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交换人生俱乐部在线阅读 - 【1073】玩具没有发言权!

【1073】玩具没有发言权!

        古醉晴接下来的讲述,让郝俊他们不由得头发丝都要竖起来了,怎么感觉源空号比俱乐部还拽?霍毅科则是牛掰的时空斗士,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组织

        当时霍毅科悄悄地跑去找夏青蓉,说明原由后,想把夏青蓉和女儿转移到其他时空。

        但让霍毅科没想到的是,夏青蓉原本是冲着自己源空号平衡者的身份才有意和自己交好的,目的就是了解源空号的一些细节,因为她是阵营的研发者之一!

        只不过夏青蓉动了真情,怀孕生孩子都是自愿的。夏青蓉向霍毅科保证,a196热爱和平,研发阵营的目的只是防御,不会开发攻击性的力量,想让霍毅科回到源空号为亿万生命求求情,或者想想其他办法。

        霍毅科无奈地摇头,因为不仅仅是他,在所有平衡者看来,各个平行时空都像是船长的玩具!

        船长给所掌控的平行时空制定了游戏规则,不会随意毁灭某个时空。

        就像小孩子不会随意损坏一个好玩的玩具一样,即便这个玩具破裂了有缺陷也可能保留着,源空号的船长甚至可以容忍一些不守规矩的时空旅行者,只要别毁了大局就行。

        如果破裂的玩具有些扎手,小孩子可能会想办法把扎手的毛刺和断茬弄得顺滑一点儿继续保留着,源空号的操纵者平衡者引导者瞭望者也会代替船长整修太不守规矩的时空旅行者。

        如果玩具的毛刺和断茬把手扎的很疼,小孩子毫不犹豫地猛摔狠砸用力跺的场景就可能出现。所以说,如果船长感受到了某个时空的威胁,毫不犹豫地毁灭那个时空也不是不可能的!

        小孩子不会从玩具的角度看问题,船长也不会听那个时空大玩具的解释,因为玩具没有发言权!更何况那个大玩具有难以彻底掌控的危险源。

        船长看待普通人的生命就像人看待虫蚁,捻死一只虫子捣毁一个蚂蚁窝可能只是某个人很随意的动作而已,谁会只在理由充足的时候才捻死一只虫子?谁会在捣毁蚂蚁窝之前先和蚂蚁谈谈心?

        所以,船长不会给a196任何机会,为避免夜长梦多,比如说a196孤注一掷,就决定以最短的时间促成a196时空坍塌成宇宙中的尘埃。

        面对夏青蓉的殷殷诉求,霍毅科只好去请求二副,也就是他的顶头上司,让二副带他去求见船长。

        他没有暴露与a196的亲密关系,但最终因为想挽救a196的过激言论和不当诉求,被责令反省,关进了小黑屋。

        等他好不容易可以自由行动时,距离a196坍塌倒计时只有三个小时了,他几乎来不及准备什么,而且不可能转移更多人,只转移出夏青蓉母女也要冒着很大的风险。

        霍毅科找到夏青蓉,说了求见船长的结果和马上到来的后果,夏青蓉反而冷静了下来。

        她考虑到阵营理论没有多少人知道,更不用说公开了,但源空号却知道了!说不定她因为是研发者之一,已经在某些区域被人监视了,幸亏每次霍毅科来见面都特别小心,要不然霍毅科早就被处置了。

        为了确保霍毅科和女儿的安全,她决定不离开这里,以免走不了多远就被发现,最终不只是她活不下来,还可能导致霍毅科和女儿一起死掉,连个念想都留不下。

        一番纠结之后,霍毅科不得不同意只带女儿离开,让女儿把夏青蓉的生命延续下去。

        a196坍塌之后的两年里,霍毅科为了淡化女儿的身份和属性,先后迁移了五个时空,却无意中被源空号的三副发现,本就与二副不和的三副欲借机打击二副,想当场捉拿霍毅科这个乱臣贼子,并击杀他女儿。

        最终,身负重伤的霍毅科护着女儿拼命逃离。

        但由于三副的刻意夸大事实,源空号的高层都以为霍毅科已经建起了阵营,立刻对霍毅科下了无色追缉令,就是抓到为止。

        霍毅科凭着对源空号工作流程的熟悉,一次次的躲了过去,把女儿安顿在b320时空之后,决定不再苟且偷活,开始研究夏青蓉当年为了让研究成果保存下来而转交给他的u盘,里面有翔实的阵营核心理论。

        之后,他搜寻原先打过交道的近百名比较可靠的异能者,陆续在b162时空建设了二号阵营,在b083时空建设了三号阵营,在n003时空建设了四号阵营。

        可惜到处找不到可以制作必需构件跃迁堆的原材料,三个阵营无法真正启动。阵营一旦启动,所有外来的能量都会被反射回去,源空号就无法控制阵营所在的时空了。

        霍毅科觉得相对先进的n003时空应该可以找到跃迁堆的代用品,就把绝大多数异能者组织到四号阵营里,因为阵营需要非常强大的能量才能启动,聚集在一起,可以确保一次成功。

        如果找到了代用品,霍毅科将顺序启动四号阵营三号阵营和二号阵营。至于一号阵营,只是处于概念阶段,却让其他成员有一种神秘感,神秘往往代表着强大,会增强他们的信心。

        二十年前,霍毅科组织被一起的异能者,在偏僻之地实战演习时,因为效果超乎预料,预先的屏蔽工作就等于做的不够,被源空号发现了踪迹。几百名源空号的操纵者平衡者引导者围追堵截,霍毅科他们损失惨重,伤亡过半。

        八年前,他们又被源空号打了个措手不及,只剩下他一个,而且体内的能量场紊乱,失去了大部分异能。

        七年前,霍毅科感到恢复异能无望,悄悄潜回b320时空,和女儿共享了两三年天伦之乐。

        四年前忽然有一天,他悟到了制作跃迁堆的代用品,于是再次潜入可以获取原材料的n003时空。

        他临走时再三叮嘱女儿,他回来之前不要穿越任何异波点,以免增加被源空号发现的可能。

        然而,经历了那么多事,他女儿也开始不安分了,终于在这次的时空动乱结束后冒出头来。

        古醉晴说到这里,又特别注视了郝俊一小会儿。

        郝俊有些不自在,你瞅啥?你刚才说到霍毅科为了淡化女儿的身份和属性,先后迁移了五个时空,却无意中被源空号的三副发现时,就这样直勾勾地盯着我,好像是说我也这样闯进你们的视野似的,现在又这样盯着我,我愿意这样么?可事实就是这么巧!怕什么事遇到什么事!

        古醉晴刚才的话,郝俊先忽略了不太明白的的那些词句,琢磨着古醉晴或者说她的组织是怎么知道那么多私密内容的?他们对自己和小伙伴们,到底知道多少?这么有耐心的说这些,只是为了让自己和小伙伴们诚惶诚恐地加入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