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凌霄之上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庄周家的变化

第十八章 庄周家的变化

宋国,蒙地!

从庄周蝴蝶满天飞开始,古井私塾之地都是剧烈的轰鸣声不断传来,雷鸣般巨响,摄人心魄的气息,狂躁的风暴,大地的震动,让蒙地住民无不有种世界末日的恐慌。

除了在古井私塾学生的家长,不顾生死的扑向古井私塾找自己的儿子,大多都躲了起来。

庄氏家族的很多人,更是躲到了家族祠堂之中。

一群庄氏家族之人,围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

“三叔公,你能知道这是什么大道气息吗?好恐怖!”一个庄氏子弟焦急道。

“怕什么,一个个胆小鬼,尽给老祖宗丢脸,我们的老祖宗,乃是上古商朝国君,商汤开国,迎战满天仙魔,都不曾畏惧,你们这点动静,就怕了?”白发苍苍的三叔公喝斥道。

“可是,我们已经不比当年了啊,现在我们子姓庄氏,已经没落到连一个大道气息者都没……!”一个庄氏子弟苦笑道。

“不仅仅我们,就连现在宋国王室,也没落了!”

“我庄氏家族,恐怕再也没有希望了!”

……………………

………………

……

众庄氏子弟苦涩道。

“我记得,我们庄家子弟中,不是出过一个掌握大道气息之人吗?谁说我庄家没有希望了!”三叔公不服道。

“三叔公,你这些年,记忆力一会好一会差,你说的那人,是我的弟弟,他?当初我们对他寄予多大的希望啊,全族一切都供着他,可是,他出去游学一趟,居然为了一个女人,断送了前程,被断了大道思想,更断了我们的希望啊!”一个庄氏子弟苦涩道。

“是啊,老二他太过分了,我们全部的希望都压在他身上了,他居然为了一个病秧子女人,断送了我们希望!”又一个庄氏子弟悲愤道。

“混账,那是你二哥,老二,是你叫的?”三叔公的拐杖生气的一撞地。

“三叔公,你不知道,老二,不,二哥他这一支,算是完了,二哥一个书生,断送了学说思想,他如何生活?他女人又是个病秧子,还生了个大傻子,二哥他这一家,永远翻不了了!”那庄氏子弟说道。

“是啊,他们一家都永远翻不了了!我觉得,过年时,族中杀猪,分给他们家一个猪腿,都是多余,我听说,他们连猪腿都保不住,被古井先生骗去了!”

“是啊,老二他四肢不勤、五谷不分,他女人更是病秧子,还生了个大傻子,他们家完了,永远别想翻身了!”老大叹息道。

“大傻子,大傻子,那是你们侄子,都是庄氏子弟,你们都不能团结,庄氏以后如何崛起?”三叔公愤怒的看向众人。

“崛起?我们看不到希望了,如今外面的动静下,我们只能如老鼠一样龟缩在这里,哪什么崛起?大傻子,他儿子庄周就是大傻子,还不能说了?三叔公,你不会让我们指望庄周那个大傻子带领家族崛起吧?”一个庄氏子弟埋怨道。

“是啊,三叔公,指望谁也不能指望那大傻子庄周啊!庄周这一辈子要是能翻身,我这做叔叔的,天天去给他磕头!”又一个庄氏子弟苦笑道。

就在众人唉声叹气之际,外界陡然传来一声巨响。

“天下道家弟子听着,今我杨朱学宫长老四十人,以杨朱圣人名义起诺,杨朱学宫弟子,从今日起,不得踏足宋国蒙地一步,不得为难庄周!听令!”

惊雷之声响彻天下,同样也响彻庄氏宗祠。

刚刚还唉声叹气的所有人,忽然傻了一般。

“这是大道天音,我没听错吧,庄周?逼的杨朱学宫退避,约束弟子,不得为难庄周?一定是重名,一定是重名!”一个庄氏子弟茫然道。

“啪!”

三叔公的拐杖狠狠的砸在了其脑袋上。

“重名个屁,没听到吗?宋国蒙地,宋国蒙地,我宋国蒙地穷乡僻壤,哪来第二个庄周?我庄氏家族,还有第二个庄周吗?我庄家要翻身了,庄家要翻身了!”三叔公顿时喜极而泣。

可众人依旧无法相信,逼的杨朱学宫,声传天下的那位庄周,会是之前的大傻子。

“会不会那大傻子骗了杨朱学宫……!”一个庄氏子弟依旧不愿相信。

“啪!”

三叔公的拐杖再度当头砸下。

“再口无遮拦,将你逐出族谱!”三叔公瞪眼喝道。

“啊,我,我…………!”那庄氏子弟顿时不敢说话了。

可,众人依旧无法相信,那眼看就要完蛋的庄周一家,居然又有了翻身机会。

“走,走,我们去庄周家!”三叔公摇摇颤颤的站起身来。

“三叔公,外面飞沙走石、地动山摇呢!”一个庄氏子弟担心道。

“就算天上下刀子,也要跟我去,庄氏再出英杰,你们蜷缩在此等什么?都给我去护着,就算死也要护卫庄周周全,你们还想庄氏子孙永世不得翻身不成?走!”三叔公摇摇颤颤的要往外走。

众庄氏子弟也想确定天空声音是不是真的,一起向着庄周家中而去。

------------

庄周的家,有些偏僻。毕竟庄父受到族人一定冷落,住的地方也与大家不在一起。

随着古井私塾的风波结束。天地恢复了安宁。

蒙地的焦点,顿时聚集在了庄周家里了。

庄周的神异,不用故意打探,一众同窗学童,就绘声绘色的讲了一遍。

庄周父母因为疲于生计,家里未能打理的好,房屋四周杂草丛生、乱石堆砌。本来极为狼藉的。

可此刻,无数人在四周忙碌起来。

“不用你动手,不用你动手,这是我二哥家里,我们来,我们来!你一个外姓人,来凑什么我庄家的热闹?”

“那边杂草清理干净了吗?去,把那边小溪清理好,这里洗菜的水都没多少了!”

“那边磕脚的土石,搬运到这里来,这有个小坑,周儿不小心磕碰到怎么办,快填好,将那边的土石平整一下!”

“屋顶的这里还有破损,下雨容易漏水,快递点材料上来,我再修一下!”

“猪杀好了吗?快点,快点!”

…………………………

………………

……

以前冷清的家中,这一日,几乎所有庄氏子弟都来帮忙了,不仅庄氏子弟,还有一些其他庄邻,顿时忙前忙后。

忙碌中,敬畏的看着西厢房处,一群红衣人盘膝而坐,疗伤之中。那群人,周身红气环绕,正是人人羡慕的大道气息啊,而且,有两百个之多。

蒙地出一个有大道气息之人,都是天大的事情,这两百个红衣人,就在庄家疗伤?

不用猜,不用听古井学童的描述,所有人都知道,庄家要大兴了。

“庄周他娘,你休息休息,我们来!”庄周的婶婶、姑姑们纷纷上前,无比的热情,让庄母休息。

庄父陪着三叔公,坐在门口。

“三叔公,大家都太热情了,不用这样的……!”庄父苦笑道。

“什么不用这样,这是应该的,我这些年迷迷糊糊不知道,没想到这群小兔崽子,居然如此势利,你年前去求一碗肉,都不得,混蛋东西,回头我不抽死他们!”三叔公顿时气愤道。

“三叔公,也不怪他们,是我无能,我……!”

“小二子,三叔公以前就看你会出人头地,此次,你兄弟们做事,希望你不要往心里去,毕竟我们庄家……!”三叔公苦涩道。

“三叔公,我并没有怪他们,我也知道族中难处,况且,年前,族中还分了我一个猪腿,我并没有怪责谁!只是我自己无能!”庄父叹息道。

“都过去了,都过去了,小二子,你生了个好儿子啊,庄周,庄周啊!我庄家终于又出了个人物!”三叔公抓着庄父的手感叹道。

“我儿,的确比我强!”庄父自豪的笑道。

“庄周那边,族人没给他好印象,唉,只能靠你帮帮这群混账兄弟了,他们……!”三叔公叹息道。

“三叔公,你不用担心,我们终究都姓庄!”庄父点了点头。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纵然庄氏子弟临时抱佛脚的前来献殷勤,但,终究是血亲,庄周修的逍遥之道,无拘无束,庄父却还是会挂念的。

“听说,外面那群有大道思想之人,都是,都是周儿媳妇带来的?”三叔公好奇道。

“是,我们也不清楚情况,儿媳叫着金母,他们称呼其为金母元君,我也不知具体什么意思,不过,为了护卫庄周周全,都受伤了,那群红衣人在西厢房休息调养,儿媳正在周儿的房中休息调养,周儿在后院,接见名家领袖惠施,还有一群名家弟子,不能来见礼三叔公,还请三叔公见谅!”庄父说道。

“不碍事,不碍事,见,见,他们见面好,可不能怠慢了贵客!”三叔公顿时笑着说道。

“周儿说,此次杨朱学宫,以杨朱圣人许诺,声传天下,动静太大了,可能,不日会有宋王使者前来求见,周儿暂时不想与他们接触,所以…………!”庄父苦笑道。

庄父也没想到,那声传天下,会有如此大影响啊,庄父从庄周身上有大道气息开始,就猜到儿子未来肯定不凡,可,怎么也没想到,这才短短一个月不到时间,就名动天下了啊,这动静如此恐怖,就连庄父也措手不及啊。

让杨朱学宫退避三舍,各方使者,肯定来势汹汹啊。

一旁三叔公一听,也张口愕然,虽然想到因为庄周,庄氏家族会不一样了,但,也没想到直接就上达天听啊。这何止一步登天啊。

“我知道了,你放心,我庄氏子弟,绝对不给你拖后腿,从今天开始,我会约束他们,听你的话,去应对外面使者,谁要是不听,我打断他们的腿!”三叔公激动不已道。

自己庄氏家族还没跟着鸡犬升天呢,外面人就想来抢夺庄周?做梦!三叔公捏着拳头,眼露坚定。

---------------

杨朱学宫,杨朱殿!

杨朱的推演被打断了,此刻手中摸索着大长老送回来的道德令牌,一阵满意,道德令牌中有大秘密,这可不是常人所能知道的,这也是杨朱之学盈天下,依旧对着道德令牌无比在乎的原因。

摸了一下道德令牌,杨朱压下探秘的欲望,却是扭头看向一旁归来的巨阙。

“圣人,给相里勤他们三个跑了,我……!”巨阙苦笑道。

“不是给他们三个跑了,是你差点回不来吧!”杨朱脸色一冷。

“我!”巨阙脸色一变。

“现在,你在魏国,有我的大安排,不容一丝差错,你这次,太莽撞了!”杨朱冷冷的说道。

“是,我……,我也没想到……!”巨阙苦笑道。

“魏国,重中之重,你的身份,不容暴露,破秦灭墨,都在魏国之局!”杨朱沉声道。

“是,我这次一定低调!”巨阙苦笑道。

“嗯!你也别在这里待了,去魏国吧!”杨朱沉声道。

“是!”巨阙郁闷的踏出了杨朱殿。

踏出杨朱殿,巨阙依旧耿耿于怀。

“庄周?哼,早晚有一天,我会弄死你,害我丢了这么大的丑!”巨阙一声郁闷,踏步射向天际。

杨朱殿中,杨朱圣人再度闭关,研究手中的道德令牌了。

--------

宋国蒙地,庄周家中,后院。

庄周与惠施坐于茶桌之处,二人相谈了很长时间。

这一谈,却发现,二人脾气居然如此相投,很快就变成至交好友一般。

“惠施,你说看到巨阙,熟悉?”庄周有些不可思议道。

“是,他的身形,还有一些戾气,有点像,像我魏国最近请来的一位上将军!”惠施皱眉道。

“哦?”庄周好奇道。

“虽然容貌不同,但,气息太像了,差点我就……!”

“魏国的上将军?”

“叫着庞涓,传说来自什么鬼谷,是什么鬼谷子的弟子!”惠施回忆道。

“鬼谷子的弟子,庞涓?巨阙?”庄周皱眉思索了起来。

因为庄周可是记得的,当初给欧冶子有过交代,来日兵圣孙武会执令牌而来,请孙武帮自己看护陆压真灵锻造的圣剑,应该是就是巨阙了。

巨阙应该和孙武在一起才对,怎么如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