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凤啼长安在线阅读 - 第005章 收心

第005章 收心

        回了承欢殿,李萱儿立刻对木蓝说:

        “你去太医署,拿些治跌伤创伤的药,再拿些吃的,趁着天黑,想办法给长安殿的绿萝送去。”

        木蓝愣了一下,不明其意。

        宣儿笑道:“刚才绿萝没有被罚,可元妃会放过她吗?回去一顿打肯定是躲不过的。她不过是个婢子,错不在她。”

        木蓝鼻子一酸,在宫里,公主向来不爱管他人闲事。现在却连长安殿里的宫女,她都能考虑周全......她的主人变了。

        李萱儿重生回宫的第一天,就遇到这许多事,她得好好想想。

        她翻翻桌上的书,都是《女则》、《女诫》之类,想起自己在寡居的二十年间,就靠郑颢那一屋子的书度日。

        郑颢看书喜欢在书头做笔记,她就顺着他的笔记指点,一本一本的看完了历朝历代的史书政要。

        不可否认,郑颢是个博学多才的人。

        只是自己太骄傲,凡事不愿多做解释,郑颢对公主这个身份又带有偏见,中间还隔着个阴魂不散的卢敏,他们两人终归走不到一处。

        不过,郑颢的书房,给了李萱儿极大的帮助。她自小有两个长处,一是读书过目不忘,二是临摹以假乱真。

        写满了笔记的书房,为她打开了郑颢眼中的世界。

        李萱儿铺开一张纸,她得给自己那个大两岁的同胞阿兄,列一张读书清单。

        父亲最喜欢的女儿是她,最喜欢儿子,并不是她的亲皇兄,那个后来继位做了皇帝的大郎李温。

        他喜欢的是,比李温小十一岁的四郎李滋。

        所以父亲给夔王李滋,配备了谏议大夫、兵部郎中等几位老师,而对长子却未做任何储君培养。

        阿兄是长子,父亲去时,四郎还未成年,再加上父亲并未立太子,规矩和偏爱,必定会成为朝堂各方势力争夺的焦点。

        若是废长立幼,四郎可以,三郎为何不可?五郎、六郎也有支持者。

        结果就是,她的四位异母弟弟,在那场争斗中夭折。

        胸无大志的阿兄,被宦官拥上皇位,很快被他们牢牢把控。宦官掌握着十八万禁军兵权,阿兄知道无法反抗,便开始了放任自流。

        父皇如何治国,她可以提醒,决策却还是在自己强势的父皇。

        可自己的阿兄年纪还轻,一切都还来得及,挽救将成为昏君的阿兄,就是挽救自己将破败的国家。

        李萱儿很快写好了书单,墨迹未干,她拿起纸来吹,听到门口有人怯生生的叫她:

        “阿姊!”

        那是比她小五岁的异母妹妹李霜儿。

        以前,萱儿不是很喜欢亲近,这些异母的阿弟阿妹。天家无父子,更别说兄弟姊妹。

        与其将来寒心,不如素来冷清。这就是李萱儿前世的处世原则。

        她一年后出嫁,弟妹都没有成年,自己在公主府受尽委屈,也再没心思回来关心他们。

        “霜儿,快进来,你来看看,阿姊刚写的字好不好?”

        李萱儿对站在门口的李霜儿招招手。

        霜儿有些拘谨的走进来。

        她已经学了几年字,只不过是停留在《孝经》之类,可萱儿知道,她后来在诗词上会有些造诣,与她的驸马作诗吟对、举案齐眉。

        黄巢占领长安称帝,屠城三日,杀尽皇族宗亲。他们夫妇,都和自己一起死在反军剑下。

        霜儿拿着阿姊写的字看看,问:“这是……书单?是阿姊要读的书吗?”

        “不是,是你长兄要读的书。”

        “对!他天天打马球,根本不读书,阿姊你要好好管管他。”

        霜儿两手叉腰,腮帮子鼓着,一看就是宫里姑姑们,管教小宫女的样子。

        萱儿将妹妹搂在怀里,才发现,妹妹身上有股淡淡的清香。

        岁月重来,如此美好。

        姊妹俩正说笑着,木蓝匆匆走了进来,她给两位公主请了安,看看广德公主,她正想出去,李萱儿叫住她:

        “直接说吧,霜儿是我妹妹。”

        “大公主,您真的猜对了!”木蓝大概是小跑回来的,脸上红扑扑的冒着汗,她手里拿着萱儿给绿萝披着的披风:

        “绿萝回去就被元妃拿来出气,狠狠打了一顿。长安殿的宫人,都不敢去给绿萝治伤。您看,您的披风也被她扔到宫外。

        赵合义是元妃的堂侄,所以他进宫不久,就开始对宫女、公公们颐指气使,元妃也纵着他。这次赵合义被打,元妃还不知有多恨咱们。

        哎,婢子多嘴了,婢子不该说这些......”木蓝想起,公主从不许她们议论宫里的人和事。

        李萱儿笑笑,看了看一脸懵的霜儿,将她拉在怀里,对木蓝说:

        “没关系,在我跟前,说了就说了,出了承欢殿不与他人议论就行。你在园子里认识的人多,以后,还要你多留意各处的消息。”

        木蓝眼睛都瞪大了。

        这还是自己从小伺候长大的公主吗?不过,这样敢生气、敢打人、关心人的公主,她好喜欢。

        木蓝又说:“我刚才是托送柴的公公,把药和食物带进去给绿萝的。一般宫女被打之后,都会扔在柴房里两天,不死,才能回房。

        林公公说,绿萝趴在地上动都不能动,还是他上的药......”

        没等木蓝说完,李萱儿动容的说:

        “奴婢都是那么惨的吗?以前我对你们过问甚少,只怕你们也受了不少苦。以后再不会了,我不会让别人欺负我的人。”

        旁边的木香和木蓝一样,对今天的公主,既陌生,又喜欢。她过去满眼感激的笑道:

        “大公主,木香这辈子都是您的人。”

        “胡说,你将来还要嫁人,还要生两个漂亮的女儿。”李萱儿也笑出了泪花。

        木香摇摇头:“大公主,您今天不是让皇上把驸马爷给退了?您都不嫁,木香也不会嫁。”

        “退……退了个什么?”

        霜儿这个小八卦,现在才知道有这件事,连忙拽着木香到一边,急着要把事情问清楚。

        李萱儿笑着摇摇头,看着三个人捂着嘴说悄悄话的背影,将那张写好的书单折好来。

        这多好啊!贴心的木香,热心的木蓝,善良的霜儿,恩爱的阿耶阿娘,全都活生生的在眼前。

        霜儿走后,萱儿想了想,又拿出一张纸,将刚才那张书单重新抄了一边。

        旁边研墨的木香歪头看看,有些奇怪的问:

        “公主写的两篇字,样子怎么有些不一样?”

        李萱儿笑而不答,将原来那张递给木香收起来,刚刚用父亲的字体写的那张,放在桌上晾干。

        “木香,明天我们到毬场去找大皇子玩,你替我准备好骑装。”

        “婢子晓得。”

        经过这一天,公主再做什么奇怪的事,木香也不会吃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