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都市言情 - 交换人生俱乐部在线阅读 - 【0777】多花点钱也是值得的

【0777】多花点钱也是值得的

        在场的人,除了阳奎刚和包宪,知道郝俊真实身份的就只有这位博物馆的领导了。

        但当初阳奎刚和郝俊找到他谈起徐霞客手稿的时候,因为针对自然资源研讨会的威胁还没有散去,要求他对于郝俊的身份要严格保密。所以,他没有向其他专家和学者们透露郝俊的真实身份,要不然的话,估计他们也会收敛一些,至少不会考虑什么巧取豪夺。

        不过,也只是收敛一些而已,虽然郝俊现在的名气很大,对于这些专心做学问的人来说,却不会因此而产生深深的敬畏,就像那些喜欢影星的,绝大部分不会觉得一位戏剧名角儿如何了不起一样。

        博物馆的领导因为知道了郝俊的真实身份,当然也就知道郝俊不差钱,而且受专家和学者蛊惑的可能性也几乎没有了,只能请求郝俊暂时不要收起手稿,容他们再商量一下。

        郝俊把这些手稿拿到这里来,原本也有要出售的意思,价格合适才是主要的,容点儿时间,倒也没有什么,就带着包宪,和阳奎刚离开了。

        没想到他们刚一出门,就看到了贡拉姆和他的助手应蕴。

        贡拉姆对于徐霞客手稿的热情,并不比里面那些人低,他也猜到了里面在做什么。这位马来国的经济高官,与宾国的经济高官阿劲容一样,对于华语来说,都是半生不熟的程度,所以叫来了应蕴,早就在外面偷听了。只不过出于身份和形象上的考虑,他们没有靠得太近,有些话没有听清,但大致情况还是了解的。

        一见郝俊他们出来了,贡拉姆便迎了上去,让应蕴为他翻译说:“级安检员先生,我听说那些手稿值个三五千万,如果有意割爱,我可以马上付款。”

        门还没有关,应蕴的话就传到了里面,那位专家马上就冲了出来,“这么珍贵和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文物,不能流向国外!”

        郝俊瞥了他一眼,“你们不是说过嘛,这些手稿是属于全人类共同的财富,还分什么国界?”

        郝俊马上转向了贡拉姆,“贡拉姆先生,等他们的讨论结果出来再说吧,按照我们华国的话来说,这叫做先来后到,如果他们确定不要,再考虑我们之间的交易,好么?”

        贡拉姆连连点头,“没问题,绝对没问题,东西是你的,当然由你说了算。”

        郝俊竖了个大拇哥,“贡拉姆先生是明白人,不像有些人,说的冠冕堂皇、道貌岸然,却连手稿的所有权都想模糊!”

        那位专家当然知道郝俊的话是什么意思,禁不住老脸一红。

        屋子里的专家学者们面面相觑,贡拉姆这一横空杀出,就确定了这些手稿至少要有5ooo万的价格才能成交了,只怕少一分郝俊也不会乐意,贡拉姆可是随时可以接盘的!

        他们接下来的讨论方向就是根据各自出资的多少,确定手稿的具体归属。

        或者说,先根据各自的需要,分得一部分手稿,再由大家共同决定,哪一部分手稿应该出资多少比较合适,总额必须达到5ooo万。虽然手稿分在了各处,也有了各自的新主人,但大家还可以互相交流一下、研讨一下,总比落在马来国那里要好得多,那样的话只怕以后连见到手稿的机会都有些渺茫了。

        就在这时,宾国的经济高官阿劲容走进了院子,远远的就和阳奎刚抱怨道:“支队长先生,研讨会主席刚给我找来的那位翻译,简直让人不好说什么,沟通起来太费劲了!当然,这也怪不得研讨会主席,因为事突然,找的比较匆忙,只能就近联系。主席刚刚又帮我联系了一下,但他能扯上关系的比较熟悉我国语言的翻译,手头都有事情,最早的也得两天以后才能来,这样将给我带来极大的不便。虽然找翻译的事情不应该由你来负责,但我考虑到,你由于工作需要,平时可能接触到一些这样的翻译,所以冒昧前来询问,能不能在明天启程之前帮我找一个?”

        阿劲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当然不可能都用华语来表达,夹杂着一大半民族语言和英语,把阳奎刚听的有些懵逼。

        宾国和马来国是一衣带水的邻邦,如果单讲土著在全国人数占比的话,宾馆的马来族比马来国的马来人还要多,所以官方语言在很大程度上是相近相通的。

        应蕴刚要为他做一下翻译,郝俊就接口说:“阿劲容先生不要着急,说起来这件事情也是因我而起,如果不是我现你的助手有问题,或许他还在美美地做着你的翻译呢。这样吧,在你的新翻译到来之前,就我先做你的翻译好了。”

        郝俊此言一出,不但是阳奎刚、应蕴和阿劲容本人,就连旁观的贡拉姆都呆住了!

        郝俊非但全程使用了阿劲容的民族语言,就连语法特征、语气腔调,特别是半开玩笑似的打趣,都和阿劲容非常近似,如同阿劲容在自问自答!

        阿劲容缓过了劲來,难以置信的连声询问,郝俊一一作答。

        阿劲容不由得眉开眼笑,印诺虽然和他非常默契,但印诺本身是宾国人,对于华国的许多事情不是很了解。郝俊可是土生土长的华国人,而且这几天的表现,让阿劲容料定郝俊是个多才多艺而且学识非常渊博的人,正好可以借此多多了解华国的人文,求之不得。

        翻译的事情解决了,阿劲容和其他自然资源研讨会的成员之间就没有什么沟通的障碍了,心情顿时轻松起来,就注意到了屋子里的人正在激烈讨论什么,下意识的询问郝俊。

        郝俊简要地做了回答。

        阿劲容笑了起来,指点着贡拉姆笑道:“我说你急匆匆的鬼祟祟地跑出来做什么?原来是想把徐霞客手稿收入囊中。既然被我碰上了,那我也竞个价吧。”

        他转向了郝俊,“级安检员先生,我出6ooo万,那些手稿交给我带回去吧,我国必定善加珍藏。”

        还没能郝俊说什么,贡拉姆就不乐意了,“阿劲容,你竞什么价啊?昨天你还嫌我每天都说手稿像入了魔似的,你怎么忽然对手稿产生这么大的兴趣了?”

        阿劲容笑了,“谁叫你这两天总在我耳朵旁边说这手稿如何如何,像是洗脑一样,我的兴趣怎么可能不越来越大呢?把这些手稿留在我们宾国,就当做让这位自然资源考察史上的传奇人物亲自踏上我宾国的土地一样,将产生深远的影响,必将激励我国在自然资源的建设利用上更上一层楼,多花点钱也是值得的。”

        阿劲容和贡拉姆一竞价,可把屋子里面的专家学者们急坏了。

        他们当然知道多花点钱也是值得的,然而他们大多是专心做学问的,在圈子里的影响力很大,但自身的财力并不雄厚,那几个职位较高的在财务方面也没有很大的话语权,凑个5ooo万都费劲,没想到阿劲容一下子出到了6ooo万!

        更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贡拉姆真的和阿劲容较上劲了,抬到了7ooo万!

        这还不算完,阿劲容也再次加价,抬升到了8ooo万!

        他们瞬间有想哭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