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在线阅读 -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宴起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宴起

        在古或今的右侧,站着一名身着蓝色短裙的清丽少女,与左侧的红衣老妇产生了极其鲜明的对比,她非但一身衣衫颇为清凉,脸上还挂着甜甜的笑容,令人一见倾心。

        其头上生着两只粉嫩龙角,一头乌黑长发变成了无数小辫,两只圆眼乌溜溜地充满神采,手臂和脚踝上还都带着精致的蓝色圆环,圆环还上挂着几个小巧的铃铛。

        这样的装束模样,怎么看都应该是个人畜无害的妙玲少女,可实际上,此女却是天庭七君中的那位将水属性法则修炼至极致的水属性本源道祖,陈如烟。

        她与赤融两人,一身气势截然相反,隐隐有大道相冲之感,倒不是那种一条大道上的彼此摩擦,而是两条不同大道,却天然厌恶彼此,一经相逢便对立冲突。

        少女不去看赤融,赤融也不去看少女,相看两厌,水火难容。

        赤融身旁另一侧,还站着一名个子不高,面容清瘦的老者,今日他没有再穿往日常着的粗布麻衣,而是换上了一件颜色扎眼的紫金道袍,上面根根经纬丝线均闪耀着异样光彩,一看便知是一件仙器级别的法袍。

        老者的肩背依旧有些佝偻,双眼却明亮锐利,不是别人,正是九元观观主李元究。

        另一边,陈如烟的身侧,还站着一名浑身被黑色长袍裹得严严实实的高大人影,就连面容也不例外,只露出了一双幽深的紫色眼眸,瞳孔之内好似蕴含有万千星辰,晶光点点。

        此人名为隐明,乃是天道七君中最为神秘,也是不为世人所熟知的一位至尊道祖。

        若说陈抟老祖已经久久不在世间行走,渐渐被人淡忘,却仍有威名传说存世,这位隐明道祖却是连传说都不曾有,甚至一众天庭高阶修士,都不清楚其底细。

        事实上,陈抟老祖为天道吞噬,已经形同废人,轩辕杰则已经被韩立和金童合力斩杀,天道七君除了这五人之外,便再无其他人了。

        其实过往的菩提宴,除了古或今历次都会现身外,其他天庭七君大多并不会轻易现身,尤其是那黑袍男子,如今日这般一下子出现五位,已经算是很多了。

        眼见这几人现身,在场几乎所有与会修士,纷纷站起身来致意。

        天庭直系修士更是纷纷口呼:“参见至尊。”

        古或今笑着点头,开口道:“苍梧道友,今日轮回殿主是客,莫要坏了礼数。”

        他的言语并无多少警告意味,反倒像是温和劝解。

        只是这看似份量不重的一句话过后,苍梧真君果真收了手,返身坐回了案几后,只是神色之间,更显沧桑疲惫。

        轮回殿主目光一挑,望向古或今几人,目光平静,神色坦然。

        清秋真人松了一口气,引着他继续向前,来到最前方苍梧真君等道祖安坐的那一排,一个靠近右侧边缘的位置。

        “殿主,这是给你安排的席位,烦请就坐。”清秋真人说道。

        轮回殿主瞥了一眼那个位置,大笑着一步跨出,直接越过了案几,来到了这一排座席与天道七君座席中间的位置。

        他忽然五指微曲,朝着那七个案几中的一个猛地一抓,随手朝回一扯。

        那座案几便和后面的蒲团一起,被一股力道裹挟着倒飞了回来,落在了轮回殿主的身前。

        “既然人都不在了,还摆着位置在那里,不是太过晦气了么?”轮回殿主朗声一笑,说道。

        说罢,轮回殿主便自顾自坐了下去,随手拎起一壶桌上仙酿,倒入酒杯后,轻轻摇晃了起来。

        眼见这一幕,整个会场一片哗然。

        清秋真人刚收敛的冷汗,此刻又忍不住淌了下来。

        不过,他的心里却是有些佩服这位轮回殿主,能在这种环境中还展露出此等霸气姿态,这时间恐怕也当真再无他人。

        只是敬佩归敬佩,他职责所在,不得不硬着头皮劝道:“殿主,这……于理不合啊。”

        轮回殿主置若罔闻,将杯中之物一饮而尽。

        “无妨,倒是有劳殿主费心了。”古或今却是一笑,说道。

        至尊都如此说了,其余人自然也不会再有意见,清秋真人告辞一声,转身离开了会场,返回东胜大陆。

        古或今几人分别落座,却不是紧邻着坐下。

        作为天道七君之首,古或今自然是坐在正中位置,他的案几也比其他人高出几分。

        紧邻他左侧的,是那位名为隐明的黑袍道祖,而他的右侧则空着,原本应该是陈抟老祖坐在此位的。

        再往左侧,临着隐明的位置上,坐着那位少女道祖陈如烟,而她左侧的那个位置不但空着,连案几都给轮回殿主搬走了,原本正是轩辕杰的。

        右侧这边,陈抟老祖的空位旁坐着赤融道祖,而赤融道祖的身旁,则坐着九元观观主。

        这几人落座之后,方才起身致意的众人,这才接连落座,整个会场响起阵阵仙乐,气氛才算是真正平缓了些许。

        这时,一道浑身裹挟着层层浓白云气的人影,出现在了众人前方。

        云气散尽之时,显露出一道修长身影,其身着天青色长袍,上面绣着一团团雪白云纹,却正如今负责执掌天庭一应运转的白云道祖。

        “今日乃是菩提盛宴,诚邀各位宾朋至此同享仙福,望诸位尽欢。”白云道祖先是朝着古或今等人施了一礼,继而转向其他人朗声笑道。

        其话音刚落,众人头顶上方蓦地浮现一片七彩云雾,里面数十位身着霓裳羽衣的仙女宫娥,身姿摇曳翩然起舞,衣带飘摇间有无数花雨洒落,美不胜收。

        众人看得津津有味,暂时放松下来,推杯换盏,品尝起仙酿与灵果。

        ……

        无穷无尽的虚空乱流深处,悬浮着一座巨大无比的银色山峰,高不见顶,仿佛一个银色巨人耸立在虚空乱流内。

        银色山峰通体由一种晶莹剔透的银色矿石形成,每一块银色矿石都在散发出空间法则波动,若是有识货之人在此,定然能一眼认出这种银色矿石是传闻中的虚空晶石,蕴含空间法则之力。

        无数的空间法则波动从巨峰各处散发而出,汇聚到一起,形成一股强大无匹的空间法则波动,似乎能撼动整个虚空乱流。

        附近紊乱无比的虚空乱流一靠近银色山峰,立刻变得温驯起来自动从山峰旁边流淌过去。

        在山峰底部,赫然有一头巨硕无比的黑色乌龟,庞大的身躯仿佛一块大陆,将银色山峰驮在背上。

        巨龟四肢划动之下,驮着银色巨峰在虚空乱流中缓缓游移前进着。

        而在银色山峰上分布了无数的小洞,从山脚一直到山峰,密密麻麻,不知有多少个,好像蜂巢一般。

        细看之下,那些小洞后面都是一个个洞窟,里面丝一条条四通八达的通道,延伸极远,似乎将银色巨峰都掏空了。

        每条通道两侧,相隔不远便修建了一个石室,每条通道内的石室不知有多少间,而整个山峰内的石室就更加不计其数。

        石室和石室之间,有一道道粗大银纹连接,仿佛一张细密复杂的银色大网,将山峰各处的石室尽数连接在一起。

        更有许多银色纹路直接没入虚空中,不知延伸到了何处去。

        这些银色纹路闪动不已,似乎在传送着什么东西。

        每个石室内都有数座法阵,和寻常的传送法阵不同,却是传物法阵。

        这些法阵尽数嗡嗡震鸣,不时喷出出各种物品。

        无数轮回殿之人守在各个法阵旁边,将这些物品放入其他传物法阵传走,或者交给一旁的傀儡。

        这些傀儡收取了东西,立刻快步运送而出,在整座银色山峰各处奔走。

        银色山峰内好像一个巨大无比的国度,极其繁忙,却也有条不紊的运转着。

        在银色山峰峰顶,坐落了一座大殿。

        大殿内空间很大,足有数千丈大小,殿内颇为空旷,没有太多别的东西,大殿正中央的位置,摆放了四尊体型庞大的炼器炉。

        这些炼器炉足有数十丈高,几乎抵住大殿屋顶,样式一模一样,却分别呈现蓝,青,赤,黑四种不同颜色。

        四个炼器炉底部都被一层银色火焰包裹,而在炼器炉周围,分别围坐了数十名修士,大部分人脸上带着轮回殿面具,正是轮回殿中人。

        还有一些人身穿紫色长袍,正是魔域夜阳王朝的服饰。

        这些人手中都在不断掐诀,一件件珍稀材料飞入四座炉内。

        火焰吞吐,炼器炉缓缓转动起来,里面传出闷雷般的隆隆之声。

        蓝色炼器炉表面光芒一闪,鼎盖突然一震,自动飞去,一团蓝光从里面射出。

        此炉附近的一个轮回殿高大男子抬手一挥,将那团蓝光摄入手中,却是一面蓝色兔首面具,正是一个轮回殿面具,只是看起来有些呆板。

        此人将面具翻看了几下,缓缓点头,转身来到大殿后方的一个偏殿。

        这里有三座石台,上面分别端坐了一个修士,手中各自持着一面白色玉板,上面闪动着一行行文字,不断闪动着。

        三人一边浏览玉板上的文字,一边在掐诀上面不断勾勒,很是繁忙的样子。

        左边一人是个身穿灰衣的中年男子,脸庞削瘦,双目深陷,看上去有些阴沉。

        居中之人是个紫袍老者,看服饰也是夜阳王朝之人,此人身形略显佝偻,头顶长着一些稀稀疏疏的头发,脸上皮肤也满是褶皱,但精神却十分矍铄。

        右边一人是个白袍女子,肌肤白腻,明眸皓齿,容貌颇为美丽,只是神情非常冷漠。

        三人身上气息都非常庞大,达到了大罗境界,尤其那紫袍老者修为最高,修为已至大罗中期巅峰,距离大罗后期也只有一步之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