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凌霄之上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上善若水

第三十八章 上善若水

        半年,半年时间啊!

        无论是将臣反抗之力,还是一众圣人镇压之力,恐怖的力量,源源不断的灌入东华帝君、炎帝体内,帮二人强行炼化两座大山。

        随着女娲的现,众圣人顿时脸色一变。而此刻,东华帝君、炎帝却是皱起了眉头,因为,没有天地的恩准,强行炼化两座大山,太过费力了,以至于到现在,还没有彻底炼化。

        “东华帝君,你这个骗子!”舜气的脸色通红。

        “哼,舜帝凭借人道盘成就准圣,东华帝君,你的圣人道果破碎,你还想用这大山偷梁换柱,重新锻造一个新的圣人道果?做梦吧!”女娲一声冷哼,探手一挥。

        显然,不止女娲,三清也不希望东华帝君、炎帝重新走向巅峰,一瞬间,众人纷纷撤力。

        “等一下,将臣还没死,不能撤力!”东华帝君眼睛一瞪。

        “将臣已经没了声音,就算没有死透,这半年,也已经被我们磨灭大部分力量了,想要骗我们?做梦吧!”女娲一声冷哼。

        除了西王母还催动力量给二人,舜、女娲、三清纷纷撤力。

        也就在一众圣人恼羞成怒的撤力之际。

        “轰咔!”

        两座大山轰然一颤,好似一股巨力,待到这个时机,瞬间撞开大山,化作一股黑气冲了出来。

        “将臣?他出来了!”炎帝顿时惊怒道。

        “你们干的好事!”西王母也是气愤无比。

        这一刻,一众圣人一脸羞愤。

        谁能想到,将臣还有力气出来?谁能想到,刚撤手,将臣敢冲出来?他不是已经磨灭到虚弱极致了?还能出来?

        顿时,所有人再度将那黑气围了起来。

        “将臣,就算逃出来,也弱的不行了!”

        “别给他跑了!”

        “哼!将臣,现在逃出来还有用?”

        “剑灵族已经全部被镇压,你完蛋了!”

        “拿下!”

        ……………………

        …………

        ……

        一众圣人恶狠狠道。

        顿时,大量强者围了上去。

        “贺叔,别靠太近,将臣虽然虚弱,但,他能顶开两座大山,说明他还有着巨大的力量!”东华帝君开口道。

        东华帝君一开口,四周一众普通修者顿时脸色一变,纷纷让了开来。

        开玩笑,一众圣人忙了半年,都没磨灭的将臣,自己上去不是找死?

        众强者躲开,顿时,众圣人恼恨的看了眼东华帝君与炎帝。

        此刻,二人全力催动两座大山,好似腾不开手一般,两座大山在缓缓变小,二人想要炼化吸收,却也并不那么容易。

        东华帝君、炎帝被两座大山拖住了。

        众圣人更关注的还是那将臣。

        黑雾之中,将臣慢慢显露了出来。

        却看到,将臣的肉身,磨去了一大半,脑袋剩下半个,下肢全部没有了,左臂也没有了,胸膛一个巨大的洞口,惨烈无比。

        可,就这残肢断体的模样,却对所有人有着一股巨大的震慑之力。

        “哈,哈哈哈哈,三清、女娲、东华、神农?哈哈哈哈,还有你,西王母,你们还真是好狠啊,好狠啊!”将臣面露狰狞道。

        “地僵之身,被破了!将臣,已经虚弱至极了,这一次,不能再给他跑了!”女娲脸色冰冷道。

        将臣却陡然扭头看向女娲。

        “我这肉身毁了?呵,哈哈哈哈,不过,我还要感谢你,女娲!”将臣看向女娲狞笑道。

        “感谢我什么?”女娲眉头一挑。

        “感谢你,给我又找了三具肉身,你通过‘蓝’,给东华帝君送去红丸?哈哈哈,红丸上的禁制,还真是粗浅啊,我已经重新改过了!”将臣冷笑道。

        “红丸上的禁制?你……!”女娲脸色一变。

        说话间,女娲瞬间看向后卿、嬴勾、旱魃。

        “你在红丸上做了什么!”女娲陡然脸色一变。

        四周一众圣人露出不解之色。

        将臣却看向三大僵祖,双眼一眯:“三个僵祖,我该选哪个呢?”

        “红丸上的禁制,是你留的?”东华帝君脸色一变。

        将臣却不理会,而是忽然伸出仅剩下的右手,对着旱魃一指:“那就你了!”

        “什么?”旱魃脸色一变。

        就看到,将臣手指中一道红线瞬间射向旱魃。

        “快躲开!”炎帝惊叫道。

        旱魃快躲开,并且用大火笼罩。奈何,那红线好似能拐弯,更能穿越一切阻碍,无论旱魃如何逃,那红线都瞬间到了旱魃心脏之地。

        “不要!”旱魃露出惊恐之色。

        也就在旱魃要被红线射中之际。

        “轰!”

        一股巨力瞬间将旱魃推开,那红线瞬间射入撞旱魃之人的心脏了。

        “后卿,你干什么!”旱魃惊叫道。

        “嗡!”

        后卿想要躲的,但,将臣指尖红线,似乎受到尸心的吸引,根本躲不掉。

        “啊~~~~~~~~~~~~~~~~~~~!”后卿陡然一声惨叫,在半空中一颤。

        “出手!”通天陡然一声大吼。

        “轰隆隆!”

        一众圣人纷纷出手,轰然重击将臣残躯。恐怖的威力,似天崩地裂般浩大,瞬间,那一片虚空挤压无数,将臣更是被重击扭曲变形了起来。

        可,也就在所有人重击将臣残躯的时候,却现,将臣残躯之中,好似冒出一道蓝光,顺着射向后卿的红线,直冲后卿的心脏之中了。

        蓝光?那蓝光的模样,炎帝看的清楚,就是将臣,将臣的灵魂?

        “啊~~~~~~~~~~~~~~~~~~!”

        后卿再度出一声大吼。

        “轰!”

        人间界,还没有流淌入四海的大水,猛地一颤,爆炸而开,无尽大水,如天崩一般,汇聚而来,转眼,后卿身后,变成了一个滔天水幕,铺天盖地,浩瀚无双。

        那些攻击将臣残躯的一众圣人一顿。

        那将臣残躯更加残破了一些,而且,闭上眼睛好似死了一般。

        可所有人关注的已经不是将臣残躯了,而是后卿。

        因为,所有人在后卿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气息,这不该后卿有的啊。这气息,根本就是将臣的气息啊。

        后卿停止了惨叫,面色平静下来,双目陡然一开。

        “嗡!”

        瞬间,后卿瞳孔变成了蓝色,在后卿的后背之上,更是冒出一对蓝色的龙骨肉翅,尽显张狂霸意。

        “你,你是……!”通天圣人脸色一变。

        “后卿,后卿你不要吓我!”旱魃顿时露出惊慌之色。

        就看到,后卿扭了扭脑袋,露出一丝邪笑道:“小丫头,你没看出来吗?我已经夺舍了后卿!从现在开始,后卿不在了!”

        夺舍?

        四周所有强者忽然倒吸了口寒气,一众圣人都是猛地一阵迟疑,脸色难看至极。

        “不,不,你还我卿哥,你还我!”旱魃顿时悲愤狂吼。

        一瞬间,恐怖的大火,从旱魃身上爆而出,一片天地都被大火笼罩了,旱魃暴怒的威力,何等巨大,就算比之圣人,也差之不多吧。

        就看到旱魃扑向后卿之际。

        后卿邪邪一笑,探手一点。身后无尽大水,轰然涌向旱魃。

        “轰~~~~~~~~~!”

        恐怖的水火大冲撞下,旱魃瞬间炸飞而出,炸向了遥远处的一片大地,瞬间冲撞出一个大洞。

        后卿、旱魃,高下立判。旱魃含愤一击,在后卿面前,不如他指头一弹?

        恐怖的后卿,不,应该是恐怖的将臣,再度回来了,那大魔王笼罩的惊悚,再度涌入所有人心田。

        “后卿,掌握水之尸心,拥有如此天赋,却不懂得用?不会用水之力!但是我会啊!我的剑道,就是水!上善若水!对于尸心的控制,比之地僵,我更擅长水僵,也就是说,虽然我失去了地僵的力量,但,我却拥有了水僵的水之神奇,配合我水之剑道,我只会更强,凡是有水之地,都是我的剑,这天地之间,何处没有水?上有云层是水!”将臣对天一指。

        “哗啦啦啦!”

        就看到,满天云气,全部变成了剑形。

        “下有江河湖泊是水!”将臣对着下方一指。

        “轰隆隆!”

        大地上江河湖泊,虽然没了剑灵族,但,在将臣一指之下,依旧冒出了无数剑气冲天。

        “外有四海之水!”将臣对着四方一指。

        “轰!”

        四海之水,猛地一冲撞大地,整个阳间大地都是猛地一震,恐怖至极,骇人听闻,一众圣人都头皮麻。

        “内有水汽是水!”将臣对着虚空一指。

        却看到,天地之间的空气,那无尽虚空之中,只要有水汽的地方,所有水汽,全部变成了剑形。

        天地何处没有水?哪里有水,哪里就有剑!

        一时间,一众圣人额头尽皆冒出了冷汗。

        地僵将臣,已经足够恐怖了,如今,水僵将臣,这比刚才还要惊悚啊,这是魔鬼啊!天地各处都在其掌控之中啊。

        “哦,对了,还有你等肉体之内,也是水吧,血液、细胞,都有水,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哈哈哈哈哈哈哈!”将臣大笑而起。

        众圣人脸色一阵难看,瞬间,封锁体内,不让将臣对自己肉躯动手。

        远处,嬴勾已经从坑中扶出旱魃,二女恶狠狠的看向‘后卿’,将臣此刻,已然成为所有人的噩梦了。

        水?剑?将臣好似借此掌控了整个天地。

        至于那地僵将臣的残躯,将臣再度将其抓来。

        “可惜了,一具地僵之躯,就这么被你们毁了!”水僵将臣,扭头,目光冰寒的看向一众圣人。

        一股刺骨的杀气,让所有人都心中一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