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凌霄之上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 福兮祸所伏

第七十一章 福兮祸所伏

        吞了二郎,大祭司周身冒出一股股凶唳之血气!

        “轰!”

        大祭司周身陡然一阵膨胀。

        “这戾气如此之重?”大祭司脸色一阵难看。

        过了好一会,大祭司才张口一吐,将刚刚吞下的哪吒莲花身又吐了出来,不过,此刻的哪吒周身也是血肉模糊,滚滚力量在冲击其莲花肉身,让其肉身一阵强烈扭曲。

        “如何?”接引圣人问道。

        “没事,我已经将二郎的灵魂,从哪吒的莲花身剥离了出来,很快就能炼化好,那本来夺舍哪吒的蛇藤族,已经被二郎炼化,哪吒自己的灵魂,主宰莲花身了,只是,他体内的血灵珠太过霸道,你们最好尽快帮其提炼出来,否则,他将承受不住那巨大的力量而爆体!”大祭司说道。

        不用大祭司说,接引和燃灯,已经将手贴在了哪吒的后背之上。

        “嘭!”

        猛地一怕,哪吒张口,那血灵珠瞬间吐了出来。

        接引圣人顿时将血灵珠封印,收了起来,而哪吒体内,依旧有庞大的力量乱窜,但,此刻,只需要燃灯一人,就能压制了。

        燃灯帮哪吒慢慢炼化体内混乱的灵气之中。

        接引圣人却看向了大祭司,大祭司肉身恢复,但,脑袋之处,不时的溢出灵魂力量一般,同时传来一阵阵凄厉的惨叫之声。

        “大祭司?放开我,啊!王雄,你故意设的局,你这个骗子,你这个骗子!”二郎凄厉的惨叫声还在继续。

        大祭司炼化之中,也是颇为艰难一般。

        四周刚刚鼓荡散去的雾气,再度填满四周。

        接引圣人帮助大祭司抓着六魂幡,抬头看着九重天上。

        九重天上,准提圣人低头看向大雾笼罩的六魂幡之地,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虽然中途出了各种状况,但,自己留够了防御机制,终究还是按照自己的谋算进行了,一切就等大祭司炼化二郎,再来炼化鸿钧了。

        一旦,大祭司反噬鸿钧,那未来的历史,或许会往好的方向发展了。

        “束缚,炼!”大祭司一声大喝。

        “嗡!”

        接引圣人看到,在大祭司的脚下,陡然出现一个光轮,那光轮模样,好似一个罗盘,只是这罗盘只有三分之一。

        “这就是大祭司说的命盘?命盘勾连盘古世界外的宇宙之道,能让异族长生不死的命盘?”接引圣人露出好奇之色。

        “轰!”

        忽然一声巨响,大祭司只有三分之一的命盘,陡然又补上了三分之一。两份命盘融合,绽放出耀眼的光华。

        而大祭司脑后,陡然间冒出一个光轮,正是二郎从未来穿越而来的命轮通道。只是,因为二郎的殒落,那命轮通道上的赌咒封印消失了。

        “你是谁?”接引圣人脸色一变。

        “接引圣人不用担心,这命轮通道现在属于我了,并非我被二郎夺舍了。我、鸿钧、二郎,都为第二代蛇藤族,其实说起来,应该我们三个才是一个完整体,二郎的灵魂被我吞下,并非被我炼化,而是与我融合,只是,因为我赢了,所以,融合后的意识是我,而二郎的意识湮灭了。他的一切,都是我的!”大祭司解释道。

        说着,大祭司一挥手,那命轮通道就隐而不现了。

        “如此便好!”接引圣人点了点。

        “啊,吼,你是谁!放开我!”不远处陡然一声大吼。

        却是哪吒忽然醒了,只是此刻,哪吒好似忘记了刚才的一切,更不认得了燃灯,将燃灯一掌拍开。

        “哪吒原先的灵魂,被异族镇压,并没有得到异族的记忆,异族消失,哪吒回到当年记忆了,所以才暴躁,他体内还残留大量的血灵珠混乱力量,燃灯小心!”大祭司解释道。

        “吼!你们什么人?我怎么在这里?我这身体,你对我身体做了什么!”

        哪吒咆哮,但,被燃灯顿时一掌打退,哪吒脸色一变,调头就跑。

        “站住,哪吒,这里是万仙大阵,凶险异常,别跑!”燃灯脸色一变,追了过去。

        接引圣人也开口道:“好了,别管他了,你还是尽快将鸿钧也炼化了吧!”

        大祭司正要点头。陡然,接引圣人脸色一变,看向远处。

        “我的十二品金莲出事了?怎么可能?谁在动我十二品金莲?”接引圣人脸色一变。

        “接引圣人,你这是……!”大祭司惊愕道。

        接引圣人却是脸色阴沉:“蚊道人,你敢!”

        惊怒之际,接引圣人将六魂幡交到长耳定光仙手中:“定光欢喜佛,劳烦你主持六魂幡一段时间,我去去就来!”

        “阿弥陀佛!”长耳定光仙恭敬的接过六魂幡。

        六魂幡通连麒麟族传承,通连紫霄宫鸿钧的运道,可不是那么好抓的,长耳定光仙抓住,瞬间心神全部入内,一动不动,入定了。

        “接下来,不用我说了,你快点!”接引圣人对着大祭司吩咐道。

        说着,接引圣人一挥手,四周雾气更浓了。以防两教弟子发现此地,前来破坏。

        “好!”大祭司点了点头。

        接引圣人瞬间射向了万仙大阵深处。

        大祭司看着星空一动不动的鸿钧,眼中也闪过一股强烈的期待。

        这一次,自己终于走对了,对付鸿钧,还是要靠准提啊。自己谋算了多少年,被鸿钧压得死死的,结果,这一次与准提合作,没多久,就将鸿钧压下了。

        大祭司感觉自己和做梦一样。

        正要冲上紫霄宫之际,大祭司身旁忽然传来一阵‘嗡嗡’之声。

        大祭司扭头望来,却看到,洪锦、哮天犬、龙吉,三人闭着眼睛,全力催动六魂幡,以自己麒麟族运道,斗战鸿钧运道之中。

        而此刻,或许战斗到了白热化,三人都沉浸其中,不理外界一切,好似太入神,进入了一种入定的状态。

        同时,三人的麒麟族传承,好似受到挤压之力,居然诡异的从灵魂中脱离,浮到了三人的头顶。

        龙吉、洪锦头顶,各是半个白色的珠子,哮天犬头顶是半个黑色的珠子。

        “麒麟族传承,日珠、月珠?”大祭司陡然眼中一亮。

        这日珠、月珠之强大,大祭司可是亲眼所见了啊,这是能压倒鸿钧的运道啊。日珠、月珠,浮出三人体表了?

        如此能压倒鸿钧的巨宝,大祭司不知为何,忽然心脏一阵狂跳。

        因为,近在咫尺,探手可取。一股贪婪之心在心中滋生而起。

        抬头看了看星空,又看了看三个唾手可得的日珠、月珠。

        自己不管这唾手可得的宝贝吗?不要吗?因为他们来帮了我?

        “呸,我拿我的,等我得到了好处,还管那么多干什么?准提?他是帮了我,可,我到时多补偿点给他不就行了?有这日珠、月珠,我一样可以压制鸿钧,我可以的,如此巨宝,留在他们手中太可惜了!”大祭司眼中贪婪之光绽放。

        贪婪之下,大祭司手已经抓向洪锦头顶的半个日珠,在大祭司看来,自己若是得了麒麟族传承,并不影响其它,因为自己肯定比他们还会使用麒麟族传承。

        猛地一抓。

        “轰!”

        洪锦猛地一颤,入定中被大祭司惊醒了。

        大祭司脸色一变,因为,洪锦头顶的半个日珠,并没有摘下来,它和洪锦还有着一种看不见的联系,让大祭司怎么也拔不下来。

        “大祭司,你叫醒了我?怎么了?”洪锦并不知道怎么回事,疑惑的看向大祭司。

        大祭司正待继续动手。

        “咔!”

        却是六魂幡上,陡然出现了一道裂纹,而紫霄宫中,鸿钧的周身黑气也是猛地一动。

        大祭司猛地一抬头,脸色大变。

        “啪!”大祭司狠狠的甩了自己一巴掌。

        “我是头猪啊!”大祭司悲恨的骂了自己一句。

        “呼!”

        大祭司冲天而上。

        这一刻,不应该先吞鸿钧吗?自己怎么就鬼迷心窍了呢?自己刚才的一动手,可是给了鸿钧一线希望啊,居然给了鸿钧一线希望啊。自己是猪啊!

        大祭司现在恨不得抽死自己,大好的局面,自己为什么要节外生枝了,自己这是疯了?贪婪?贪婪个屁啊!

        大祭司一刻不停,冲天之中。

        而此刻,在万仙大阵之外,西岐的一个院子之中。

        老聃却是轻轻舀了一勺茶在杯子里,微微一叹。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太顺利的外表下,终有隐患滋生,不克己欲,祸降临头!月满则亏!”老聃喝了口茶平淡道。

        万仙大阵之中。

        大祭司来不及与洪锦解释,冲向了紫霄宫中。

        此刻,洪锦醒来了,面前全是入定之人,长耳定光仙抓着六魂幡入定,面前龙吉、哮天犬催动六魂幡入定。

        洪锦虽然也在继续催动六魂幡,但,却清醒了无数,同时,也看到了龙吉头顶浮出的另外半个日珠,还有哮天犬头顶浮出的半个月珠。

        洪锦并不清楚大祭司刚才所为,更不清楚,这日珠、月珠虽然浮于三人头顶,但,却与三人有着无形的联系。

        洪锦看着龙吉、哮天犬头顶浮着的麒麟族传承,忽然间,呼吸也急促了起来,好似这日珠、月珠,本身就有着一股魔力,激发人的欲望一般。

        如今,四周没有他人,洪锦心中的恶念快速滋生、膨胀,一股迫不及待,想要将那半个日珠、半个月珠夺到手中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