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交换人生俱乐部在线阅读 - 【0899】像是你在戏弄我们似的

【0899】像是你在戏弄我们似的

        郝俊立刻催动时空波,把四个沙土人演变为五个沙暴龙卷风,缓慢的旋转着,其中一个沙暴龙卷风先把樱酥裹挟了进去,紧接着另一个沙暴龙卷风把自己裹挟进去,但都在原地旋转着。



        其它三个沙暴龙卷风分别逼近粗眉毛、大鼻子和樱酥的师父。



        粗眉毛一拳破空,距离他最近的一个沙暴龙卷风被打出一个大缺口,把他裹挟了进去,刹那间沙尘交错而行的速度变得迅猛快捷,每一粒沙子都像是锉骨利刃。



        粗眉毛顿时谨慎起来,换了三种常规方法,也没有击溃沙暴龙卷风,意识到不对劲。他立刻收起了活动手脚的心思,双掌交互扣在一起,把时空波汇聚在掌间空隙里,猛然释放,强劲的力量把旋转到正前方的部分沙暴龙卷风轰然崩散。



        尘埃弥漫间,他看到了裹挟郝俊的沙暴龙卷风还在原地旋转着,稍微松了口气,待到大部分尘埃落地,他才走了过去,沉声说道:“郝俊,这样玩没什么意思吧?倒像是你在戏弄我们似的。”



        静等了五秒钟,没人答话,意味着他刚才的不对劲得到了印证,一拳轰散了沙暴龙卷风。



        里面空无一人。



        此刻大鼻子也已经轰散了裹挟自己的沙暴龙卷风。



        粗眉毛抬起左腕操作了几下腕表似的电子装备,看着上面的小红点冷笑一声,转头对大鼻子喊道:“郝俊玩了个金蝉脱壳,看来还没意识到自己是什么处境,好像真有把握逃走似的,我先去逮住他,你把这里处理得干净些。”



        他打量了一下周围,一步就飞踏上了螺旋梯的扶手,第二步踏到了三楼的高度,第三步就飞身跃下了阁楼,朝正南方追去。



        大鼻子双掌挥出,分别把裹挟樱酥和她师父的沙暴龙卷风轰散,樱酥和她师父像两个大饼子似的贴在了墙壁上。



        大鼻子从背后拿出一把充满了金属质感的看上去却像是玩具的手枪,对着樱酥的师父一勾扳机,喷出了一个绚丽斑斓的气泡,眨眼间膨胀了无数倍,砰然炸裂,溅落到樱酥的师父身上。



        樱酥的师父剧烈的扭曲变形,像是冥冥之中有无数只大手一样,撕拉、拖拽,直到把她撕裂成拇指大的碎块。



        每个碎块里都像有密密麻麻的绚丽斑斓的小气泡充斥着,看过去如同在一口沸腾起来的大锅里疾速翻滚着。



        碎块以快得难以形容的速度互相撞击,并诡异的向里面收缩,眨眼之间,所有的碎块和气泡无影无踪了,仿佛进入了一个吞噬一切的黑洞一样,彻底消失。



        刚刚挣扎着站稳的樱酥被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当看到枪口对着自己时,连滚带爬的缩在了沙发后面。



        大鼻子抬起左腕操作了几下腕表似的电子装备,看了看上面的小红点和小绿点,放下左手,一边走向樱酥,一边说:“差点忘了问了,你们和郝俊什么关系?感觉你们的关系有点微妙啊。另外,你们的本事有点面熟,从哪里学来的?”



        樱酥从沙发后面探出了脑袋,两只眼盯住他,“你真想知道就不要往前走了,我们谈谈条件。”



        大鼻子停下了脚步,嘴角往上翘了翘,很是不屑,“谈条件?战力严重不对等的情况下,你有什么资格谈条件?”



        樱酥的神情比刚才镇定多了,“那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想知道的信息?”



        “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些。”



        “哼,你和井上适,不,和郝俊一样,都是混蛋!好像不折磨我们对我们来说就是天恩浩荡!”



        大鼻子笑了,“哦?郝俊也这么说?看来你身上真的有秘密,险些错过了。等一下!你的手在沙发后面做什么?”



        樱酥的脸上是凝固的怒意,大鼻子下意识地一边进入防御状态一边飞速后退,但巨大的冲击波从脚下爆出,客厅的地瓷下面像是埋藏了许多炸药,整个客厅的地瓷都被炸成了碎片,冲天而起,爆开了二楼、三楼的所有地板,四周的墙壁也被骤然产生的气浪冲击得四分五裂,飞溅而出!



        惊魂稍定的大鼻子有些气恼,解除了防御后,逸散时空波驱散了粉尘,看到了樱酥零零碎碎的肢体,更是郁闷。



        他立刻退到了房子外面,持枪退到了近百米外,一勾扳机,又喷出了一个绚丽斑斓的大气泡,眨眼间膨胀了无数倍,砰然炸裂,溅落到樱酥房屋的遗址上。



        整个现场诡异的扭曲变形,被炸出的大坑像是一口大锅,所有的瓦砾、木屑、沙尘、碎肉等等都像在大锅里疾速翻滚着、互相撞击着、向里面收缩着,随后彻底消失,就像是这里从过来没出现过樱酥和她的房子。



        看着闻声而来的后面几栋房子的邻居和路人,大鼻子把左腕上的电子装备设定了几下,那些邻居和路人突然就变成了表情呆滞。



        看着远处还有人持续赶来,他放弃了飞速远去的打算,“咔嚓咔嚓”地踩着被刚才的爆炸震碎的景观灯碎片,把一个坐在摩托车上呆滞的路人一把扯了下来,跨上摩托车发动起来绝尘而去。



        正在越来越陷入被动的粗眉毛已经快要火冒三丈了,他搞不清郝俊哪来的那么多手段?



        满以为是一些和在房子里一模一样的沙土人,却没想到战力值飙升的不像话,硬碰硬的接了一臂,险些让自己的胳膊断掉!沙土人却像是毫无影响。



        更夸张的是,郝俊似乎眼睛看到哪里,哪里就会出现沙土人、石头人,大的有三层楼高,小的还不到半米,多的时候二三十个一起上,而且是真正的悍不畏死,打散了后瞬间“复活”。



        粗眉毛防不胜防,疲于应付,还不敢硬碰硬了,多耗费了不少体能。



        更让他上火的是,那些沙土人、石人被他打散后,飘落的尘沙竟然能把他固定住,得费些力气才能挣脱出来。



        如果不是郝俊的价值太大,他真的想一枪收了郝俊,太特么欺负人了,就像是料定了他不敢动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