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十九章?坐论善恶之道

第一千三百十九章?坐论善恶之道

        密室之内。

        韩立一脸肃穆,正附身在地面刻录其阵纹,布置起上次斩恶尸时所用的法阵。

        刻录完阵纹,他又取出一沓沓阵旗阵盘等物,开始布置。

        这个法阵复杂之极,即便有个之前的经验,他也花了整整一天时间才将一切布置好,一个阴阳双鱼形状的法阵出现在房间内。

        无数拇指大小的符文在法阵内跳动,散发出阵阵晶光,将整个密室尽数笼罩在一片光海内。

        韩立目光四下扫了一圈,满意的点了点头,挥手出一具地仙傀儡,放置在阴阳法阵的阴鱼处,自己则坐在阳鱼之地。

        他定了定神后,立刻掐诀催动法阵。

        一个半球形的凝实光幕浮现而出,将他和地仙傀儡罩住,随即一根根火焰,寒气,闪电等物凝成的锁链从光幕内射出,刺入地仙傀儡身体各处。

        做完这些,韩立便闭上了眼睛,进入识海空间。

        和上次斩出恶尸不同,此刻他的识海空间内一片安静,一个身着一袭白衣的韩立盘膝坐在这里,闭目凝神。

        “来了吗?”白衣韩立睁开眼睛,看了过来,神情间满是平和,没有丝毫争斗的意思。

        “你在等我?”韩立心中惊讶,暗中积蓄力量,面上不动声色。

        “你不必如此戒备,我非恶尸,没有和你动手的意思,请坐。”白衣韩立淡淡一笑,抬手一指。

        前方虚空一动,凭空多出一个坐垫和一个茶几,茶几上还有一个茶壶,两个茶杯。

        韩立眼睛一眯,这些东西都是神识之力凝成,看起来和实物没有区别。

        这等操控神识的神技,他自己都做不到,眼前的善尸竟然一挥而就。

        “你这是何意?”韩立盘膝在对面坐了下来,问道。

        “你我乃是同根而生,三尸和本体争夺肉身乃是天性,不过要决定谁占据肉身,未必一定要争斗。”白衣韩立拿起茶杯倒了两杯茶,一杯推到韩立身前,另一杯则自己端起浅尝了一口。

        “我等修士不以争斗论结果,那如何决断?”韩立没有动茶水。

        “很简单,论道即可。”白衣韩立轻笑道。

        “论道?”韩立微微皱眉。

        “不错,我想和道友论一论善恶之道,若是道友的回答能让我满意,我就愿意放弃争夺这具身体。”白衣韩立说道。

        “哦……”韩立眉梢一动。

        “当然,若然道友的回答不能让我满意,那就莫怪我出手强夺了。”白衣韩立又说道。

        “那你你可以试试。”韩立眼中锐芒大盛,哈哈笑道。

        一股强大无比的神识之力从他身上爆发,附近神识空间隆隆震颤,仿佛天地震怒一般。

        白衣韩立手中的茶杯砰的一声碎裂,化为无形。

        “不亏是本体意识,有些能耐。”此人眉头微蹙,立刻便舒展而开,轻笑道。

        说话间,他手中波光一闪,又凝出一个崭新的杯子。

        “你既然要论道,那我自然奉陪,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吧。”韩立身上的气势也潮水般敛去,淡淡说道。

        “好,那我请问阁下,为何人有善恶之分?”白衣韩立问道。

        “人本无善恶,所谓善恶,存乎一心尔。”韩立淡淡说道。

        若说此前,让他谈论善恶,恐怕他还说不出个所以然,但有了此前在襄邑小城这百来年的沉浸,闲暇时也读了不少关于此道的经典,两相结合,对于这世间善恶,自然也有了不小的感悟和体会。

        “俗语有云,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但实际上却并非如此。世间诸多行善之人,家里却过得穷困潦倒,而有的人作恶多端,却过得逍遥快活,这却是为何?”白衣韩立又问道。

        “道友此问,不过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何为善,而何又为恶,皆不是从表面便能轻易判断。只要有益于他人,有益于世间,就算打人骂人也都是善;反之,若只是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即便敬人爱人,也变成了巴结讨好,也成了恶。一人行善积德,即便生活贫穷一些,子孙后代往往发达,而一人投机取巧,纵然得了一时富贵,总归没有好下场。”韩立淡淡说道。

        白衣韩立听闻此话,微微颔首,随即又追问道:

        “那何为善,何又为恶?”

        “对己对人皆有利可称之为善,对己不利但对人有利则是大善。对己对人皆不利是为恶,对己有利但对人不利的则是大恶。”韩立面色平静的说道。

        “但凡做了利于他人之举,皆可称善吗?”白衣韩立淡淡问道。

        “不可,有心为善,虽善不赏,带着目的去行善,仅是伪善,发白内心地为善,并不求回报,才是真善。”韩立摇头说道。

        “一老翁失足落水,另一年轻商贩途经此处,将落水老翁救起,老翁以银钱一锭作为谢礼,商贩欣然收下,此举,为善否?”白衣韩立眼中泛起一丝满意之色,再次问道。

        “善。”韩立说道。

        “按你方才所言,不求回报才是真善,商贩接了银钱,岂非拿了回报,如何能称对?”白衣韩立追问。

        “无论那商贩救人之前是否想到了回报,此事传开后,必能激励世人行善之心,只要是对众生有利之举,皆可称善。”韩立说道。

        “世间有言:人善被人欺,道友以为如何?”白衣韩立又问道。

        “此等事世间确实有之,然而只是少数,并非常态,我等要以开阔的胸怀包容这些许不公,如此才能立于不败之地,若然因其生怨,则便会落了下乘。”韩立说道。

        “想不到道友对善之真意了解如此之深,佩服。在下还有最后一问,还请道友作答。”白衣韩立默然了片刻,叹息一声后,说道。

        “请说。”韩立含笑说道。

        “世间之人,讨论道理时夸夸其谈,行动之时却眼高手低的甚多,道友对善之真意理解深刻,然而我等具体应该如何修善?”白衣韩立目光灼灼的看着韩立,问道。

        “于一切法,无取无舍;于一切事,无染无执;于一切境,不动不摇;于一切时,常行方便,随顺众生,令皆欢喜,此即为修善法也。”韩立默然了片刻,缓缓开口说道。

        “于一切法,无取无舍;于一切事,无染无执;于一切境,不动不摇;于一切时,常行方便……”白衣韩立喃喃自语。

        “哈哈,好,道友这四句话说的绝妙,在下佩服!”白衣韩立拍手大笑道。

        大笑声中,白衣韩立身体化为一团白光,朝着外面飞去,似乎要脱离识海。

        只是识海中发出一股牵引之力,不让白光离开。

        韩立眼见此景,心中一喜。

        他双目一凝,双手抬起,向前重重划下,口中爆喝:“斩!”

        一道锋利无比的剑影出现在识海中,凌空一划。

        “嗤啦”一声,善尸所化白光和识海的联系顿时断绝,“嗖”的一声飞了出去。

        密室之内,韩立眼睛一下睁开,一团白光从体内飞出。

        他身躯大震,近半的仙灵力和时间晶丝也从他身上分离而出,紧随在那团白光之后。

        白光飞出后,一闪没入法阵内的地仙傀儡体内。

        而韩立脸上血光一闪,七窍中都迸发出鲜血,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白光虽然带走了他近半的仙灵力和法则之力,但韩立身上第一千三百二十处仙窍却豁然贯通,修为达到了大罗后期境界。

        “嗡”的一声!

        一股无形力量突然降临,笼罩住了韩立。

        他周围的虚空尽数扭曲,似乎将他和世界隔离开,整个人从地面悬浮了起来。

        韩立头顶虚空突然朝着两旁裂开,露出一片无穷无尽的金色海洋。

        一股浩大无比的法则之力从金色海洋中散发而出,笼罩而下,包裹住了他的身体。

        韩立面上变色,他从金色海洋之中,感觉到了一丝天道之意,蕴含着某种苍茫、亘古、规则的气息。

        他如今实力已十分接近仙人的巅峰,但在这股力量面前,仍旧感觉自己仿若一只蝼蚁一般,竟生不出一丝一毫的抗拒。

        之前骨皇,轮回殿主等道祖级别存在散发出的气息虽然也极其庞大,但和这片金色海洋相比,还是差的太多。

        “这金色海洋,莫非是天道中的时间法则……”韩立心中震撼,喃喃自语道。

        就在此刻,金色海洋突然一阵剧烈翻滚起来,下一刻,一道金光从中投射而出,灌注进了他的体内。

        金光中蕴含了强大无比的时间法则之力,直接融入了韩立体内的法则之力内。

        韩立全身金光大盛,体内亏损的时间法则之力飞快恢复,几个呼吸间便达到了之前的巅峰。

        时间晶丝也飞快凝聚而出,转眼看也恢复到了一千八百根。

        而附近虚空继续翻滚不已,一股股天地元气渗透而出,纷纷融入了韩立体内。

        韩立体内亏损的仙灵力立刻飞快恢复,转眼间也尽数复原。

        洞府偏室中,盘膝修炼的紫灵似有所感,豁然睁开了眼睛,一双美眸满是震惊的朝着韩立闭关的密室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