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交换人生俱乐部在线阅读 - 【0624章】后果这么严重?

【0624章】后果这么严重?

        江少鸿赶紧把耳朵凑了上去,听完之后,有些犹豫,“束瑄旗虽然是个女的,但照你这么一说,她肯定是个人精,我怕拿捏不好分寸啊,还是你去吧。”

        “现在时间紧迫,我得敲山震虎,和你配合着把那两个家伙逼得在展销盛典之前跑回来。而且这件事你和你老爸出面唱红脸比较合适,要让他们对你们产生敬畏之心,你们以后才好驱策。但现在得有人招呼6续到来的贵宾,因为好些人你不认识,必须你老爸亲自接待,所以必须你去做这件事。赶紧去吧。”

        江少鸿看了看墙上的电子钟,已经十点五分了,确实不敢耽搁了,万一束瑄旗也制造借口离开了,奇盛珠宝真就丢人丢大了。他深吸了一口气,拿着截图快步离去。

        当接近束瑄旗的工作台时,他放慢了脚步,慢条斯理的踱了过去。

        束瑄旗把正在勾画的翡翠原石放下,抬头看着江少鸿,不卑不亢地说道:“江少,我已经说过了,信守合约,不会离开的。如果你是因为展销盛典即将开启,特地来监督我搞什么小动作的,大可不必。”

        江少鸿没想到她这么直接,把自己要说的话憋了回去,只好理了一下思路,挤上了一丝笑容。

        “束师傅,既然你这么直接,我就不绕弯子了,是步奕收买你的一百万不够?还是”

        江少鸿停下了话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束瑄旗。

        束瑄旗的手一抖,笔也掉了,瞪圆了眼睛看着江少鸿。

        “束师傅,我把他们的黑交易报给你听听吧。那巩是玉雕大师,步奕昨天晚上七点同意了给他五百万,所以他今天早上六点把全身打湿,站在空调下吹冷风,一直到确认高烧为止。后面的事你就知道了。祝永功被步奕收买时,葛兀还没有被步奕说动,祝永功为了有个共进退的,帮着步奕做他的工作,最终葛兀拿到了二百二十万。但葛兀并不知道,和他共进退的祝永功,比他多拿了五十万。”

        束瑄旗目瞪口呆,“你们……你们知道的这么详细?竟然刚生不久就能调查出来!”

        “因为我姐夫是省公安厅的特别顾问,调动几个刑侦专家不要太容易!”

        江少鸿把手中的截图展开,放在了束瑄旗的工作台上,“能认出来不?”

        束瑄旗定睛细看了一会儿,“这个人的眉毛虽然只露出了一半,但肯定又粗又长,一定是葛兀!这个胖胖的一定是祝永功!”

        “没错!”

        “他们这是去做什么?”

        “乔装打扮,以为别人就认不出来了,正在广场对面的茶社518房间窥探这边呢。”

        束瑄旗一脸的苦涩,“这两个傻瓜!这不是表明了儿子失踪是假的、老妈摔伤也是假的嘛!你们,打算怎么做?直接抓起来?”

        “我姐夫确实有那个意思,不过我老爸觉得他们是受步奕的蛊惑,想再给他们一个机会。这几天我和你们交流的比较多,也没觉得你们有不好的心思,就同意了我老爸的意见。你能坚定主意是再好不过了,你忙你的吧,我把这些监控截图放到他们两个的工作台上,算是个沉痛的纪念吧,让他们看到截图就能牢记这次教训。”

        束瑄旗看着江少鸿把两份截图分别放到了原属于葛兀和祝永功的工作台上后,见他要走,便叫住了他。

        “江少,问一下,你说的那个黑交易的数额,是真的么?”

        “当然是真的!不过,那个价格是经过了讨价还价的,最先开给葛兀和祝永功的价钱,都是一百万,和给你的出价一样。”

        束瑄旗点点头,“步奕通过富嘉缘玉器行联系到了我,确实出价一百万,但我没有答应,是一口回绝的。步奕的内幕我一点儿不清楚,葛兀和祝永功两人之间的事,我也知道的挺晚,是祝永功临走前告诉我的,是想拉我一起走。”

        江少鸿心头一凛,奶奶的!富嘉缘玉器行也参与了!

        但他表面上强做镇定,“束师傅为什么回绝的那么痛快呢?”

        “因为我没他们有名啊,所以我平时的生意和他们没法比啊,你们的展销盛典震动了整个玉器市场,说是全球瞩目都不为过,我想借机扬扬名,以后接单子的时候,身价也能涨,随便涨几年也强似那一百万。我也考虑到可以讨价还价,但这笔钱花光了之后,我可能还是之前的身价,不划算啊。”

        江少鸿点点头,这果然是个人精,掂的出轻重,“束师傅是聪明人,希望合作愉快。”

        “我一定会严格履行协议的。敢问江少,你刚才的意思是,今天就能让葛兀和祝永功自己回来么?”

        “这件事我姐夫安排去了,希望他们家里人明事理,要不然就只能重犯监狱里见了。”

        束瑄旗再一次瞪大了眼睛,“重犯监狱,后果这么严重?”

        “你刚才不是也说过,我们的展销盛典震动了整个玉器市场,说是全球瞩目都不为过,如果他们的肮脏交易曝光出来,就不是只为了坏我奇盛珠宝的名誉了,是有意破坏玉器的中兴大业!这罪名,你说够不够大?稍一运作,就能激起亿万民众的愤怒,判个十几年也有可能,出来以后就别想在玉器圈混了,搬砖去吧。”

        束瑄旗倒抽了一口凉气,幸好自己没贪恋唾手可得的不义之财!

        她下意识地追问道:“那巩你们要怎么处置?他可是真的高烧了,听说救护车来接的时候四十二度,今天回来也不可能做什么了。”

        “不用他回来了,现在警察已经守在他的病房门口了,只要度过了高烧的危险期,立刻拘留,在看守所里慢慢恢复身体吧。我姐夫在玉器方面的造诣堪比工艺大师,这几天会坐在那个位置的,有了几天的缓冲期,加上展销盛典的迅传播,找个坐镇的玉雕大师很困难么?只怕削尖了脑袋也得来和这些难得一见的玉器宝藏亲密接触吧?嗯,这个点儿了,贵宾要越来越多了,我要去门口看看了,你先忙吧。”

        江少鸿完成了郝俊所交代的任务,也达到了预想中的目的,就没有必要待下去了,以免言多有失,束瑄旗可是个人精啊。

        见江少鸿真的要走了,束瑄旗连忙起身送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