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不速之客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不速之客

        “或许是我们都没有全力施为,所以力量不够?”金童又有些不肯罢休道。

        “我们若是真的互相倾力一击,纵使真的有机会破开空间,你我彼此也难保不会受伤,届时再被追上可就不好办了。”韩立摇了摇头,说道。

        “这破法阵究竟是怎么回事,竟然连一点破绽都找不到,真是老虎吃天,无从下口啊。”金童挠了挠脑袋,有些无奈的说道。

        “好一个老虎吃天……”韩立听闻此言,忽然目光一亮,抚掌道。

        金童闻言,眼中闪过一抹疑惑之色,随即马上醒悟过来:

        “你是说,以我的吞噬法则之力,将这整片虚空吞下,将那结界也牵引进去?”

        “不错。这大阵结界终究是建立在这片虚空当中的,其与虚空紧密相连,一旦你将虚空吞下,大阵也必定会受牵连,倒时候想要破开,就不难了。”韩立点了点头,说道。

        “我的吞噬法则全力催动之下,吞噬虚空不难,只是中途最好能不被打断,否则反反复复受天道侵蚀会更加严重。”金童闻言,说道。

        “放心,你只管吞噬这片虚空,我会保证你不受骚扰的。”韩立目光朝四下随意一扫,淡然说道。

        他的话音刚落,身后金童就已经爆射而去,朝着这大阵结界的一角而去。

        飞行途中,其身上金光骤然暴涨,竟是直接现出了噬金虫的真身,张口朝着那里的虚空撕咬而去,在其口内,一个金色的混沌漩涡开始悠悠旋转。

        那片虚空在这一刻,顿时好似掏空了的地窖,朝着金童塌陷下来一块。

        韩立眼见于此,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大阵之外,紫杉等人神色凝重,脸上都有些犹豫之色。

        “这次最大的失误,就是将那刚刚恢复了道祖之位的噬金仙……”盟渊长叹一声,说道。

        “说着废话有什么用?”朱颜斥道。

        “紫杉道友,怎么说,打还是不打?”东离虎沉默了片刻,看向那紫裙女子,问道。

        此言一出,朱颜两人也纷纷朝她看来,等着她拿主意。

        “若是真的被他逃脱,至尊的责罚,我们谁也承受不了。”紫杉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东离虎点了点头,双手一掐法诀,在身前光幕上一按。

        那层光幕立即一阵蠕动,像是荡漾开了一层波纹,其随即一步跨出,迈入了大阵内。

        盟渊眉眼低垂,看向身下虚空,似乎不打算立即进入。

        “对付那两人,就是我们四人联手,也没有必胜的把握,我丑话说在前头,谁若是还畏缩不前,不肯真正出力,事后即便苟活下来,也别想全身而退。”紫杉声音蓦地转冷,说道。

        朱厌瞥了一眼盟渊,眼中满是鄙夷之色,第二个进入了大阵。

        紫杉和盟渊也紧随其后,先后进入了大阵。

        韩立遥隔数百万里,感应到那边的波动变化,冷笑一声:“终于肯现身了吗?那就来试试。”

        言罢,其双袖鼓荡而起,内里金光闪烁,电丝如潮,轰鸣不止。

        ……

        天宫大陆。

        瑶池之外遁光不断,陆陆续续有大批仙人进入会场,在天庭仙童宫娥的指引下依次落座。

        四周虽是仙乐齐鸣,又有仙子起舞,会场的气氛却仍是有些肃穆。

        除了少数相熟的仙人,彼此临近的,便凑在一处小声议事,大部分人都是安静坐于蒲团之上,或闭目养神,或欣赏仙子倩影,静待主人登临。

        靠近会场中部区域,落座的大多都是与天庭关系相近的修仙宗门,往往与各域仙宫关系极佳,通常都有门下修士在仙宫担任职属。

        分别来自同法宗和舱熔山的两位大罗老祖,彼此虽然并未凑在一起,却互相以心声交谈着,

        “隋谷道友,来时路上可还安稳?”其中一名青袍中年男子,问道。

        “还好……不过听说不少赴宴道友中途遇袭,都陨落了。其中就包括你我都认识的那位壶梁道友……”被称作隋谷的锦衣老者,心有余悸道。

        “东南西三座天门外的阵仗你看到没?这轮回殿这次怕是要摊牌,跟天庭死磕了。”青袍男子继续说道。

        “这轮回殿主倒也是个人物,不过此次未免有些草率了,选择这个时候攻打天庭,说好听了是毕其功于一役,说难听了那不是茅坑里打灯笼……”隋谷话说了一半,自觉失言,立马止住了话头,尴尬地笑了笑。

        “天庭估计也憋着一肚子火,这次也想借用这与会之人的力量,一举灭了轮回殿。咱们拿人家的手软,吃人家的嘴短,可不得出把力?”青袍男子倒没有在意,继续说道。

        “混水摸鱼便是,修行不易呐……我等还是自保为先。”隋谷说道。

        “说起来,这至尊大战轮回殿主,这可是万年难遇的盛景,想想竟然还有些期待呢……”青袍男子眉头一展,笑道。

        其话音刚落,忽然听到会场后边传来一阵嘈杂之声。

        两人同时回头望去,顿时呆若木鸡。

        只见会场正中一线的白玉通道上,一名身着黑白道袍的清瘦道人,正引着一名身着黑色长袍,头戴垂纱斗笠,将面容完全遮掩的高大男子,朝着会场前端走去。

        “咦,这是何人,如此大的架子,竟要清秋真人迎送?”

        “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等等,这副打扮,莫非……”

        “莫非是那个人?”

        “不可能吧!他怎么敢来,还一个人?不要命了吧。”

        “嘿嘿,若真是他,为何不敢来?对了,我可是听说,至尊轩辕杰已身陨道消了,多半便是此人的手笔……”

        “啧啧,不得了,这次菩提宴可要热闹了!”

        “敢和天庭暗中较劲这么多年,果真胆识非常人所及啊!”

        ……

        那两人一路行进,沿途诧异惊叹之声不断,议论之声更是此起彼伏,更有不少人震惊之余,纷纷站起了身,有的面有怒色,有的踉跄后退,林林总总,不一而足。

        “轮,轮回殿主……”隋谷神色大变,喃喃说道。

        青袍男子更是失色不语,定定望向那边。

        轮回殿主虽然从未以真容示人,也极少在世间路面,关于他的踪迹一向是整个真仙界最为隐秘的事情之一,但能够出现在这主会场上的人,大都不是等闲之辈,自然还是能够凭借这身装束打扮,和其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势,认出他来。

        隋谷这一声言语出来,不管是认识轮回殿主的,还是不认识的,全都齐刷刷地将目光投向了他的身上,使得走在前面引路的清秋真人都倍感压力,额头竟沁出了几滴冷汗。

        轮回殿主对此却似乎浑然不觉,根本不去理会周遭的纷乱,甚至连斜眼去看上一眼的念头都没有,只是跟随在清秋真人身后,一路前行。

        “轮回殿主,你竟敢来?”这时,一声爆喝忽然从会场最前端响起。

        余梦寒闻声神色一变,仰头看向身旁不远处那位苍梧真君,不知道看起来那么好脾气的一位长者,为何会突然如此暴跳如雷?

        她身旁的师父,梦婆竟也是面色凝重地,望向那个头戴斗笠的黑袍男子。

        清秋真人见此状况,顿时觉得一阵头大。

        当年,苍梧真君并无后人,唯有一个视若己出的真传弟子。

        其在烛天仙宫任职之时,曾经奉命追缉过甘九真,甚至一度将其逼至绝境,只是最终还是被甘九真侥幸逃离。

        事后,在甘九真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轮回殿主派出轮回八子中的贪狼,带人一举杀上了烛天仙宫,将一宫仙使从上到下杀了个干干净净,其中就包括苍梧真君的独子。

        那一事件后来还成为了一桩悬案,甚至除了轮回殿主之外,谁都不清楚,为何轮回殿毫无征兆地做出那般血腥之举?

        从那以后,苍梧真君就与轮回殿结下了死仇,一心想要致贪狼和轮回殿主于死地,贪狼脸上那道恐怖伤痕,就是苍梧真君所留。

        轮回殿主瞥了一眼身上气势霍然暴涨的苍梧真君,开口问道:

        “阁下是哪位?”

        苍梧真君听闻此言,浑身颤抖不止,竟是气极,浑身赤红光芒骤然大亮,一身道祖威压展露无疑,竟是作势就要与轮回殿主殊死相斗。

        “苍梧道友,不可……”

        一旁的梦婆一边护住身后的余梦寒,一边开口提醒道。

        可到了此时,苍梧真君哪里听得进去,大步朝前一踏,整个瑶池胜境都为之一震。

        “苍梧道友,轮回殿主乃是至尊请来的客人,你断不可在此生事。”清秋真人见状,只好硬着头皮挡在了中间,开口劝道。

        苍梧真君双目怒火欲喷,额头青筋暴起,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来:

        “让开……”

        清秋真人闻言,并未离开,而是眉头一皱,面色也微微沉了下来。

        “苍梧道友,稍安勿躁……”就在这时,一个威严嗓音从高空中响起,如黄钟大吕一般回荡在整个瑶池胜境。

        众人闻声,神色顿时一肃,齐刷刷地朝前方高空望去。

        苍梧真君浑身一僵,袖中紧握的双手缓缓松开,一点一点地转回身去。

        在其身后紧临着净明湖的那七张案几后,上空云霞飞舞,地上金莲翻涌,阵阵芝兰香气弥漫当空,几道人影凭空浮现了出来。

        其中位于正中的,乃是一名面如冠玉,眉眼细长,唇边颌下皆生有黑色长须的中年男子,端坐在一张好似白玉雕琢的轮椅之上,正是时间道祖古或今。

        他身上一袭宽大的白色长袍从身前铺展而下,垂落在轮椅前,腰间则系着一条金色缎带,偏右位置悬着一块九龙玉佩,旁边还挂着一条金色流苏。

        在他的左侧,站着一名手柱鹤首拐杖的红衣老妇,其生着一头鲜艳火发,脸上沟壑纵横,满是好似刀劈斧硺出来的皱纹,看似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神情间却有凌厉煞气。

        其不是别人,正是赤梦的家祖,那位火属性本源道祖赤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