趟下山,带回去这么一个天资过人的孩子,夫人一定会乐得合不拢腿吧?

        一念至此,季知秋俊朗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温柔的笑容。

        或许是因为心情灿烂的缘故,他突然停下脚步,背对着少男少女,开口道:“路离,你先前问过本座,为何不带你们二人飞行。你对于御空,很感兴趣?”

        路离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天真烂漫的笑容,眼神里也挤出了深深的向往。

        其实吧,对于地球上现代社会的人来说,能飞有啥了不起的?

        只要花点钱买张机票,那还不是说飞就飞?

        在二十一世纪,物理层面上让人上天的难度,远低于生理层面上让人上天的难度。

        但修行者的御空飞行,依旧让他觉得很是新奇,想要尝试一下。

        “你且看好。”季知秋淡淡地道。

        他轻轻一拍自己腰带上的玉石,光芒一闪后,手中便出现巴掌大的纸船。

        他将纸船轻轻向上一抛,纸船便不断变大,最终有大概五六米长,悬浮于空中,离地约二十公分。

        季知秋在这个时候,还不忘给二人普及常识,道:“在修行界,每一件飞行法宝,造价都很昂贵,并非寻常修士所能拥有。”

        “飞行法宝在使用之余,还会耗损灵石,需要灵石供给灵源。因此,对于一些手头拮据的修士来说,不只是买不起,很可能连用都用不起。”

        “害!又让他装逼成功了!”这是路离得第一个念头。

        不过路离听着这话,倒是微微一愣。

        他还以为这玩意在修行界里是人手一份的呢!

        如今看来,飞行法宝就如同地球上的车,不是所有人都买得起车的。

        至于灵石,那便等同于是修行界里的流通货币。因此,飞行法宝烧的不是油,而是直接烧钱!

        季知秋的这条纸船,看着就很精致,做工十分精巧,想来也是价值不菲吧。

        季知秋看着二人的目光一直在纸船上打转,笑着道:“这条纸船出自灵宝阁,是我夫人于我寿辰之日,赠予我的。”

        这就炫耀上了!

        “羡慕啊!”路离在心中感慨。

        他自认为这一世的皮囊不输季知秋,他要求也不高,只想着去丹青门后,看看有没有单身美艳的女长老,若是有的话,倒是可以想办法攻略一下,献上自己这根嫩草!

        医生说我胃不好,要多吃软饭。

        反正又不是不付出体力劳动?

        男人靠自己的双手与一条长腿成就人生,不丢人!

        季知秋轻轻一跃,便登上了纸船,开口道:“上来吧。”

        路离跳上纸船后,伸手把顾寒露拉了上来。季知秋坐于前头,二人坐在他身后。

        “起!”季知秋手掐道诀,纸船便飞了起来。

        纸船周边有着一道很淡很淡,肉眼几乎无法察觉的屏障,挡住了高速飞行时所产生的大风。

        路离粗略估计了一下时速,感觉少说也有一小时两百公里,反正比他前世在高速路上开车时,要快得多!

        “丹青门距离此处还有一段距离,你们可以小憩一会儿。”季知秋道。

        路离点了点头,但却没闭眼。第一次乘坐飞行法宝,他兴奋极了,只顾着左看右看,哪里会睡觉?

        他觉得这种飞行模式,很爽很畅快!

        ——我喜欢在上面。

        路离扭头看了顾寒露一眼,只见小结巴脸色苍白,嘴唇也略微发白。

        “看来,是怕了。”路离猜测。

        这倒不是说顾寒露天生恐高,她是第一次上天,而且是以这种形式,害怕也正常。

        路离轻轻拉起她的小手,由右手牵着,然后左手轻拍着她的手背,轻声道:“别怕。”

        顾寒露轻轻点了点头,低头不语,那一对可爱的小耳朵倒是立马变得通红滚烫。

        她其实是有一点点招风耳的,这双小耳朵颇有几分可爱。

        ——让人想要用力地揪几下!

        越萌的妹子,抽泣时想必越可爱。

        也不知是路离的安慰奏效了,还是飞久了习惯了,顾寒露的状态有所好转。

        路离沉吟片刻后,决定还是在此刻就问出那个他最关心的问题。

        “真人,我有一事相问。”他这次的语气格外真诚,而且是发自内心的真诚。

        “你是想问你的命火?”季知秋坐于前方,依旧头也不回,一副你被我看穿了的模样。

        “正是!”路离没有否认,继续道:“敢问真人,我…….还有多少时日?”

        顾寒露本来是在边上旁听的,一听到这里,立马竖起耳朵,心跳加速,看着比路离还要紧张。

        季知秋一边操控纸船,一边平静回答道:“一年,绝对不会超过一年。”

        路离明显的感觉到了被自己握着的小结巴的小手,猛地一颤。

        他自己心态倒是还好,因为这个时间其实比他预想中要长了。

        他能看见自己的命火,此时,他的命火萎得要命,好像来张小嘴轻轻吹一下,都不需要沾染口水,那口中吐出的微弱的风儿,就能把它刺激到直接空虚。

        路离还以为只有一两个月好活了呢,没想到还能有接近一年的寿命。

        还行还行,一年能做很多事了。

        都足够让自己留下一个后代了,怀胎十月就够了,这样一算,还来得及喝完满月酒再走呢!

        可以可以!

        明明这具身体都还没开始发育,路离已经把孩子的名字都给想好了。

        这世上没有绝对幸福的人,只有相对想得开的人。

        收拢了一下自己发散的思维及自我安慰,路离继续问道:

        “真人,是不是只要我获得了法相的认可,得到修行的资格,便可延长寿命?”

        “非也。”季知秋说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