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凤啼长安在线阅读 - 第003章 青裳(加更祝陌颜生日快乐)

第003章 青裳(加更祝陌颜生日快乐)

        父亲走后,一位身材瘦小的公公躬身进来禀报:

        “晁美人,元妃在长安殿设下茶宴,请您过去商议,圣上诞辰节一事。”

        “知道了。你去回元妃,我与公主说几句话便去。”晁美人温和说完,牵着萱儿的手,进了正殿。

        李萱儿虽是大公主,可在晁美人这里是小女儿,早上行及笄礼的时候,她还悄悄抹了把泪。

        眼见女儿真是大了,这会儿见她眼睛滴溜转,又不知在想什么。

        茶宴?茶宴……

        前世,指婚那天,阿娘莫名其妙掉到太液渠里,渠水不深,可里面淤泥不少,阿娘受了不少苦,最后才被救上来。

        阿娘本就身子弱,自那次落水以后,在她待嫁的一年里,都断断续续病在床上,这才会在父亲走后,心气郁结,一命呜呼。

        可那时,自己是个不问身外事的公主,阿娘说是自己失足掉下水渠,她也就没多想。

        “阿娘,刚才传话那公公,怎么看上去有些眼生?”

        李萱儿恍惚觉得,刚才那宦官,很像后来围在皇兄身边,凌驾于他,贪婪无度的五公公之一,赵合义。

        不过那是皇兄登基后的事。

        虽说天朝的宦官之祸,杀几个公公解决不了问题,可问题就是,父亲登基后,杀了一批宦官,可为什么在皇位传承时,仍旧是宦官替他做了主?

        李萱儿一直没想通。

        “你说赵合义?他是元妃族里的堂侄,家里过不下去了,自宫后,进宫投奔元妃,他很少出来传话,怪得你不认识。”

        原来他真是赵合义,他竟是元妃的人......

        从明义殿出来,李萱儿在甬道上走着,慢慢梳理着思绪:

        拒了婚,自己也算是成全了郑颢,待他娶了卢氏,不仅自己不必陷入那剜心之痛,士族之间的平衡,会让朝堂暂时平静。

        她也有时间好好关注,自己那不学无术的好阿兄。

        前世,比她长两岁的阿兄,从父亲手上接过天朝,没过多久,便开始花天酒地,游玩享乐,不思朝政,皇权很快重新落入宦官之手。

        等到大厦将倾之时,阿兄想靠自己的力量站起来,早已回天无力。

        “刚才那个赵合义说,长安殿有茶宴,我们也去凑凑热闹。”

        李萱儿一边让婢女给自己换衣服,一边笑眯眯说到。

        木蓝正等着给公主梳头,她疑惑的问:“公主,您一向不喜欢到宫里其他母妃那里走动,怎么现在......”

        “公主,您不是说,装聋作哑,不闻不问,才是后宫生存之道吗?”木香也问。

        公主一向循规蹈矩,不是母妃这一房的事,坚决不管。今天她从树上掉下来,爬起来就冲上大殿去拒婚,这已经是匪夷所思,现在还积极管起了元妃的事。

        “今儿我心情好,而且,我只是路过看看,什么话也不说,能惹什么事?”

        换好青色襦裙,李萱儿将一条黄纱帔子挂在手臂上,娉娉婷婷出了承欢殿。

        如今尤是仲夏,暑气正盛,可走在太液池畔的长廊里,湖面上吹来的风却有丝丝凉爽。

        她们果然只是路过,李萱儿并没有进长安殿,而是往不远处的太液池引水渠走去。

        正对着长安殿,渠上有一座石拱桥,桥对面就是含冰殿,父亲夏天经常在含冰殿消暑,所以嫔妃们也爱往这里钻。

        李萱儿左右看看,水渠两边都是一人高的花墙,北岸是木槿花,南岸是迎春花,刚好挡在岸边,既好看,又安全。

        那阿娘,为何会千辛万苦,挤到渠边去“失足”?

        “我们到那边坐坐。”

        李萱儿抬手一指,好嘛,花丛后面,那么隐秘的石条凳,居然也被她看见了。木蓝赶紧过去,把帕子垫在石条凳上,让公主坐。

        “你俩也坐。”

        木蓝、木香赶紧摆手:“婢子不累,我们哪能跟公主坐一块?”

        “那你俩就蹲着,别挡着我看风景。”

        两个婢子一看,公主是认真说的,赶紧蹲了下来,心里奇怪:

        这不就是宫里的寻常景致?公主今天……咦?有人来了,还是一男一女。难道,公主是来抓奸的?

        再一细看,两人她们都认识,是刚才见过的赵合义,和元妃宫里的宫女绿萝。

        在天朝,公公可以娶妻,宫里的对食更是半公开,就算赵公公刚来不久,找个宫女搭伴,也是稀疏平常。

        再看公主,她一脸严肃,已经蹲了下来,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指指赵公公,便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们。

        木香眼尖,她凑到公主耳边悄声道:

        “好奇怪……绿萝穿的,不是长安殿的颜色。”

        公主也注意到了。

        后宫各殿的宫女服饰,款式相同,但颜色却不一样,看上去五光十色,又容易分辨是哪里的宫人。

        各殿每个季节的颜色选定了,就不许随意更换,为的是便于宫卫管理。

        长安殿用的是桃红色,显眼得很,可绿萝现在身上穿的却是天青色……公主和木香、木蓝,三人同时把目光落在公主的襦裙上:

        万寿公主最爱穿的就是青色,而内侍省,根本不会将嫔妃、公主们喜欢的颜色,让宫女们制衣裳。

        李萱儿心里腾起一团火!

        赵合义指挥着绿萝挤过花墙,又做了个“蹲下”的手势。

        绿萝有些不情不愿,还被赵合义推了一把。她只好挤过去,小心翼翼的贴着花墙内侧蹲了下来。

        不说从公主这个角度,就是从长安殿过来那条路上看,也绝不会看见花墙后面藏着个人。

        唯一能看到她的位置,是渠上的石拱桥。

        萱儿这时已经确定:前世,母亲会掉到渠里,竟是为了救那个穿着青色裙子,假扮成自己的宫女。

        她真想给自己两个耳光,这是有多迟钝,才会连最爱自己的人被害,都茫然不知。

        真是白活一世。

        萱儿正在胡思乱想,赵合义将挤乱的花墙拂了拂,见看不出什么痕迹了,转身往长安殿走去。

        “走,我们从仙居殿那座桥绕过去。”

        公主一说,木蓝两个心领神会,跟着公主,猫着腰,离开了花丛。

        仙居殿的桥并不远,若是站在桥上看,两座石拱桥,两两相望,相映成趣。

        只是现在两岸都是花树,经过春夏,正是一年中枝叶最繁茂的时候,层层叠叠、密密匝匝,隔着太液渠这个宽度,两边都互相看不见人影。

        公主站在桥对面的树影里,从木槿花丛中望去,那个穿青色衣裙的绿萝,缩成一团蹲在花墙后。

        李萱儿并不想阻止她,她要看看就后面的结果。

        只听木香紧张的说:

        “公主,长安殿有人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