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穿越历史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1474章 光无畏还不成那就疯狂吧!
    幸好,中国有两个王牌飞行员的存在,日机在被这两位连续揍下两架后,基本也是以缠斗为主,不敢仗着自己战机多而追着中国战机猛打。

    “江南大地之钢盔”的机身上的红星又可以增加两颗了。

    “大鹏!还有战机呢!”刘浪终于按捺不住,打开了无线通话器对着空中呼叫。

    这样战斗下去,就算能脱离战场,天空上的中国空军恐怕也所剩无几了。那时候,从战术上是成功的,可从战略上来看,中国空军丧失了最后的机动力量,那无疑是失败的。

    “刘大哥,相信我们!”正在发力狂飙躲避着身后三架日机追击的周大鹏的声音从高空中传来。

    他不能告诉地面下的刘浪,另外一个中队12架战机,或许永远也无法抵达这个战场了,在距离这个战场30公里之外近在咫尺的时候,已经做好所有战斗准备的机群编队意外的收到来自首都的消息。

    日军,派出的,竟然不止这一个机群。另一个数目不详的机群正在从无锡方向向首都逼近。嘉兴这里,独立团用自己当成了诱饵,诱使了日机机群到来,他们成了渔夫。但日军同样狡猾,他们用自己的机群当成诱饵,诱使中国空军最后的力量出击,他们却利用自己战机数量庞大的优势,将整个中国首都当成了鱼儿,他们成了狩猎的渔夫。

    毋庸置疑,这片战场上日机战损再多,只要另一个日机机群轰炸中国首都成功,从战略上讲,他们就是成功的。那可是他们一个半月未达成的战略目标。虽然大校机场早已做了充足的准备,所有装备和机械师早已撤离,虽然南京也做了被日机机群偷袭的准备,但让首都遭遇日机的轰炸,对于所有国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收到消息的周大鹏有两个选择,一:全体回返,数量高达33架的战机会和大校机场严阵以待的24架,绝对能对来犯日机予以痛击,但是,将自己置身于日寇机群下的独立团和第23集团军警卫团必定损失惨重,无法增援松江导致松江失守数十万大军被围;二:依旧全体出击,最短的时间内击溃当前日机机群再回返首都和另一拨日机拼命,可那,或许会导致南京和大校机场被轰炸。

    可以说,长谷川清这一记大棒正中中国空军的死穴,无论周大鹏做那个选择,中方的损失都将是不能承受之痛。

    而数分钟后,200多公里外收到中国空军20几架战机出现在嘉兴地区的日本海军大将悠悠然的将开水冲入茶盅中,眼神深邃:“我的卧槽马已出,支那人,看你是舍车还是保帅了。”

    “大将阁下,我看支那人无论是车还是帅,都会在您英明的指挥下,灰飞烟灭的吧!”陪坐在一旁的第三舰队少将参谋长岛田繁太郎一脸谄媚的恭维道。

    “岛田君,你错了。”长谷川清却是一脸郑重的摇摇头。“不能小看支那人,不说帝国出动重兵花费三月还没拿下一个小小的淞沪,单说支那人弱小的空军,数量不过我军出动战机的四分之一,但却给帝国造成了偌大的损失,至今尚为跗骨之蛆让我等处心积虑至此,假若不是帝国海军在战机数量上占据绝对优势,恐怕这一次输的却是我们了。”

    “嗨,大将阁下教训的是。”岛田繁太郎恭敬的低头。“但不管怎么说,大将阁下您亲自制定的声东击西作战计划让支那人只能咽下战败的苦果,自今日以后,支那东南的天空,只有帝国海航的雄鹰自由翱翔了。”

    “哟西!来,岛田君,你我以茶代酒,为帝国贺!”被属下挠中得意之处的长谷川清笑眯眯的端起茶盅。

    是的,从一开始,这位第三舰队司令官就没有把所有攻击重点放到独立团处,哪怕是数量高达60架的庞大机群编队,也不过是他作战计划中的很少一部分。

    他的攻击重点,一直瞄准的都是中国首都。在绝大多数人都能亲眼看到的60架战机浩浩荡荡杀向中国东南内陆,另一批数量达50架的战斗机和轰炸机从超过二十海里更遥远的海面上从航空母舰上飞出向空旷的大海飞去,等到跃上足足5000米的高空再折返向东直飞南京方向。

    充满隐蔽式的飞行彻底避开了遍布淞沪的中国情报人员的耳目,直到飞过距离南京不过百多公里的无锡,才被人意外发现,但那,不过是战机全速飞行20分钟的时间,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

    日本海军大将的计策已经成功了,他让已经迫近战场的中国空军不得不做出痛苦的选择,要么放弃数千中国最精锐的陆军,要么任凭自己的首都在日寇的航空炸弹下颤抖。

    周大鹏用了30秒钟,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在旁人看来是兵家大忌的选择。

    分兵,一个中队赶回南京,会和最后留守的战机和日机搏杀,他和中国空军中尉在这里率领21架战机以寡敌众。

    从纯粹的军事上来说,这无疑很不明智。当他收到消息的时候,日机应该已经迫近首都,等到12架战机从100多公里外赶回,绝对又面临的是以寡敌众的绝境。将双方都置身于困境中,最后很有可能的结局是两边皆损失惨重,谁都救不了。

    可是,当这里的数十架日机战机将地面上的两个步兵团轰炸完毕继续赶往首都战场呢?数量高达100架以上的战机依旧不是合计不超过50架的中国空军最后力量所能匹敌的。

    但无论怎么说,虽然不明智,但做出分兵决定,需要莫大的勇气,对于所有中国空军飞行员来说,无论在那个战场,对于他们来说,都是不公平的战场,都是以少对多。

    不过,没人惧怕,当军令发出,12架迅速返航,21架继续奔向战场。不公平的战斗,从战争开始到现在,从未改变过,他们已经习惯了。

    周大鹏此刻心急如焚。先前的日军轰炸机已经没了炸弹,从数公里外加入战团的日军俯冲轰炸机也早早的丢下炸弹充当战斗机使用,独立团的威胁已经基本解除,他现在的主要战斗任务已经不是要击溃这个日机编队,而是迅速返回首都,重新加满油料和首都上空的日机搏杀。

    可是,日机犹如跗骨之蛆,死死的缠住空中的中国战机不放。这样的空战中,没有战机能主动退出战场,将战机尾部对准敌人是堪比步兵溃退将后背留给敌人枪口的的大忌。

    周大鹏现在已经没有僚机,他的上一任僚机,在山西战场上已经殉职。新的僚机在刚才的战斗中已经起火,被他勒令退出战场,现在他是单机,而击伤一架并击落一架日机的他已经被最少两个日军飞行小队给盯上了。

    一个由三机编队的小分队正追在他的屁股后面,另外一个日机小分队的影子从他眼角的余光中在云雾里穿行,他们像是在荒野中游荡着的野狼,只等猎物露出破绽,就会露出疯狂的獠牙。

    数目超过中方战机三倍的日本海航飞行员们放弃了所谓大日本帝国海航的荣誉,他们通力协作,以2打1甚至3打1应对中国战机,将人不要脸则无敌的优势发挥至极致。

    数量上的优势终于让他们获得了战果,陆续又有两架霍克III和一架魔改“雷电”中弹冒烟,但他们却几乎没有付出任何战损,两名中国王牌飞行员也没能像先前一样大杀四方,战局正在向他们倾斜。

    但这一次,没有人听从命令退出战场,一架负伤的霍克III做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举动,他竟然在下一轮对冲里,不闪不避,迎着日机的机枪子弹,冲锋。

    子弹瞬间打透了挡风玻璃,但谁也看不到的驾驶舱内,年轻的中国少尉飞行员已经不管不顾的将飞机油门踩到最底,740匹马力的莱特发动机怒吼着将霍克III战机的时速提高到400公里,超出霍克III最高时速360公里足足40,那导致的结果是在半分钟后,飞机发动机就会彻底报废。

    但,莱特发动机根本没有撑到报废的机会,五秒钟过后,这架喷着浓烟的霍克III战机就狠狠地撞在已经呆若木鸡无法做出任何战术动作的日机上,两架战机爆成一团火球,让中国天空中的蓝,多了一抹浓浓的血色。

    而另外一架,则仿佛被战友血洒长空的血红给彻底刺激发狂,根本不管身后正在追逐他的日机,猛地一推方向舵,以高台跳水的姿势,从1300米的高空俯冲直下,对准800米低空中两架正追逐自己战友的日机悍勇扫射,速度远超过俯冲规定的130米每秒。

    “该死,156你这是在自杀。”远方的空军中尉狠狠地捶了一拳眼前的仪表板,挡风镜后的眼角滑落一滴泪珠。

    以近乎自杀的高速俯冲而下的156编号的霍克III直接将其中一架猝不及防日机的尾翼打烂。

    失去尾翼的日机犹如喝醉酒一般摇晃着挣扎着狂奔1000米,终于再也无法控制平衡,朝着地面栽去,可再那之前,编号156的中国霍克III是没办法看到自己的战果了,根本不用紧追其后的日机扫射,双翼霍克III在空中彻底解体,犹如一张被撕碎的风筝,残片在空中打着旋,掉落。

    以死换死,中国空军的勇气让天空地下一片沉寂。

    “这是一群疯子,疯子。”日军飞行员只能用如此语言来形容眼前惨烈的一幕。

    这不是赞誉,但胜却所有赞誉。

    因为,敌人怕了。

    但目空一切的日军海航错了,这并不是勇敢无畏中国空军最后的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