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凌霄之上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气急败坏的淳于髡

第二十九章 气急败坏的淳于髡

“什么人?”一声断喝在庄周背后响起。

庄周被一股强大的气息锁定了。

庄周此刻形态,还是一只蝴蝶,翅膀一扇,扭过头来。

顿时看到,半空之中,一个手拿权杖之鸟魔,踏在空中。

“鹏儿?”庄周惊叫道。

眼前魁梧的男子,不是王鹏又是谁?

只是此刻的王鹏与别的鸟魔又有些不同,手脚正常,后背一对洁白无比的巨翅,脸上是一个鸟嘴,但,除了鸟嘴,其他面目,正是王鹏无疑。

后背之上,一个咒印,与其他鸟魔也不同,居然是七彩之色,这七彩咒印,似乎不断的从虚空中抽取一股股大道气息灌入其体内,让其体表散发出庞大的气息。

“咒印?鹏儿身后的咒印,居然有很多人的真灵气息?父亲、母亲的真灵,都在他的咒印之中?”庄周瞳孔一缩。

“还不现出原形?哼,找死!”鸟魔一声断喝。

手中权杖一指,似乎就要将庄周所化蝴蝶碾碎一般。

庄周不敢迟疑,翅膀一扇。

“呼!”

陡然两个蝴蝶好似凭空而来,瞬间飞到王鹏面前,挑衅的撞向王鹏的眼睛。

“嗯?还有!”王鹏眼睛一瞪。

“嘭!”

手中权杖将飞来挑衅自己的两个蝴蝶瞬间碾碎,再一扭头看向毒池旁边那个庄周蝴蝶。

“哼!”

手中权杖一指,那蝴蝶瞬间碾碎。

三只蝴蝶全部碾碎了?

庄周故意用两个蝴蝶分心了一下王鹏,再用一个蝴蝶替换了自己,庄周本身所化蝴蝶,却已经躲到了暗处。

“发生什么事了?”鸟魔空间响起淳于髡的声音。

“主公刚刚打开出入口,被几只蝴蝶飞入,现在已经没事了,蝴蝶已经被我碾碎!”王鹏沉声道。

“嗯!”淳于髡的声音,这才满意的应了一声。

庄周躲在暗处,看到王鹏在碾碎三只蝴蝶后,踏步到了不远处一个高台,高台之上,有着一个宝座。

王鹏缓缓坐在宝座之上。

身后的咒印化为七彩雾气,笼罩王鹏,一股股大道气息从四面八方涌来,不断淬炼王鹏的身体。

庄周能感受,在七彩雾气中,有着一颗紫色真灵散发滚滚紫气,四周其它真灵环绕这颗紫色真灵,吸收着滚滚大道之气。

“那颗紫色真灵,怎么有种老子的气息?其它真灵辅助,父母真灵也在其周彻环绕,让王鹏所化鸟魔脱颖而出,成了这群鸟魔之王?”庄周脸色阴沉。

呼隆隆!

那个虚空洞口,不断坠落一个个身影进入毒池之中,为毒池中心十个古食族幼蛋提供毒液能量之中。

庄周一时脸色阴沉,蛰伏不动。

----------

外界。

已经有七千鸟魔冲击兵家大阵了,无数水军从四面八方而来,可依旧挡不住了,若不是扁鹊变化的水兵挡在前面,此刻,山谷的兵家大阵已经破了。

“孙膑先生,你的那水兵,好不厉害!以一人之身,斗战一大半鸟魔,他有大罗金仙之威了?”田忌惊喜道。

孙膑眯着眼却没有解释,孙膑知道有人帮自己,可四周鸟魔不断增多,让孙膑越发担心了起来。

此刻,焦急的还有稷下学宫的淳于髡。

“已经有不少时间了,怎么还没能破开兵家大阵?不能再拖下去了,否则,引来更多的人了!”淳于髡脸色一冷。

探手一挥。陡然又是三千鸟魔冲出。

一万鸟魔形成巨大的冲击,将四周一些山川都掀飞了,好似大爆炸一般,冲击中心。

水军是厉害,但,依旧不敌一万鸟魔,冲上前来,瞬间被撞碎了。

眼看大阵就破了,但,扁鹊所化水军,却是手执一根金色的棍子,轰然将冲来的鸟魔瞬间炸飞。

“轰~~~~~~~~~~!”

巨大的爆炸,响彻整个天地。

“什么?那水兵,怎么还能变强?他不会一直在拖时间吧?一万鸟魔都破不了他的防线?好,好,好,孙膑,你总算没有让我失望,你的真灵,可以帮我成就第二个鸟魔之王!”淳于髡焦急之际,也露出兴奋之色。

“我的鸟魔王,你可以动手了,以最快的速度,拿下孙膑!”淳于髡一声冷喝。

这一声冷喝传入了鸟魔空间。

坐在宝座上的王鹏,陡然站起身来。

“是,主公!”王鹏一声冷喝。

四周七彩雾气回归王鹏后背,化为一个七彩咒印。

踏出一步,王鹏瞬间踏出了鸟魔空间。

扁鹊正大杀四方之际,陡然一股惶惶之气冲天而降。

“什么?”扁鹊扭头望去。

却看到,王鹏手执权杖,冷眼中,手中权杖向着扁鹊劈来。

“鹏儿”扁鹊眼睛一亮。

但,那权杖威力太强大了,劈下之际,虚空都被撕开了,瞬间到了扁鹊面前。扁鹊脸色一变,手中定海神针迎了上去。

“轰~~~~~~~~~~~~~~~~~~~~~!”

权杖、定海神针相撞,瞬间虚空撕碎无数,四周所有鸟魔、水军,全部被强大的余波炸飞了出去。

扁鹊被这一权杖瞬间砸入大地,将大地砸了一个坑。

“噗!”

扁鹊吐了口血,瞪眼惊讶的看向天空。

此刻,田忌山庄的大阵也全部崩碎,露出内部众人。

“大罗金仙,十六重?”孙膑惊叫道。

王鹏死死盯着孙膑,也不知他是如何一眼认出孙膑的,得淳于髡命令,要第一时间抓住。

“你们快走,我挡着!”扁鹊叫着。

扁鹊瞬间冲天,迎向王鹏。

“鹏儿,是我”扁鹊叫着。

“哼!”王鹏被挡住,顿时眼中一瞪。权杖再度劈来。

“轰~~~~~~~~~~~~~~~~~~~!”

定海神针与权杖虚空相撞,一时间,虚空顿时炸碎无数。

先前那一击,扁鹊是没想到王鹏这么大力量,所以没用全力,吃了大亏,这一次,可不敢了。

扁鹊、王鹏顿时僵持在了虚空。

“鹏儿,是我,你不认得了?”扁鹊焦急的叫着。

王鹏此刻,哪里记得扁鹊是谁?其眼中凶光四射,背后七彩咒印缓缓旋转,似乎在吸收道家大道气息涌入体内,一点一点的想要压制扁鹊一般。

“轰隆隆!”

两大绝世强者在相互僵持,一时间,居然不分胜负。

“快走!”孙膑在下方急切道。

田忌等人托着孙膑,快速遁逃而起。

而鸟魔王被拦住了,让稷下学宫的淳于髡顿时恼羞成怒。

“我说这水兵怎么如此厉害!原来,是那个老鼠?一年前潜入我稷下学宫,现在还想坏我好事,哼,这一次,你就不用走了!”淳于髡一声冷哼。

踏出一步,淳于髡瞬息万里,瞬间抵达了田忌庄园之地。

“那是,淳于髡?”田忌惊喜道。

“别喊他,快走!”孙膑急切道。

“先生,我虽然与淳于髡不对付,但,淳于髡这些年可是鸟魔死敌啊,他一定……!”田忌开口道。

可田忌话还没说完,却瞪大了眼睛。

却是淳于髡探手一掌拍出。

“轰!”

“噗!”

就看到,扁鹊瞬间被这一掌打飞了出去,一口鲜血喷出。

“什么?淳于髡在帮那鸟魔?”田忌头皮发麻惊叫道。

“别给他跑了!我先将孙膑收了!”淳于髡沉声道。

“他,他和鸟魔一起的?”田忌惊叫道。

就看到淳于髡一挥手。

“呼!”

一股大风席卷四方,瞬间,将所有烟尘全部掀飞了,露出下方要逃跑的孙膑一行。

“糟了!”孙膑露出焦急之色。

“呵,孙先生?在下淳于髡,稷下学宫曾向阁下下过多次请帖,孙先生都不曾给面子,今日在下亲自来请,还请孙先生给个薄面,跟我走一趟!”淳于髡笑道。

“快走,快走!”孙膑脸色一变。

兵家大道,顿时再度凝聚出千军万马,向着淳于髡冲去。

“大道思想?我可比你们会用!好久没吃东西了,孙先生应该会对我胃口吧!”淳于髡眼中闪过一丝兴奋之色。

就看到淳于髡伸出右手。

“咔咔咔咔咔!”

四周虚空好似被冻结一般,那冲来的千军万马,也尽皆被定住了。一动不动,根本无法阻拦淳于髡的右手。

“我们!”田忌惊叫道。

这一刻,四周虚空都被淳于髡禁锢了一般,众人居然动惮不得。

“咳咳,若不是我被巨阙伤了根本,今日……!”孙膑眼中闪过一股恨色。

此刻,孙膑无法发挥巅峰力量,居然只能任人宰割了一般。

就在淳于髡胜券在握,即将抓住孙膑之际,淳于髡陡然瞳孔一缩。

“找死,你敢!”淳于髡惊叫道。

这一霎那,淳于髡居然放弃抓捕孙膑,踏出一步,消失在了虚空之中。

却是在王鹏离开鸟魔空间的一瞬间,庄周不再蛰伏,瞬间爆发出无数蝴蝶,向着毒池而去。

毒池之中,有着十枚古食族的幼蛋,蝴蝶蜂拥而去,去抢夺幼蛋了。

毒池毒气凶猛,无数蝴蝶触之就死,但,蝴蝶太多了,终究在死亡无数后,将十枚古食族的幼蛋拔了出来。

“轰!”

十枚幼蛋被拔出的瞬间,毒池瞬间一阵摇晃,整个鸟魔空间也是地动山摇。

这瞬间的变化,自然让外界的淳于髡恼羞成怒。

蝴蝶?哪来无数的蝴蝶?

鸟魔空间的秘密,比起孙膑可是重要多了,淳于髡瞬间放弃孙膑,踏步入了鸟魔空间。

也就在淳于髡踏步入鸟魔空间的瞬间,淳于髡没有发现,一只蝴蝶贴着其衣服,居然借机逃出了鸟魔空间。

那一只蝴蝶,自然就是庄周。

一出来,庄周陡然爆发亿万蝴蝶,向着孙膑等人涌去。

淳于髡消失,空间禁锢消失,孙膑等人顿时自由了,还没来得及说话,顿时被无数蝴蝶淹没。

“蝴蝶?”众人惊叫道。

“别动,孙武,是我孔丘,不要挣扎,跟我走!”庄周的声音顿时传来。

“啊?”孙膑一愣。

“轰隆隆!”

顿时,滚滚蝴蝶将众人卷入庄周梦境世界,一闪消失不见了。

鸟魔空间,淳于髡匆匆而回,发现里面铺天盖地尽是蝴蝶,顿时知道被人闯入了。

“找死!”淳于髡探手一挥。

“啪啪啪啪啪啪!”

无数蝴蝶近乎瞬间被淳于髡一挥手全灭了。

所有蝴蝶全灭,淳于髡看向中心毒池。

毒池之中,十枚古食族的幼蛋,不见了。

“谁,谁,滚出来!”淳于髡发出滔天怒火。

但,四周根本没有其他人了,淳于髡一低头,看到地上的蝴蝶瞬间化为黑气消散一空了。

“蝴蝶?庄周?”淳于髡陡然瞳孔一缩。猜到了是谁。

“不好,庄周逃了!”淳于髡踏步再度出了鸟魔空间。

可外界,无数蝴蝶向着南方飞去。

“想逃!”淳于髡踏步冲去。

“轰!”

那边蝴蝶全灭,可惜,并没有庄周的踪影,淳于髡一回头,发现孙膑等人也不见了。只有远处,王鹏与扁鹊越战越远。

“庄周,你给我出来,我要吃了你!吼!”淳于髡气的的一声大吼。

大吼之下,虚空猛地一阵震荡。可,哪有庄周的影子?

而远处,扁鹊也不再缠斗,瞬间向着远处遁逃而去。

“想逃?做梦!你和庄周一起的,抓你,就能找到庄周!”淳于髡愤怒的追了过去。

PS:抱歉抱歉,今天来客人,更新迟了!见谅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