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修真仙侠 - 凌霄之上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三章 一鸣惊人

第三十三章 一鸣惊人

临淄,王宫!

庄周带着两个人走到了朝堂大殿口,两人,一人白衣,一人黑衣,披风阔帽,看不清容貌。

“庄周先生,大王已经恭候多时,请!”一个侍从恭敬道。

庄周点了点头,踏步入了朝堂之中。

淳于髡、齐王、文武百官,都盯着庄周三人。

淳于髡现在根本没有心思关注什么大校场了,大校场交给鸟魔王足够了,现在,淳于髡就想要拿下庄周,逼问出那十枚古食族幼蛋的下落。

若不是在朝堂之上,众目睽睽之下,淳于髡早就动手了。

庄周入了朝堂大殿,自然一眼看到了齐王。

齐王目光有些浑浊,好似被酒色掏空了身子,但,这一个月,庄周打探过,齐王以前可是胸怀远大的,特别在外公在世的时候,与外公一起打响了稷下学宫名声,欲将齐国壮大成天下之主。

可这些年,只能听到齐王性情大变,沉迷酒色之中。

朝堂的百官,有着一部分是田氏宗亲,还有一些是其它家族之主了。

此刻,一起盯着庄周三人入殿。

“南华山,逍遥宫,庄周,见过齐王,见过诸位!”庄周微微一礼。

“你就是庄周?那个让杨朱学宫退避三舍的庄周?”齐王盯着庄周沉声道。

“不错!杨朱学宫的弟子,谁也不敢为难我!见我退避!甚至,不得踏入我所在蒙地一步!”庄周轻描淡写道。

庄周没有谦虚,这一刻,庄周想要挑起争端,必须要扯一张大皮,让别人对自己充满绝对信心。

庄周说完,满殿官员都是倒吸口冷气。

杨朱学宫啊,那可是天下第一学宫,杨朱何人?当世圣人啊,真的畏惧庄周?

齐王更是眼中一闪而逝一道精光。

“庄周?你带了列子的《冲虚经》,要和我论道?”淳于髡冷笑的看向庄周。

庄周就在面前,淳于髡也不担心其走掉了。

“不错,在下的确带来了列子的《冲虚经》,但,今日庄周狂言,却想要与淳于祭酒,与齐国君臣,论一论道!”庄周开口道。

“哦?”齐王好奇道。

“你想论什么?”淳于髡问道。

“田氏代齐!”庄周沉声道。

“大胆!”

“放肆!”

顿时,有大量官员喝斥道,这其中,田氏宗亲喝斥的最为大声。

“齐王,庄周所说,可有诬蔑?”庄周看向齐王。

庄周死死盯着齐王,因为庄周看到,在齐王那浑浊的双目中,居然隐藏着一丝雄火。

“田氏代齐?我田氏,受周天子册封,为齐国正统,自然不怕人说,只是,庄周,你若仅仅是为了奚落我田氏,今日,你也别想走出这朝堂了!”齐王换了个舒服的姿势。

齐王一开口,顿时堵住了百官的话。

齐王都不忌讳这个话题,百官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田氏代齐?哼,庄周,你想说什么?田齐已为齐国正统,姜齐已经沦为过去,此为天意、民心,你还想为姜齐鸣不平?”淳于髡冷笑道。

庄周不理会淳于髡,而是看向满朝文武。

“庄周查过这段历史,齐国开创者,乃是姜子牙,后姜姓子孙传承,传到齐桓公的时候,陈国宫廷发生了一场政变,陈国公子,陈完失去继承陈国王位的资格,逃往齐国,被齐桓公庇佑,赐了良田无数,陈完至此,改氏为田,用以表达对齐桓公感激之情,至此,田氏在齐国扎根!”庄周说道。

“哼!”一些官员想要喝斥庄周。

毕竟,这对田氏来说,却是一个黑历史,当时的田氏先祖前来避难,齐桓公好心收留,却埋下了隐患,被田氏家族篡了国位,这可是容不得别人提起的啊。

“让他说!”齐王冷声道。

“田氏经营八世,附庸在姜姓王室的各分支家族,随同他们自相残杀,渔翁得利,可怜姜齐的各大姜姓分支家族,哪里想到田氏之目的?相互厮杀,争夺利益,以至于,姜姓家族陆续灭族,以至于到最后,田氏越来越强大!姜姓家族内部一片混乱,齐国发生天灾饥荒时,姜姓家族都无能为力,田氏家族,却以大斗借米,小斗收回,至此深的民心。民心在田,齐国不乱,待姜姓各族消耗殆尽,田氏趁势而起,取而代之!”庄周平静道。

“你想说什么?”淳于髡冷声道。

“我不想说什么,我只是复述一个事实,一国之中,当对百姓施恩德的权利,被别人得去,那民心就会丧失,不再为君王所用!”庄周说道。

“大胆,庄周,你在嘲讽我田氏家族吗?”一个田氏宗亲冷喝道。

“不,我是在说,你田氏家族,你齐王,对百姓施恩德的权利,也被别人夺取。民心将丧,田齐将赴姜齐后尘,彻底从齐国销声匿迹!”庄周沉声喝道。

“大胆!”

“放肆!”

“口出狂言!”

……………………

…………

……

顿时,朝堂上一片喝斥。

淳于髡更是眼睛一瞪:“庄周,你找死!”

“来人,给我将这口出狂言之徒,赶出去!”

“不能让他走,诬蔑齐君,当诛!”

顿时,群臣激愤。

淳于髡冷笑中正要开口,却被庄周抢先。

“齐王,你以为沉迷酒色,就可以视而不见?当年齐景公也是一样的状态,熬到自己死,然后子孙被屠戮干净?哈哈,你以为,你沉迷酒色,别人就看不出来?你以为别人不动声色,是因为看不透你的心思?我一个远道而来的外人,都看出来了,何况谋你齐国之人?”庄周冷笑道。

“大胆!”

“住嘴!”

群臣喝斥,并且招呼侍卫入殿。

而那浑浑噩噩的齐王,却是陡然眼中一僵。

“齐王,今日我已经将话挑明了,并且,我庄周能让杨朱学宫退避,也能让别人退避,我有这个能力,我只想知道,齐国死局,可想破之?若不想,我庄周马上走人!至此不踏足齐国一步!任凭你惶恐不知终日,任凭你田齐毁灭!”庄周顿时喝道。

“堵住他的嘴,将他杖毙!”

“赶出去!”

群臣焦呼,显然,有些官员是跟随淳于髡一起密谋的,现在还没有到取代齐王的时候,可不能出乱子。

“住手,退下!”齐王陡然一声断喝。

“什么?”众臣子惊奇的看向齐王。

就连淳于髡也是脸色一沉。

冲进来的侍卫,也是身形一顿,看向齐王。

齐王捏了捏拳头,看了看满朝文武,又看了看庄周。

齐王在上一代稷下学宫祭酒死后,就明白了自己局面,只是,这些年,一直不敢反抗罢了,眼睁睁看着淳于髡不断收拢民心,却没有勇气去阻止。

因为齐王明白,自己若有反抗,很快就会如田祭酒一样的下场。

那田祭酒,乃是族亲,也是自己老师,齐王对他怎么会不了解?醉酒溺亡?做梦呢!

此刻,庄周开口,等于撕开了那一层遮羞布,不是齐王鼓起勇气随庄周抵抗,而是,此刻遮羞布已撕开,就算庄周离开,自己恐怕也马上遭到淳于髡猜忌了。

与其回头完蛋,还不如拼一下。

此刻,喝止了侍卫,齐王也是一脸埋怨的看向庄周。怪庄周不该拖自己下水。

“田氏代齐?有人效仿,庄周,你可有证据?”齐王沉声喝道。

“大王,庄周狂徒,妖言惑众,不得听他乱说!在下替齐王将其拿下!”淳于髡沉声道。

“不,事关国体,齐国君权,国之大事,不可怠慢,庄周要是敢胡说,我会将其五马分尸,我倒要听听,谁敢取代我田氏齐国!”齐王一声断喝。

众田氏宗亲也是纷纷点头。

“大王,不可听他胡说言啊!”一众向着淳于髡的大臣顿时说道。

田氏代齐,当年,田氏已经收取了民心,并且,姜姓各氏,是相互残杀的同归于尽了,田氏最终取代齐国,才没有动乱,一切理所应当。

田氏用了八代子孙经营,才如此润物细无声。

可淳于髡才多长时间?虽然收拢了民心,但,并不是全部民心啊,况且,田氏还在兴旺,淳于髡若是强行收取齐国,必引起动乱的。

虽然淳于髡战斗力惊天,但,掌控一国,不是一个人就能做到的。至于鸟魔大军,那是根本不能暴露的啊,否则,收拢民心将功亏一篑,所以,淳于髡才容忍齐君存活的。

可如今,这齐王,是要开始反击了吗?

“是不是胡说,听过再说,尔等如此急着将庄周处死,是否,你等都有不臣之心?”齐王顿时一声喝斥。

齐王的喝斥极为诛心,众官员顿时脸色一僵。

“齐国建立稷下学宫开始,就广邀天下学者前来扬言,从不以言获罪,今日,我想听听庄周狂言,怎么,你们还想代君行权不成?”齐王一声断喝。

“臣等不敢!”一众官员纷纷后退。

淳于髡脸色阴沉的看向齐王。

昔日听话的齐王,今日真的不听话了,早知如此,就该早点废了齐王,换个听话的。

“我若是记得不错,大王曾跟我说过,国有大鸟,栖息于大殿之上,享天下之福,不鸣不飞,锦衣玉食,享一生荣华富贵!”淳于髡盯着齐王说道。

淳于髡昔日也存有废立之心,特意问了齐王,后来,齐王回答的极好,心想,换一个君王傀儡,未必有他听话,才打消了念头,可今日,你说话不算话吗?

齐王此刻也是骑虎难下,已经被庄周拖下水了,不得已,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况且,齐王原本就心怀大志。

“祭酒可知,大鸟为何不飞不鸣?”齐王沉声道。

“为何?”淳于髡沉声道。

“此鸟,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齐王语气坚定道。

这一刻,齐王眼中浑浊已经消失,有的只有一股坚定执着和一股不屈的倔强。

PS:历史小知识,此齐王为齐威王,成语‘一鸣惊人’正是出自齐威王与淳于髡的奏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