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交换人生俱乐部在线阅读 - 【1029】扬先生

【1029】扬先生

        虞允文不由得眼睛一亮,“先生……仙人能教我变化?”

        郝俊笑而不答,带他上车,回了世外桃源。

        虞允文没想到郝俊说是临时住处的小庄园都这么上档次,看到各处的金鱼和热带鱼时,才明白近日京城火爆的漂亮鱼儿都是从这里出去的,更是对郝俊倍加钦佩。

        吃过了午饭,郝俊叫扬政帮他化一下妆。

        此刻扬政手头的东西和离开俱乐部时简直没法比,但在这个粘两片胡子都经常被人不相信是同一个人的时代,扬政的化妆术可以说是出神入化了。

        没用多长时间,如同窄面李逵的虞允文,就变成了风姿翩翩的俊秀儒将,惊得虞允文嘴巴都合不上。

        郝俊也让扬政变了个模样,扬政自己也简单的改换一下形象,为的是随同两人出去时,可以随时为两人补妆。

        三个人步行上街,虞允文对京城的大街小巷比他们两个熟悉的多,像导游一样引领着他们游逛在秦桧家的恶奴经常出没的地方。

        路过一些职权部门时,郝俊顺便了解了一下各自的职责和管辖权。

        虞允文对于当前的时局也有比较透彻的看法,有些杭仙儿记不太住或者没有研究过的地方,郝俊从他这里得到了补充解答。

        天色开始暗下来了,一路上没有发现可以出手教训的目标,虞允文实在是有些遗憾,却又无可奈何,总不能平白无故的看见秦桧府里的人就揍吧?

        正好停步在一间香水行的附近,虞允文想洗去近日来的疲乏,见郝俊似乎不清楚这香水行是干什么的,便作了解释。

        郝俊没想到,宋人把高级澡堂的别名取得这么文雅,还以为这里的澡堂都叫做浴堂呢。他在庄园里也只是大盆泡澡,既然到了高级澡堂,不如一起去洗一下,看看有什么不同。

        这倒是让虞允文没有想到,原先打算道别的,不想再去讨扰仙人了,却没想到仙人这么痛快的坦诚相见。

        高级澡堂的基础设施果然很讲究,配置也很是齐全,郝俊、扬政感叹和当今卫生间有的一比,可惜没有淋浴。

        洗完澡就到饭点儿了,虞允文因为不敢确定什么时间办完公事,担心早早把银子花完了,所以住的是一个小客栈,而且有些偏远。郝俊就邀他去世外桃源过一夜,反正客房有的是。

        虞允文受宠若惊,正是求之不得。

        虞允文等于是卸了妆,而且晚上也不是再四处寻找打击目标的时候,郝俊就让扬政叫了一辆马车,直奔世外桃源。

        得到郝俊传讯的马克西姆,通知了杭仙儿、歌迪娅等人,等到郝俊他们进门的时候,正好开饭。

        虞允文没想到饭桌上已经备好了自己的碗筷,更没想到连住处也是刚刚安排好的,心中兴奋不已,更加认定郝俊等人使用的都是仙家手段,包括扬政的化妆术在内。

        于是,席间频频敬酒,话里话外的想学点仙术。

        郝俊当然没有仙术可传,考虑到他以后要掌军政大权,就让通晓历代军事的马克西姆和对明清以来的政治、经济、文化有一定研究的扬政与他做了深入的探讨,让他顿时有席间一番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恨不得叩头谢恩。

        他的住处距离扬政最近,因为兴奋得睡不着,诚恳的请求扬先生再和他多说会儿话。

        虞允文第一次看到扬政时,还觉得扬政不只是年轻,看上去还很文静,化妆的技艺再高超也不过是小手段,却没想到扬政的远见卓识胜过他十个都不止,由衷地佩服,只能连声赞叹。

        扬政也没想到可以被虞允文这样的大人物一口一句先生的叫着,加上酒的后劲,就小小的显露了青铜臂、灰银手,使虞允文彻底折服。

        扬政要休息了,虞允文依然睡不着,就要了笔墨纸砚,挑灯夜战,把今天晚上的收获好好整理一下。这可是不可多得的、可遇不可求的宝贵财富,以后肯定用得着。

        扬政醒来后赶紧去找郝俊报告,说自己昨天晚上一时得意忘形,显露了青铜臂、灰银手的手段。

        郝俊笑了笑,告诉他不必担心,虞允文已经把这里的所有人都当做仙人了。

        吃过早饭,虞允文去看看公事有了回复没有,郝俊直接让陆兴宗驾车送他前去,免得他只靠着两只脚来回奔波。

        没用多长时间,虞允文就回来了,又高兴又失落,高兴的是事情终于办完了可以回去了。失落的是这件事情拖的时间有点长,既然办完了就得马上回去,感到非常遗憾。

        但他明白,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只得向郝俊等人道别。

        郝俊让马车把他送到原先住的小客栈里拿行李,再把他送上船。

        一晃四五天过去了,俞顺成已经非常确定,再没有人想跟踪他们的车辆寻找金鱼的上家,所以最近这几天都是路均义驾着马车,带着在俞顺成家中做女童的妹妹路丹韵和小东家俞翠瑶,来补充金鱼及其它用品。

        这一天他们又来世外桃源补货时,郝俊从他们旁边路过,正好听到马克西姆在和路均义讲一些战争故事,忍不住传讯打趣他:你这是给虞允文讲了半晚上课,没过足老师瘾么?

        马克西姆赶紧回道:路均义的内心可不像他表面这么老实,很喜欢听老兵讲故事,而且他善于交际,每次来的时候遇到我,都有事儿没事儿的找话和我说,我有一搭无一搭的听着。昨天他说的故事很明显是说给他的人在胡编乱造,我实在听不下去了,就给他纠正一下,这小子偏偏追根究底,那我就正儿八经给他讲讲好了。没想到他听上了瘾,今天还带了一坛好酒过来听我讲,你说我能闭着嘴么?不过我估计吧,这坛好酒可能不是他买的,或许是俞顺成让他尽力和咱们拉近关系。

        这时俞翠瑶和路丹韵都看到了郝俊,赶紧过来见礼。

        郝俊刚和她们扯了几句闲话,穆掌柜、易老板结伴来访,就让俞翠瑶和路丹韵继续捞鱼去了。

        穆掌柜、易老板进了前厅放下礼物,先不说正题,说起了俞顺成这个女儿得来不易,算是老婆的性命换来的,他老婆就是生俞翠瑶难产死的。俞顺成原本就家境小康,趁着战乱时以极低的价钱收了不少地,为乐得清闲,不参与农事,只以地租为生,彩鳞居是唯一正儿八经的产业,但挣的钱远不如地租多。没想到这一次搭上了郝俊这艘顺风大船,一下子火遍了京城,赚了个盆满钵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