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交换人生俱乐部在线阅读 - 【1054】有什么名堂?

【1054】有什么名堂?

        ♂            徒单习显早有严令,练功时擅入者死!偷窥者死!所以手下不敢进来,外人没有正儿八经的真本事也进不来,而且也不像郝俊、杭仙儿这样有进来的必要,所以郝俊让杭仙儿在此安心等候独手妇人,他先去书房找重要文件。

        郝俊进到书房里,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花架,虽然徒单习显交代了重要文件在花架下面,但郝俊担心万一有诈,比如说那家伙想临死前拉个垫背的。

        郝俊开启手眼观天,很快就确定花架下面只有放置文件的铁箱子,周边也没有要人命的机关。

        他挪开花架,试探着一按地砖的一侧边缘,另一侧翘了起来,整片地砖很轻松地被拿起来放在一边。

        他提起铁盒子,随意翻看了几份,眉头皱了起来。

        路均义后续乏力,受阻济州!

        按照郝俊的计划,原本应该四个月打到博州,现在时间过去两个半月了,却只到一半的路程!这么长的时间才前进了一半多一点的路途,还是依仗了突然袭击,接下来肯定会愈发困难。

        郝俊有些后悔把独当一面的重任交给路均义这个实战经验不是很丰富的“军事爱好家”,歌迪娅也是没多少军事经验,但其他精英将官们都那么无能么?

        郝俊继续翻看时,发现辛弃疾已经打到奉符,照理说在十月底之前打到南济府没有什么大问题,却只能回兵两百多里和路均义协同作战。

        郝俊的眉头抖了几下,咦,这济州有什么名堂?这份文件是今天早上刚签收的,签发日期是昨天早上,看来不是路均义无能,因为善于征战的辛弃疾和马克西姆也已经在那里受阻3天了。

        郝俊盖好铁箱子,看了看书房里再没有多少有军情价值的东西了,担心杭仙儿那边有突发状况,就提着铁箱子掠向后花园,却在半路上遇到前来的杭仙儿和独手妇人,看来是等急了。

        郝俊止住身形,独手妇人立刻拿出一个锦囊交给郝俊。

        郝俊没有接,而是开启手眼观天进行探视,不由得脸色一暗,“师姐,你逗我呢?只有二十多粒跃能片!你消耗了那么多么?”

        郝俊话没落音,就快速探视着独手妇人随身包裹和其它地方,发现了另外两个锦囊,一个也只是装了二十多粒跃能片,另一个却足有二百粒!

        独手妇人的手僵了一下,原先准备的说辞也被噎住了,因为她想不到郝俊没打开锦囊就知道里面有多少跃能片!

        还没等她想好说辞,郝俊的声音再次响起来:“师姐,看来你刚才杀掉徒单习显只是麻痹我的,非得让我说出来你还带着装了二十多粒和足有二百粒的锦囊吗?”

        独手妇人的脸色终于变了,来之前隐伏的杀机彻底崩溃了!

        “郝师弟且听我说,师姐真是苦命,原本这方时空只是作为跳板,却没想到十九年前进来之后就出不去了,我一直尝试到两年前,消耗了差不多两千粒跃能片,险些把自己弄炸了,才不得不死了心。那两百粒,是我准备再孤注一掷尝试一次的,剩下的二十多粒,是与郝师弟均分的。”

        郝俊不由得心中一沉,听她的口气她是有目的地的,但这时空来得去不得,所以自己通过跃能片回到主时空也不可能了。不过,十九年前?也就是说,在时空碰撞之后,跃能片才无法发挥作用,那就还有可能?幸亏她最近没尝试,要不然,今天可就错过这好东西了。

        郝俊忽然有一丝懊悔,刚才太大意了,如果她刚才离开后尝试着逃走,一下子就去了其它时空,找都没地儿找。但问题也来了,她刚才为什么不试着逃走?是担心在其它时空遇到不好说话的师兄弟?对,一定是这个原因。所以说,她有可能在层层加码送上跃能片后,一步步套出她想要的信息,如果确定逃走是安全的,就有可能灭掉自己,以确保行踪不泄露,还能保住跃能片,幸好被自己看透她的手段唬住了,必须得打掉她这个危险念头才行!

        郝俊也不拐弯抹角了,“师姐别费心思了,凡是怀疑师姐藏匿的时空,都被踏雨门做了封锁,你当然无法继续穿越了。你就算真的能够继续穿越,也别冒那个险了,在这种发展严重滞后的时空执行任务的,才是我们几个小字辈师弟师妹,其它时空的师兄师姐们可没我们这么好说话。你也别浪费跃能片孤注一掷了,不如直接交给我,我只要装模作样地找不到你,这个时空就永远是你的避风港。”

        独手妇人被戳中了心思,更加尴尬,片刻之后反问道:“我怎能确信师弟不卸磨杀驴?”

        郝俊笑道:“师姐当然是明白人,跃能片只存留下来十分之一,我就算把你交出去,因为上面希望变失望,我能得到多少奖励?说不定还怀疑我中饱私囊,哪有在这里做仙人自在快活?”

        这个理由,独手妇人觉得可信度很高,但她不太情愿交出所有跃能片,郝俊也担心把她逼急了恶战个你死我活不划算,就让她留下那二十多粒,但要把运化跃能片的经验体会告诉自己。

        独手妇人觉得争取不到更多了,关键是已经很难再运化吸收跃能片了。既然难以带走那二百粒谋个新出路,或者说从这里带走也出不了这个时空,去不了那个新世界,就只能留下一点儿有备无患了,比如说再遇到个可以供自己奢华养老的徒单习显式的人物。每十几天让对方服下一片,两三个月来上那么一次,就能把对方打造成异能者。

        郝俊确定已经弄明白后,就接过了那些跃能片,放独手妇人离去。

        独手妇人临走时有些不舍,去后花园找到了那片被自己用刀刻去一些的跃能片,装进贴身的布袋里。

        远处传来了陆兴宗和人高声争吵的声音,这是陆兴宗通知郝俊未时快过了。

        郝俊立刻和杭仙儿把徒单习显的尸体绑在竹竿上,接着就放起火来,趁乱掠到了前大门,杀了守门士卒,把徒单习显的尸体固定在门楼上。

        至于体不体面的,郝俊才不在乎,这家伙滥杀别人的时候考虑过体面二字么?没让他光光的挂在那里就够意思了。

        陆兴宗一看到起火,就知道郝俊在给自己发信号了,故作紧张地高喊大家救火,和他纠缠的人也没心思继续掰扯了,为了屁大点事吵架,哪有看大衙门着火有意思。

        郝俊提着那箱子重要文件,和杭仙儿趁乱出去坐进了车里,一边换衣服一边叫陆兴宗快走,出南门,一路南下去济州。

        快到城门时,守城士卒刚刚接到快马通知,正在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