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交换人生俱乐部在线阅读 - 【0891】舞者?武者?

【0891】舞者?武者?

        樱酥就在外间工作,沈飞很容易就通过双向解波仪确认并链接上了她的手机,翻看着里面的联系人、通话记录及各种来往信息。

        就像是藤穗衣的手机一样,樱酥的手机里也很干净,干净的令人发指,这就有点不正常了。

        郝俊怀疑她像藤穗衣一样,有随时删除某些信息的习惯。

        其实郝俊刚来不久就把樱酥划进了可疑的行列,但从心理上说,实在不想把这个命运多舛的女孩和商业间谍划等号。

        樱酥年轻漂亮,女人该有的迷人性征不只体现在她的身上,还都像是被放大了一样,不要说是男人,就连女人也会不由得多看她两眼,她又非常活泼,还始终体现着“勤奋上进”这四个字,所以在公司里很有人缘。

        不过人缘好也是因为很多人不了解她的底细,如果知道她的母亲曾经是黑帮大佬的情人,或许会有很多人对她敬而远之。毕竟对于普通人来说,黑帮是不敢招惹的存在,如果那位黑帮大佬是樱酥的父亲,或许自己和樱酥交好后,什么时候能用得上这层关系。但那只是樱酥母亲的情人,这反而等于掌握了黑帮大佬的隐私一样,对自己就不见得有好处了。

        樱酥可能是因为家庭有些复杂,所以从来不谈论家里人,任凭大家猜测,即便在父亲借助权力打压那个黑帮,导致和黑帮大佬双双死亡并且母亲也离家出走后,她借酒浇愁也没有耽误过工作。

        如果不是井上适亲自做调查,也不会知道这些事情,但由于二死一出走,黑帮里能套出话来的人物也都进了监狱,井上适的深入调查就陷入了停滞,心里面的问号总是挥之不去。

        郝俊仔细回忆着自己到来后,对于樱酥的观感和印象,觉得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她:完美。

        这么完美的女人,竟然只甘心在这里做秘书?

        当然,井上适还和郝俊提到过,让他再次生疑的是,樱酥在家庭惨遭变故后,求安慰的行为有些不正常,更像是要借机投入自己的怀抱,从这方面似乎可以说樱酥想攀高枝。然而,樱酥身为井上适的秘书,和井上适的主要家庭成员大都见过面了,她明知道井上适的家庭不可能接受她,就不可能糊涂到投怀送抱求安慰,那可是借酒浇愁也没耽误过工作的人。

        因为郝俊已经对樱酥做了有罪推断,所以就要把事情往复杂里面想,要放大这个女秘书的所有疑点,猜测会不会有人针对井上适的喜好,把经过特殊培训的樱酥送过来?樱酥虽然是全方面发展的,但不可能事事精通,所以在秘书的专业性上,可能会稍有欠缺,而且因为井上适是突然放风要公开招聘秘书的,她也有可能是临时抱佛脚加强秘书方面的知识,这才在应聘时屈居第二名。

        但这个排名很有可操作性,于是幕后操纵者就决定尽力让樱酥出头。所以,井上适所怀疑的那位秘书第一人选的母亲换肾手术来得突兀,还调查到依稀有运作的痕迹并不是错觉。应该真是有人特意为其母亲安排了肾源做手术,由于一直和母亲相依为命,绝对会陪同前往,樱酥便顺序上位,成为井上适的秘书。

        沈飞觉得自己的想法和井上适的推断合而为一的话,极有可能就是事情的真相。

        他决定暗中试一下。

        他开启了手眼观天,“注视”着樱酥的一举一动,逸散出时空波,让她办公桌侧面的一幅油画的固定螺口发生了松动,发出了一声将要坠落的轻响。

        樱酥飞速一瞥,像是从办公椅上弹起来一样,抬手摁住了那幅油画。

        郝俊的眉头一挑!

        习武之人的敏锐直觉,不是一般的直觉。

        樱酥刚才那一弹一摁,一般人只会看做是反应敏捷,但像郝俊这样不同一般的习武之人,会察觉到其中的不同,那是几乎牵动了全身的肌肉变化才能完美呈现的,只有优秀的舞者和武者才能做得到。

        都知道樱酥酷爱舞蹈,走路时洋溢着一种迷人的韵律,连丝绸一般的过肩秀发都像在轻盈的舞动。从这方面说,她绝对算得上优秀的舞者,似乎刚才的动作算不得什么。

        然而,舞者和武者的反应还是有一些区别的,尤其对于樱酥这样的漂亮女人来说,作为舞者每时每刻都在尽显女人的阴柔之美,但刚才不是,那是优秀武者只求达到目的的下意识动作!

        但之前没有任何人知道樱酥会功夫,连井上适都没有调查出来。

        郝俊的眼睛眯了眯,有戏啊!

        郝俊没有马上采取什么行动,得有一个良好的机会才便于开展工作,总不能把樱酥抓起来严刑拷问吧?

        他关闭了手眼观天,崩散了时空波,双向解波仪一直保持着链接。

        郝俊再一次感到自己当初从俱乐部换来这款双向解波仪简直是赚大了,只要和电脑、手机或者他人的双向解波仪配对后,就可以用意念进行接收和发射信息,可以储存配对信息三十六组,传输的距离可以达到两万米。

        这也就意味着,对于樱酥的监控距离可以达到两万米,也就是二十公里!

        樱酥的住处距离公司只有七公里,所以郝俊可以从公司一直监听到她家里。

        而且,双向解波仪和常规的蓝牙设备配对后,不会在对方设备里显示任何链接信息,真正的神不知鬼不觉,对方一点儿都发现不了。

        这一次监听的时间可能有些长,为了避免无数不相干的声音塞进脑子里,郝俊决定暂时只设置为同步接听樱酥的电话和同步接收往来信息,等樱酥离开公司的时候再全面开启监听、监控。

        整个白天风平浪静,只不过今天开始有人议论藤穗衣为什么不上班也没有任何消息了,之前这种不打招呼不露面的事情通常不会超过一天。

        郝俊暗道藤穗衣的亲友也真是心大,到现在也没有听说打电话到公司咨询,看来藤穗衣平时和他们的联系都不密切。

        郝俊觉得这事总得解决掉才好,不能给井上适留麻烦,那将影响对自己交换穿越过程的评分。如果明天下午警方再调查不出那具毁容尸体是谁的,就应该主动联系藤穗衣的所有亲友以示关心,然后寻找无果就可以报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