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凌霄之上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六章 儿子

第六十六章 儿子

        昆仑秘境,凤凰山!

        凤凰山一座山峰之巅,有着一间宫殿,名唤‘太玄宫’!

        太玄宫中,金光万丈,四处有着大量凤凰一族守护,任何人不得靠近分毫,同时,四周一座座山峰,好似射出一道道流光直冲太玄宫中而去。

        太玄宫内,一口巨大的丹炉落在中央,丹炉呈金色透明之状,内部似有滔天大火,而各处山峰射来的流光,也直冲丹炉之中。

        丹炉之中,站着两人,一个是妫重华,还有一个就是姚姬。

        只是,二人此刻,身处熊熊大火之中。更被锁链缠绕着身子,甚是惨烈。

        在丹炉口,站着一个身穿华袍的女子。女子头戴凤冠,一股莫大气息,即便隔着大殿,都让殿外守卫无法承受一般。

        “玄女?玄女,居然是你,玄女?我好恨,好恨当年不宰了你!啊~~~~~~~~~~~!”大火焚烧中的妫重华悲愤的吼叫着。

        丹炉外,华袍女子一摆凤袍,缓缓走上了一旁的宝座。

        “妫重华?你倒是好手段啊,去了上古,更名为‘舜’!我就说嘛,为何我凤凰山里,没有一个叫着‘舜’的人!”华袍玄女冷笑道。

        “凤凰老祖?哈,哈哈哈,你这么多年,都不肯以真面目示人,原来一直等着今天呢,你这个贱人,在上古,我捏你如蚂蚁,如蚂蚁,啊!”妫重华痛苦的吼叫着。

        “这丹火烧的疼吧?这可是当年太上老君的八卦炉。只要姚姬说出我想要的,我就放你们!”玄女淡淡道。

        凤凰老祖不是旁人,正是昔日在西王母面前卑躬屈膝的玄女。

        却不想,时代变迁,如今却成了整个凤凰一族的主人,凤凰山最高权力者,凤凰老祖。

        “我好恨,我当年就该捏死你!”妫重华在大火中,双目流血。悔恨、愤怒、悲痛、绝望笼罩妫重华之身。

        “你太自信了点,呵,上古?你也不是我对手!”玄女淡淡道。

        “不可能,你当时只是……!”

        “我当时怎么了?你真以为成了人帝,你就天下无敌了?哼,你可知道我底细?你才多大点,算上上古时间,你才多大,一万岁?有吗?没有!我呢?”凤凰老祖冷笑的看着透明丹炉中的妫重华。

        “你……?”妫重华一顿,好似想到了什么。

        “盘古开天辟地之后,凤凰族大兴,我就辅佐祖凰他们了,呵呵,我从第一元会,一直活到如今第四元会,就算上古与你相见,那也是第三元会了。你觉得,你区区几千年的修行,比得过我数十万年的积累?”玄女冷声道。

        妫重华顿时脸色一僵。

        “当年,若不是将臣、炎帝、东华帝君一起护着西王母,你真觉得,那时候,我没有对付西王母的手段?”凤凰老祖冷笑道。

        “你,你,你都是装的?”妫重华一脸不甘道。

        “哼,凭什么?凭什么!我在凤凰一族,可谓是奉献了一切,服侍祖凰,治理昆仑秘境,可到最后呢?祖凰将一切都给了一个外人,哈哈,给了西王母?可笑,可笑至极,凭什么,凭什么连传承也不给我留,给你?姚姬?”凤凰老祖面露一股狰狞道。

        “因为你不配!”大火中的姚姬,发出一声痛苦道。

        “不配?哈哈,不配?这凤凰一族,不还是到了我的手中?”凤凰老祖冷眼看向西王母。

        “你的心太邪,凤凰一族到你手中,只会走向灭亡,祖凰就是看中这一点,才不会将凤凰一族交给你的!”姚姬咳着血寒声道。

        “我心太邪?哪里邪了?我比你差了?凤凰一族在我手中,比在你手中可是强大了无数,姚姬,你给我说清楚,我哪里邪了?凭什么祖凰看不上我!”凤凰老祖寒声道。

        “祖凰领袖凤凰一族,将每个凤凰都当做自己的孩子爱护,而你领袖凤凰一族,将每个凤凰当做工具一样的利用。我,重华的母亲,还有一众修炼凤薨寡凰图的凤凰,还有很多很多,哈哈哈哈哈,所有凤凰都是你的工具,只要对你有利,让他们死都是应该的,你从来没将凤凰当亲人,哈哈哈,你这样邪心,祖凰怎么可能将一切交到你手中?永远不可能!”姚姬恶狠狠道。

        凤凰老祖脸色难看的可怕。

        “哼,姚姬,成王败寇,你在上古圣人道果,又有一群人护着你,我奈何不了你,可如今呢?你还不是任我揉捏?你若还不将祖凰传承给我,你和妫重华,都得死,只要你说出一切,我保你们不死!”凤凰老祖盯着丹炉中的姚姬。

        “呵,哈哈哈哈,你的性格,我又不是不知道,你觉得我会相信吗?哈,哈哈哈哈!”姚姬狰狞的恨声道。

        “拔舌!”凤凰老祖一声冷喝。

        “啊~~~~~~~~~~~~~~~~~~~~~~!”

        妫重华顿时一声惨叫,惨叫之际,口中骤然喷血,却是舌头被凤凰老祖利用八卦炉生生的拔了出来,一股痛苦声传大殿。

        “重华!”姚姬恨声道。

        “啊,啊啊…………!”

        妫重华痛苦的呜咽之中。

        “你不是看中这个弟弟吗?哈哈哈哈,你再不说,还有更痛苦的在后面!”凤凰老祖恨声道。

        “做梦吧,玄女,当年我面前,狗一样的东西,也想让我屈膝?做梦吧,今日你所做的一切,来日一定会有报应的,我会看着你,尝到报应的滋味,玄女,我会看着你不得好死!”姚姬恨声道。

        “挖眼!”凤凰老祖一声冷喝。

        “轰!”

        姚姬的双目,瞬间喷血,好似一股大力,将姚姬的双目挖了出来,鲜血淋漓,惨烈无比。

        但,姚姬却没有惨叫,哪怕此刻拳头已经捏出血来了,哪怕面部已经痛苦的扭曲。

        “好,好,好,好毅力啊,挖了眼睛,都不喊一声疼,哈哈,好,好的很!”凤凰老祖郁闷的寒声道。

        “我会杀了你的,我会亲手杀了你的!我不要假手他人,我要亲手杀死你,玄女,狗一样的东西!”姚姬恨声道。

        “杀死我?你永远没有这个机会了,这八卦炉中,要不了多久,你就要被练成金丹了,哼,就算你不说,到时,将你们练成金丹,我吞了你们,我也会得到祖凰传承,哪怕得到的传承不完整,我也会得到!”凤凰老祖恨声道。

        “那你就炼吧,哈哈,我是永远不会说的,最好现在杀了我!”姚姬狰狞道。

        “别以为死就了事,这是太上老君的八卦炉,哪怕你灵魂碎裂,都没关系,该得到的传承,我还是会得到的,除了用不完的力气,你可以挥出来,其它任何东西,包括灵魂,都出不来!八脉地火对应八卦火炉,今天就是祖凰重生,也救不了你!”凤凰老祖恨声道。

        就在此刻,大殿外忽然走来一群凤凰。

        “老祖!”殿外雪姬恭敬道。

        “你们全回来了?”凤凰老祖皱眉看向殿外。

        “是,是东秦仙帝,王雄来了,杨戬大人让各脉凤凰回来,他自己挡住了!”殿外雪姬恭敬道。

        “王雄?东皇太一吧?东华帝君?哈,哈哈哈哈,他来了,来得好,来得好!”凤凰族陡然大笑道。

        丹炉中,双眼挖去,凹陷流血的姚姬浑身一颤。

        凤凰老祖也敏锐的发现姚姬颤抖,陡然哈哈大笑:“好,好,姚姬,西王母?妫重华,你不在意他死活,我就看看,这王雄,你在不在意,哈哈哈,当年你看着他死了一次!今次,要不看他再死一次?哈哈哈!”

        凤凰老祖大笑中,跨出了大殿。

        “你,你站住!”姚姬惊恐的叫着。

        奈何,凤凰老祖哪里还会理会姚姬,顿时踏步出去了。

        姚姬实力是强大,可没了圣人道果,哪里是凤凰老祖的对手?经历了四个元会的积累,凤凰老祖可是这天地最顶级的一批强者。

        凤凰老祖走了,雪姬和有一群凤凰也跟着去了。太玄宫口,只留下一群守卫守着。

        这里是凤凰老祖的地盘,自然不可能有其它来袭。

        最多就是忽然露面的姬念念与妊霓。

        “妊霓小主,你怎么来了?老祖不让您靠近!”一个凤凰顿时上前劝道。

        “哼,我就是来看看谁惹老祖生气。让开,我们要进去看看,骂骂那个坏蛋!”妊霓顿时不愿道。

        “不行啊,小主,老祖不让,你还是……!”那凤凰焦急道。

        “你不让我进去,我就告诉老祖,说你欺负我,你打我……!”妊霓顿时耍无赖道。

        众凤凰守卫脸色一变,顿时,一个个不敢开口了。

        妊霓,可是凤凰老祖的宝贝,谁敢欺负她?这要传到老祖耳朵里,岂不是都完蛋了。

        可是……!

        “念念,跟我走,我看谁敢拦着,我就看一眼,看一眼而已!”妊霓顿时拉着姬念念往里走。

        众凤凰守卫焦急中不敢拦,只能跟着妊霓这个小祖宗,跟着进入了太玄宫。

        一入太玄宫,姬念念顿时脸色一变,看着眼前八卦炉中姚姬与妫重华的惨状。

        “这,这,这是姚姬?”姬念念看着那眼睛处两个血窟窿,还有浑身被烧的惨不忍睹的姚姬一颤。

        好似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丹炉中的姚姬一颤。

        “嘭!”

        姚姬浑身一震,凤薨寡凰图催动,一股白光从八卦炉中涌出。

        这白光是凤薨寡凰图修炼到极致的体现,莫大的悲伤,似时间静止了一般。

        所有凤凰都是一颤,包括妊霓,都好似被定住了一般,只剩下姬念念还能动弹。

        八卦炉,能将力量催动出来,姚姬的力量,对付其他人也勉强能做到禁锢时间,可对于凤凰老祖,却不可能有效果,毕竟凤凰老祖太强了。

        此刻,四周人不动了,只有姬念念能动,却是姚姬故意为之。

        因为姚姬听出了姬念念的声音,这不就是王雄那个弟子,姬念念?

        “快,快,快通知王雄,要他快走,快离开这里,快!”姚姬对着姬念念叫道。

        “我娘都拦不住叔叔,没人能拦得住他,他,他说要来救你,万死而无悔!”姬念念眼睛通红道。

        “万死而无悔?”姚姬忽然安静了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叔叔不在乎我娘,也不在乎我,为何要拼命来救你,就因为你,所以,叔叔才不要我娘和我的吗?”姬念念眼中闪过一股难受的愤恨。

        “你娘?你?如此看来,王雄不仅仅是你叔叔,还是你爹了?”姚姬苦笑道。

        “什么看来,你都瞎了,看什么看?是你拆散我娘和叔叔的?我娘让我来问你,我不明白,你告诉我!”姬念念有些痛苦道。

        “你娘?是周天音吧,她让你来问我?为什么?”姚姬不解道。

        “我怎么知道为什么,我娘说,只要我跟你说两个字,你就会告诉我一切!”姬念念一脸费解的。

        “哪两个字?”姚姬问道。

        “姬姚!”姬念念也一脸费解。

        姚姬?姬姚?名字调过来,没什么玄机啊!

        姬念念看不出玄机来,但,姚姬却浑身一颤。

        因为姚姬知道这两个字的意思。

        昔日面对祖凰的时候,祖凰曾说过,有一个女子,在第二元会结束时,唤醒了凤凰一族,那女子,就叫姬姚,祖凰确定自己是姚姬之名,反复念了姚姬、姬姚二词。

        后羿更说过,他被西王母假丹害了,假丹就是西王母给的,可只有自己是西王母啊,哪来的别的凤凰一族西王母?后羿还说,就是第二元会结束,也就是祖凰提到的那个女子。

        那个女子,就是周天音?她就是另一个西王母?

        祖凰知晓一切,周天音也知晓一些?

        忽然间,姚姬想到了自己从上古回来许的愿望,自己以圣人道果许愿,若是身死,转世死前五十年,与自己同时代,不相见。

        一瞬间,一切的一切,都通了。

        因为周天音与自己无法相见,所以周天音让姬念念来找自己,是为了告诉自己,她已经存在了,自己又活了?

        不仅又活了,而且,还有一个儿子,一个与王雄一起的儿子?

        “姬念念?我记得你以前说过,我的眼睛,和你娘很像?”姚姬颤抖道。

        “是啊,虽然你眼睛被挖了,但,我记得第一次见你,你们的眼睛,一模一样,我……!”姬念念皱眉道。

        “姬念念,我的儿子,我的好儿子,我有儿子,哈哈哈哈,我有儿子,哈哈哈哈哈哈!”姚姬忽然颤抖的大笑而起。

        姬念念一脸发懵,你疯了吧?我怎么又成你儿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