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交换人生俱乐部在线阅读 - 【0776】博物馆不收费么

【0776】博物馆不收费么

        徐霞客手稿的最终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时代的痕迹毋庸置疑。

        当郝俊获知这一结果时,当然不会感到惊讶,虽然这些手稿从异时空到来的时间并不长,但俱乐部“做旧”的手段岂是这些人可以甄别出来的?

        手稿的年代定了,作者也就呼之欲出了。

        徐霞客像许多文化界、艺术界的名人一样,死了之后才名声大噪,所以在徐霞客还没有大红大紫的活着的时候,不可能有人以他的名义撰写手稿,手稿的主人只能是他自己。

        知名文人的手稿卖个百十来万已经不稀奇了,甚至有上千万的,但那才多少页?这可是厚厚的一沓!

        让专家、学者、博物馆的领导们更加欣喜的是,这些手稿里的内容有不少从未面世!是遗失在历史长河中的孤品!

        判断一件文字作品是否有收藏价值和市场价值,稀缺性、唯一性是最先需要考虑的内容,这些手稿的价值是不言而喻的,而且历经了几百年依然品相完好,这将是一座具有历史意义的里程碑!

        于是,专家、学者、博物馆的领导们紧急磋商后,就开始忽悠起郝俊来,大道理讲了一大堆,无非就是这些手稿的精神价值无法估量,是属于全人类共同的财富,是极其珍贵和重要的文物,应该放在博物馆里严格保护起来,供专家、学者、文学爱好者瞻仰和进一步的研究。

        郝俊差一点儿被气笑了!

        这些人还真是不要脸!用这么蹩脚的借口就想把这些手稿忽悠走!

        郝俊苦笑不得的问道:“博物馆对外展出不收费么?”

        一位居于位的专家马上答道:“卖门票啊。”

        “你们把从我这里无偿获取的手稿拿去作为盈利的手段,好意思么?”

        那位专家却面不改色心不跳的回答:“你不能掉在钱眼里!你知道有多少文物需要资金去保护吗?你知道有多少人要为”

        郝俊打断了他的话,“你都这么大岁数了,能要点儿脸么?用无偿获取的东西博公众的眼球、获取利润,我这个原本的拥有者却没有半点实惠,你扯那么多大道理有意义吗?”

        “你可不能这么说,这些手稿对于普通游客的吸引力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大,由此而产生的利润,也是可想而知的,我们重视的是精神价值!精神价值!你懂吗?”

        “你敢保证不把这些手稿放在吸引游客的宣传语里吗?你敢保证这些手稿只供专家、学者、文学爱好者瞻仰和进一步的研究么?你敢保证这些手稿一直放在这个博物馆里,不被你们以各种理由瓜分掉么?”

        那位专家看了博物馆的领导一眼,嗫嚅了几下,“这些手稿,必然要作为一级馆藏,虽然吸引游客来参观并不是主要目的,但要让更多的人知道手稿存在的意义,所以把手稿列在宣传语里是很正常的事情。我们把它瓜分了是不可能,但由于我们天南地北的,临时借走做研究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郝俊冷冷一笑,“临时借走?你确定借走的都有归还期限,一定会归还回来?借走常常只是无耻瓜分的一种借口罢了,只怕我前脚刚走,后脚就被你们瓜分了一大半!不要把别人都当作傻子,这种事情不要太多!”

        那位专家被呛得说不出话来,又被郝俊说中了心思,目光只能不停的扫向博物馆的领导,示意该他说话了。

        他们原本料到郝俊不可能那么轻易答应,看看那些手稿的保护程度就知道,人家也是当做宝贝一样的。其实每位专家、学者和博物馆都想分得一部分,但郝俊不是红领巾的年纪,就算他们提出来让郝俊捐到各处为他共同扬名,也是绝对不可能成功的,所以才忽悠他放在博物馆里供大家瞻仰和研究,却没想到郝俊上去就点破了,场面就有些尴尬了。

        博物馆的领导在这些专家学者面前,算是话语权比较低的,平心而论,他对这种“巧取豪夺”的方式并不赞成,但胳膊拧不过大腿,既然轮到他说话了,就得有明确照顾到郝俊的成分,要不然的话,这件事绝对没有成功的希望。

        “你看这样好吗?手稿放在我们这里保护和展出,因为数量较多,我们可以开辟一个专门的陈列室,门票收入与你单独核算。”

        郝俊笑了笑:“你这话说的有点道理,至少没有他那副骗子的嘴脸,你打算给我这些手稿投保多少?”

        “投保?”

        “当然要投保,丢了怎么办?傻子也能看出来你的话语权比较低,等我一走,他们可能会紧接着把这些手稿都借走了。如果都不还回来,我也不想继续把手稿放在这里的时候,你拿什么还我?”

        博物馆的领导略微迟疑了一下,扫了那些专家学者一圈,问郝俊:“那你的意思,要投保多少?”

        郝俊淡淡的说道:“五个亿吧。”

        在场的人一片哗然!

        那位专家哼了一声,“你怎么不去抢?”

        郝俊反唇相讥,“因为我不是你!”

        哪位专家又被呛了一下,气哼哼的不再说话。

        有一位学者插口说:“如果说这些手稿值个三五千万还说的过去,投保五个亿就太夸张了,这保费也是一大笔钱呢。”

        郝俊把脸转向了她,“你们也知道值三五千万?那你们还好意思巧取豪夺?如果你有价值三五千万的藏品,会被别人随意一忽悠,就这样无偿交出去吗?你不觉得好笑么?想忽悠别人上当,得先试试能不能忽悠住自己!”

        这位学者把刚刚想说出来的话,没奈何又咽了回去,又不能正面回答郝俊,只能接着刚才的话题说:“现在不是说保费吗?投保那么多,确实太夸张了。”

        “如果手稿丢了,只按照正常价值来补偿,对我来说有什么好处?我还不如早早拍卖了得高价呢!保额高的最大好处是,如果真的丢失了,保险公司必然会大张旗鼓地追查下落,那些厚着脸皮用借走手稿进行研究的名义昧着良心占有的家伙,才会无所遁形。”

        全场默然。

        郝俊喊了一声包宪,“包宪,看样子这就是一帮大忽悠,把手稿都收起来,你连夜送回去。”

        包宪应了一声,开始上前整理手稿。

        那些专家、学者们着急了,却又不好和膀大腰圆的包宪争夺,一个个的出声说些不着调的大道理。

        博物馆的领导沉不住气了,这些手稿多么切合徐霞客旅游博物馆的主题啊!

        其实他早就请示了上级领导,必要时以奖励的名义花钱购入,并由省文化厅出面登记造册,通过各大媒体广而告之,最大限度地避免那些来头颇大的专家、学者们借走。

        然而,上面给的额度只有区区五百万,只怕郝俊不会答应啊。

        这也是没法子的事,需要作为文物保护的古建筑、纪念遗址、纪念建筑物的维修费用向来花费不小,特别珍贵的历史文物、革命文物、民族文物、自然标本的征集费用也占用不少资金,考古掘费用也不是个小数。

        五百万,是上面能针对徐霞客手稿拨付的极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