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交换人生俱乐部在线阅读 - 【1044】金人算个球!

【1044】金人算个球!

        郝俊问其他五位会员各自的异能拓展状况。

        原本郝俊没想到这些,是前几天因为马受伤而滞缓停留期间,吃喝不是太方便,扬政说起了歌迪娅从万仙长那里参考来的异能。歌迪娅努力之下,竟然连续开辟了除葡萄之外的两种水果的快速生长。

        郝俊觉得接下来的战事比较危险,大家可能要分开行动,如果都能提高一下自己的异能状况,有百利而无一弊。

        郝俊已经探测过了歌迪娅拓展异能时的体内变化,也确定了歌迪娅所逸散的时空波非常精纯,这或许是她能模仿他人异能的两个主要原因。果不其然,在郝俊的指导下,她很快就掌握了公冶纯幻术的基本技巧,其他人大受鼓舞,也都在郝俊的指导下开始行动,互相不藏私。

        接下来的行进途中,大家也都没闲着领悟,住宿的时候则是找僻静处演练。

        歌迪娅和时空波同样精纯的公冶纯收获最大,马克西姆次之,扬政也有了不少进展,唯独杭仙儿像是油盐不进,自己也急的不行。

        郝俊自身也领悟了许多东西,觉得有接近于秦锐的本事了,奈何没悟到促进扬政和杭仙儿大跨越的法子。

        此刻郝俊问他们的的异能拓展状况,是为了来个华丽丽的登场震慑住溃退的宋军。

        郝俊一个个的就要问到马克西姆时,马克西姆突然指着越来越近的一个衣甲鲜明的军官说道:“头儿,那好像是荔泽,就是你给他用象牙整鼻子的那个。”

        郝俊定睛一看,还真是,荔泽当年不过三十岁,虽然现在已经年近五旬了,但基本的形象还是差不多的样子。既然有他在,那就省事多了。

        他让公冶纯营造出一道冲天光柱,让歌迪娅在周边幻化出金色光芒,犹如天神临凡。

        走在前面的宋军都身不由己的停下了脚步,一时间人挤人,人挨人,前面的都险些倒地,好不容易才都站定了仔细观看金光里的人影。

        郝俊让马克西姆去把荔泽带过来。

        惊魂不定的荔泽待到马克西姆走近,更是惊得不行,十九年过去了,这位番人的面容竟然一点没变!

        他一听仙人郝俊来了,哪敢怠慢,忙不迭的跟着过来,又是一番感叹,果然是仙人,驻颜有术。

        荔泽已经是塘州统制,算是这次北伐的中级将领,战况的发展也和郝俊之前“推演”的差不多,此刻邵宏渊部还在城内,但邵宏渊的中军统制周宏和带头逃跑的邵宏渊之子邵世雄已经逃得看不见影了,荔泽算是第三拨。他解释说因为李显忠、邵宏渊二帅不和,眼看着留在这里是个死局,他才逃遁的。

        目前金兵还未大举攻城,估计路均义一时半会儿不会有生命危险。

        郝俊因对他有好感,并不计较他的逃遁,带着他凌空而起,他高声说明了郝俊的身份,一下子就安抚住了溃逃的宋军,这可是仙人啊,金人算个球!

        郝俊让马克西姆、扬政和荔泽一起骑马追赶周宏和邵世雄,不计手段,多拢回一些人马来。

        大部队撤退,当然不如宝马良驹加速驰骋的速度,追赶的路线又明确,三个人很快就追上了,并且惊喜的发现那两帮家伙合兵一处。

        不知羞耻的周宏哪里肯承认自己有错,邵世雄更是命人乱箭射死他们三个。

        三个人躲开后,周宏竟然不顾周围都是宋军将士,接连抛出霹雳火球和火蒺藜,差一点儿伤到扬政。

        马克西姆和扬政不由得火起,立刻全力冲击,犹如虎入羊群,不过片刻功夫,邵世雄和箭手们就没有一个肢体完整的了。

        滚落马下的周宏更不可能躲过去,扬政把他几乎拍成了肉饼,谁让他扔带火的手榴弹和土地雷炸自己呢。

        荔泽趁机镇服了那些官兵,言明仙人郝俊来助阵,命令他们返回城中。

        他遵照马克西姆的指示,让两个骑兵各自用绳子吊绑住邵世雄和周宏的双肩,拖在各自的马后。一边让两名骑兵拖着二人的尸体绕行示众,一边引路返回。

        和郝俊碰头后,郝俊对荔泽快速拢住溃军比较满意。

        郝俊对这些宋军做了战前总动员后,让军马向宿郡开进。

        迎面碰上了邵宏渊所部,邵宏渊闻报后看清真的是郝俊,大惊失色,却正好听到骑兵拖着尸体绕行示众的呼喝声。

        他上前细看时却根本无法辨认,但他从周围的眼神中确认了其中之一是自己的儿子,恶狠狠地瞪着郝俊。

        郝俊很平静地说道:“不论是谁,我只给他一次悔过的机会,如果你也不认真悔罪,你只会死的比他们更惨!”

        邵宏渊赶紧俯身请罪,却是肩头一动,九把飞刀射向郝俊!要报杀子之仇!

        郝俊只是冷哼一声,刚领悟不久的羽毛状的时空波连续发出,如刀似剑,不但切碎了九把飞刀,还把邵宏渊切割成了好几百块!

        周围的宋军吓得连连后退,荔泽更是抹了一把冷汗。

        郝俊让人把邵世雄和周宏的残尸以及邵宏渊的半个脑袋绑在一起,砍来高达二三十米的竹竿吊起了三个家伙,让正在溃退出城的越来越多的宋军离得远远就能看见。

        郝俊高声断喝,说明已斩杀邵宏渊等该杀之人,叫人传讯李显忠和路均义莫要害怕,休要慌张,仙人郝俊来也!

        没想到,李显忠也已经溃退出城了,一打听先期出城的宋军,急忙站立到马背上拱手请罪,路均义也喊叫着向这边靠拢。

        郝俊让他们到近前来,让熟悉敌情的李显忠立刻安排所有兵力反扑,自己将带众人在金光拱卫下升空壮势,趁稀里糊涂就拿下宿郡的金兵不明变故和立足未稳,即刻收复宿郡,然后所有队伍进城并做好防御。

        果然金兵难辨真相,退出商郡后只敢远远围住。

        郝俊遥望着金兵,看着堵塞城门和踩踏堆叠得比城墙还高的尸体连声叹息,让人传讯给李显忠,尽管大张旗鼓地在金兵面前收尸掩埋、清理战场,此时金兵绝不敢出兵。

        金兵果然更加狐疑,将领们聚在一起决断不出个结果来。直到宋军关闭了城门,城墙也加固了,他们才觉得不对劲,但为时已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