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带着仓库去大秦在线阅读 - 176 左膀右臂

176 左膀右臂

        “既然我秦国国力正处巅峰,势不可挡,那依你看,我大秦可否借此机会一统天下?倘若可以,那又该如何一统天下?”

        秦军大胜,而且胜的又是山东六国当中最为强大的赵国,韩非想要不认也不行,在看到韩非认可秦国之强大之后,李凌趁热打铁,直接追问其一统六国之策。

        两人之间话都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韩非自然亦是毫无保留,直接挥毫泼墨,很快,近千字的一篇谏言书便已经完成。

        李凌接过谏言书,仔仔细细一字一句将其读完,正准备说些什么,没想到李斯这么快就跑了回来,不过他却并没有按照李凌的吩咐搞来酒菜,反而是要李凌赶紧入宫,想来是嬴政听到前线捷报之后,又坐不住了。

        “那我就先告辞了,此书我会直接交给我王,到时候若是我王找你,你可别又有所保留啊。”

        拿起韩非的谏言书直奔蕲年宫,果不其然,蕲年宫此刻已经聚集了一大群官员武将,就连吕不韦也在场,一个个笑逐颜开。

        “太傅你总算来了!寡人得闻前线桓齮将军捷报,连克两城斩首十余万,甚是大喜,打算封桓齮将军为大上造,所有参与此战者,皆进爵一等,战功卓著者,再另行封赏。”

        “王上是不是忘了,如今军中已无爵位。”

        “啊,这...那若是无法进行封赏,岂不是会寒了前线将士的心?”

        “此事是我当初考虑不周,所以我打算再设置一套军功体系,按照此军功进行立功受奖,仅颁发军功状、赏金以及可以进行佩戴的军功章,同时立功的情况加入到以后军衔晋升的考量当中,王上以为如此可好?”

        “好,那就这样办吧。”

        看李凌如此迅速就给出了一个几乎完美的解决方案,不但可以犒劳的将士,同时还能够让所立战功随时以军功章的形式带在身上,从而更加激励士气,然后还可以避免了爵位的世袭导致财政压力过大,嬴政看向李凌的眼神愈发炙热起来。

        有这样的师傅,自己这个秦王当的真是舒坦,而且,何愁天下不平?

        也幸好师傅始终是师傅,是个不贪恋权势的超然存在,不然的话,就按照李凌这一条条的功绩算起来,恐怕用不了多久,自己就算是把秦王的位置让给李凌,也不足以封赏他了。

        “对了,蒙毅!蒙毅呢?”

        “启禀王上,蒙毅在殿外候着呢。”

        “这怎么行!快把蒙毅给寡人请进来!若不是太傅力挺蒙毅采取了这看似激进的战争方略,又岂会有如今我大秦前线之大捷?”

        命令赵高把蒙毅给请进来,紧接着嬴政直接走下王座,走到蒙毅的面前,直接当着众人的面抓起蒙毅的手放在自己手中不断拍打。

        “蒙氏家族三代仕秦,蒙老将军身兼监国一职又统领万军,护我大秦,也护寡人于风雨飘摇之中,终其一生,呕心沥血。蒙武将军为我大秦开疆扩土,血染沙场。如今,蒙恬在外统兵,大破韩国,蒙毅在内为寡人定下良策,又破赵国!实乃我大秦之幸,寡人之幸!”

        短短一席话,嬴政直接将蒙氏一族抬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但却没有任何夸大的成分在内,一帮朝臣纷纷点头称赞蒙恬蒙毅年少有为。

        李凌没有说话,转而看向了同样没有吭声的吕不韦。

        两人的眼神在空中交汇,然后相视一笑,仿佛是能互相读懂内心想法一般。

        秦国,未来几十年的顶梁支柱,有了!

        “李斯!”

        “臣在。”

        “从即日起,蒙毅就跟在你身边,你要将你所学倾囊相授,听到没有?”

        “李斯定不负王命!”

        “下臣蒙毅,跪谢王上!”

        “缭子先生可在?”

        “臣在。”

        “纵观这大殿之中,唯有缭子先生文治武功可与太傅媲美。”

        “王上谬赞,缭子怎可与夫子相及?夫子雄韬伟略盖世无双,缭子差的太远了。”

        听到嬴政居然说自己可与李凌相媲美,如今早已在秦国担任国尉的姬缭吓得赶紧连连否认,他可真的是打心眼里佩服李凌,仰慕李凌,当然也自认根本没资格与李凌相提并论。

        “缭子谦虚了。不过当下太傅整日忙于军国大事,实在是抽不开身,所以寡人想要让缭子前往皋城,亲自教导蒙恬,缭子可愿前行?”

        “缭子明日便启程前往皋城!”

        “蒙毅代哥哥跪谢王上!”

        “快起来!以后,你们兄弟二人,就是寡人的左膀右臂!”

        嬴政这话可不止是说给蒙毅听的,同时也是说给殿中所有人的听的,他就是要告诉这些人,以后,蒙氏两兄弟,他一定会重用,其他人最好不要为难此二人。

        “王上,别光顾着高兴了,我想王上应该看看这个。”

        “这是?”

        “这是我刚刚与韩非聊天之时,他所写的谏言书,王上急着叫我入宫,我就顺路带来了。”

        接过谏言书,嬴政回到王位上仔细看了起来。

        “太傅说的可是那个韩国使者韩非?”

        “没错,就是他,怎么,侯爷也想看看?”

        看吕不韦直接凑到李凌的面前,李凌总觉得吕不韦应该是有什么事情要告诉自己。

        “太傅可曾事先看过这谏言书的内容?”

        “哦,看过,这本来就是写给我的,我觉得不错,就拿来给王上了。”

        “那还好。”

        “嗯?有什么话侯爷就直说吧,何必如此遮遮掩掩?”

        殿中虽然人多,但吕不韦和李凌俩人凑在一起,说话的声音很小,旁人听不见当然也不敢凑过来听,毕竟这俩人的身份在秦国实在是太特殊了。

        “韩非可是那韩王安的弟弟,而且据老夫所知,这韩非虽在我秦国居住,但依旧还在与韩国有所书信往来,太傅你要谨慎一些才好,不能因为看中他的才华,就放松大意。”

        “多谢侯爷提醒,不过侯爷还请放心,此人还是很清楚自己该说什么该做什么的。”

        “那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