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交换人生俱乐部在线阅读 - 【0170章】被壁咚的感觉

【0170章】被壁咚的感觉

        安菲娅冲了一个澡,甩动着水光浮动的栗色长,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一样,飞到了郝俊的身边。

        “马克西姆先生,姐姐说松林里有一只粉色的松鼠,你可以帮我捉来吗?”

        安菲娅原本就让人惊艳,刚刚出浴的醉人风姿更是吸引住了所有男人的目光。

        郝俊当然也不例外,但他不想那么没风度的盯着安菲娅。

        想想安菲娅昨天折腾得不轻,恐怕被惊吓出了一身汗,晚上睡觉的环境也不怎么好,冲一下澡是正常的。只不过刚才洗葡萄的时候带着乳胶手套保护伤口,洗自己的时候不会也带着手套吧?

        郝俊强逼着自己把目光转向了紧挨着葡萄园的松林,随口问道:“粉色的松鼠?”

        “是啊,马克西姆先生,我还从来没见过粉色松鼠呢。姐姐说,我们来之前它还出现过呢,求求你,带我去把它捉来吧。”

        安德烈抢先说道:“安菲娅小姐,如果真的有粉色松鼠,那一定是红松鼠的变种,是大自然的馈赠,是大自然的精灵,应该让它在大自然中快快乐乐的生活才对。你把它捉了来,它会不高兴的。你是个善良可爱的姑娘,一定不希望它不高兴的是吗?”

        安菲娅笑道:“没想到安德烈长官身材魁梧,竟然会这么爱护小动物,还会说出这么有意思的话来。”

        安德烈也笑了,“因为我的女儿很喜欢小动物,所以我经常带她去看各种各样的小动物,还看了不少有关小动物的专题片,不但喜欢上了小动物,还变得会说话了。”

        郝俊赞成安德烈的意见,觉得那么稀有的粉色松鼠,还是让它自由自在地生活在大自然里好一些。

        安菲娅却说出了让郝俊再难拒绝的理由,因为葡萄园里的几只猫强悍又调皮,她担心伤到了粉色松鼠,所以才想把粉色松鼠送到安全一些的地方。

        当然,粉色松鼠再跑回来找不自在的话,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

        郝俊感到坐在这里傻等消息确实没什么意思,有点事干也行。

        松林和葡萄园紧挨着,之前也被搜查过了,此刻还在外援小组的监控之下,郝俊觉得就算安菲娅真的有问题,以自己的身手也不至于出危险。

        而且,按照目前的状况来推断,塔吉亚娜和安菲娅的嫌疑有所下降。

        于是,郝俊和安德烈打了个招呼,就陪着安菲娅进了松林。

        松林的面积不大,他们很快就看了个遍,红松鼠倒是有几只,但粉色松鼠一直没出现。

        安菲娅觉得或许粉色松鼠看到生人来就躲起来了,他们两个应该悄悄地躲在一边,说不定粉色松鼠就会现身。

        两个人观察了一会儿,最后站在了三棵松树之间。

        这里的枝叶比较密集,他们可以透过枝叶的空隙观察外面的情形,但外面想看里面可不太容易。

        而且,这里的地势较低,估计外面连他们的腿都看不到,简直就是一个天然的隐蔽所。

        他们一边小声闲聊着,一边不停地打量着周围。

        安菲娅突然转变了话题:“马克西姆先生,你们走了之后就不会再来了是吗?”

        不论这次的结局如何,郝俊都觉得再来的可能性不大。

        不论安菲娅的真实身份如何,郝俊都觉得这种问题没必要乱答。

        所以郝俊很肯定地回了一句:“我想是的。”

        安菲娅轻咬着红唇,“那么,我就没有机会报答你的救命之恩了。”

        “我已经说过了,你不用把这……件……事……”

        郝俊的嗓子眼里咕噜了一下,实在是说不下去了!俄罗斯的妹子这么豪爽么?一言不合就脱衣服!

        安菲娅想把上衣搭在旁边的树枝上,却在拧转身体的时候,吹弹可破的白嫩肌肤被尖尖的松针扎疼了,身体猛地一抖,轻叫了一声。

        郝俊下意识地想帮她拉开后面的松枝,却猛然意识到可能要触碰到她光滑的身体,连忙把手缩了回去。

        安菲娅却向前踏出了两步,好像是为了避开后面的松针,却把自己送到了郝俊的面前。

        郝俊怕她一下子撞到自己怀里,赶紧后撤了两步,因为动作太急,后背被大片松针扎到了,疼得呲牙咧嘴的,却担心安德烈他们听到,不敢叫出声来。

        安菲娅扑哧一下笑出了声来,竟然一把抱住了郝俊,红唇慢慢靠近郝俊的嘴唇。

        郝俊有点被壁咚的感觉。

        他既要忍受后面的松针扎肉,还想错开前面的尴尬,却难以“得逞”。

        安菲娅一点点的紧逼,郝俊感受到了难以言喻的压迫感,但已经退无可退,他甚至感觉到松针刺进了后背!

        郝俊纠结起来,是不反抗呢?不反抗呢?还是不反抗呢?

        突然,他的神色一变!

        松针刺进肉里的地方微微麻,并迅蔓延!

        紧接着,麻木区域的周围温热起来,像是在灼烧着麻木的区域!

        只不过转眼之间,麻木的感觉完全消失了,灼烧的感觉转为一片清凉!

        极为熟悉的灼烧感,让郝俊一下子联想到了火玉莲!

        在他体内安家落户的火玉莲!

        会在毒素入侵后迅产生应激反应的火玉莲!

        火玉莲的迅捷出动有一个先决条件,必须是郝俊自己的身体无法抗衡的毒素入侵!必须是能马上对郝俊造成严重伤害的毒素入侵!

        那么,现在的事情就有些明了了,刚才刺进后背造成麻木感的不是松针,而是安菲娅的毒针!

        郝俊暗自庆幸,幸亏自己拥有了百毒不侵的火玉莲体质!

        他没想到真的被李济川这个乌鸦嘴说着了,马克西姆是野战专家、狙击专家,经常奔走在第一线,有遭遇到神经毒气、催泪弹等等的可能,火玉莲将是绝无仅有的保命手段!

        安菲娅当然注意到了郝俊的神色变化,但她可想不到郝俊百毒不侵,她误以为郝俊被迅蔓延的毒素惊呆了。

        但她的动作没有停止,红唇就要印在郝俊的唇上了。

        郝俊把脸歪向了一边,“安菲娅,你要和你的敌人继续亲热下去吗?”

        安菲娅微微一滞,脸上展现出复杂的神情,把红唇靠在了郝俊的耳边,“对不起,马克西姆,阵营不同,信仰不同,我必须对我的组织负责。你救过我的命,我以更有把握诱惑你为借口说服了塔吉亚娜,特意为你沐浴祈祷,现在让你在我的怀中闭上眼睛,希望你到了天堂过得幸福,希望你不要对我有怨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