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交换人生俱乐部在线阅读 - 【0619章】你把我卖了?

【0619章】你把我卖了?

        这个问题,郝俊还真是不好解释,索性微微一笑,错开了话题。

        “下半部分的土质还算墩实,上半部分的土质很松软啊,看来除了等救援,还真是没法上去。”

        鹿昭扬不是刚成名的明星了,感同身受的认为郝俊不想继续刚才的话题了,谁没有点儿不想说的秘密呢?

        但他可不觉得郝俊真的上不去,“郝处长,你就别顾及我的面子了。我是真的上不去,你可不一样,只是为了在下面保障我的生命安全而已。你可别再扯担心我的粉丝什么的,你冒了多大的险,我心知肚明,这恩情,我要牢记一辈子!”

        郝俊摆了摆手,“你把我想象的太厉害了,实话实说,我腾空到和塌陷边缘持平的高度应该没问题,但问题是塌陷边缘无法安全落脚,所以我必须在接近塌陷边缘的地方有个借力点,才能在塌陷边缘之外安全落地。但那个高度的土质太松软,刚才差点儿闪了我的腰。”

        鹿昭扬明白现在不是纠结恩情的时候,便顺着郝俊的思路往下接:“如果下半部分的土质还算墩实,你可不可以从下半部分偏上的位置借力?跳过上面那段距离应该也不成问题吧?”

        “那可是两码事。脚踏实地,腾跃自然比较高。但途中借力,还是单掌,连三分之二的实力都挥不出来,不可能跳到安全地带。”

        鹿昭扬沉默了,武术这种事情,他真的插不上嘴。

        郝俊忽然哎呀了一声,“刚才应该让那两辆汽车缓慢落地的,如果把两辆车立在地上,互为支撑,形成稳固的梯形,这个梯形的顶端最少离地四米半,如果站在梯形顶端出,我背着你也有把握跳出去!”

        鹿昭扬也觉得很是惋惜,这样的机会只怕不会太多,因为大部分车都离开了,塌陷周围的车没多少了。

        两个人都沉默了。

        现在还没脱险,郝俊也顾不得再想雾滴引的诡异事情了,仔细端详着坑边的土质,还不时地跳起来触摸一下,但只能连连摇头。

        他觉得应该把这个问题和坑外的人反映一下,以免救援时车体太重,造成新的险情。

        接通了布近贤的电话后,他把情形描述了一下。

        布近贤告诉他,救援队也已经探测到了这个情况,正在测定范围,但情况不太乐观,似乎范围有点大,很可能整个停车场和人行道的下面都包括在内了。具体结果,要等一会儿才能确定。

        郝俊觉得有点儿奇怪,为什么这里的土质会这么松软呢?当初是怎么在这上面建设的?

        布近贤说救援队的人并非土质方面的专家,所以刚才向专家求教了。

        听说这里的地势属于人为垫高的,当时运来的土成分有点杂,比如说有腐殖土的话,进一步腐化后就会减少体积,使土壤出现空隙,等于整体的密度变小了。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周边的地下水汲取过重,特别是众多的餐馆,导致高处的水分向下渗漏,却因为上面是大片的水泥地面,土壤中失去的水分得不到补充,形成了如同海绵状的细微空隙。

        布近贤听不太懂专业的术语,所以有些话也记不住,但肯定是多种原因造成了这里的土质松软,塌陷是迟早的事。估计今天之后,类似的地形都要展开大规模的探测了,尽量避免再出事故。

        布近贤料到郝俊听后的心情不会太轻松,因为土质松软的范围越大,意味着救援的难度越大,也意味着郝俊在险地滞留的时间越长。

        布近贤为了缓和郝俊的心情,就说到了周边围观的情形,简直是人山人海,都是为了看看郝俊是何许人也。

        郝俊不由得一愣,“我那么招人?话说,我今天已经很低调了好吧?当名人的滋味可不好受,得时刻注意着形象,一不小心就要被键盘侠们口诛笔伐,所以今天的映式我都没有抛头露面,这是怎么个意思?”

        说到当名人的滋味,鹿昭扬更是感同身受,连连点头。他现在出门前至少打理自己半个小时,出席重大活动时,还得让专业化妆师、造型师上门服务。

        硬件形象只是一方面,出门后的一言一行都得注意,尤其是有记者和粉丝在场时,他更是得谨慎小心,因为记者和粉丝们会挥巨大脑洞的威力,把他的每一个小动作都无限放大。

        他还不好因为那些脑洞太出格了而不理他们,那会被认为耍大牌。所以即便快气炸了,表面还得露出微笑,用阿Q胜利法安慰自己,只能在心里面骂一声去年买了个表……

        布近贤向郝俊解释说:“有的时候不是那你想低调就能低调的,谁让你把两辆车给扔上来了呢!本来记者们的长枪短炮瞄着塌陷处,想抢拍继续塌陷或者你安然脱险的场景,没想到两辆车刚一滑落,就被扔了上来,他们还不得像疯子似的揪着我问怎么回事?大多是我请来的友情媒体,我真的是受不了他们的热情啊!”

        郝俊明白怎么回事了,笑骂道:“所以,你就把我卖了?”

        “这怎么能叫卖呢?我这也是借机扩大咱们特效之王工作室的影响啊,反正那么多记者和吃瓜群众的摄像头你也不可能都躲过去,你只是出名的理由不同而已,形象曝光是肯定的了!你和鹿昭扬在坑里面,肯定得时刻留意险情,没心思上网,不知道网上把《彗星边缘》炒的有多火,更不知道那些上传的特效片段引起多大的轰动,特效之王工作室强制关闭盗拍手机的事情也炒的沸沸扬扬,这可是有史以来独一份儿!现在数以十万计的网友在讨论《彗星边缘》和特效之王工作室。刚才记者们布了你把两辆车给扔上来的视频,并点明是特效之王工作室的总监所为,好多网友拜托墨岛本地的网友前来围观,回一线报道,你不火都不行啊!”

        事已至此,郝俊也没必要多说什么了,好在自己来墨岛之前,已经和段景圣、褚放舟明说来参加布近贤新片的映式,要不然他们看到了自己抛头露面,自己还不太好解释呢,毕竟拿着人家铁路局和公安厅的工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