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在线阅读 - 第541章 癔症型人格障碍

第541章 癔症型人格障碍

        看着荧幕上的这两段默片,全是与他有关的经历,方正心念百转。

        他在思忖。

        这观察者,到底掌握了他多少信息?

        是不是专门盯上他?专门观察与他有关的一切?

        甚至!这名一直以来隐瞒于黑暗,行走于阴影世界里的未知身份观察者,已经观察到他出现在4号厅里,他的行踪已经暴露,故意给他回放以往的片段?

        这么一想,方正全身肌肉不由绷紧。

        脸上表情换上警惕。

        随时做好夺路杀出去的最坏打算。

        不过,接下来的几段黑白默片片段,都是方正所陌生的灵异片段了。似乎,观察者并非是刻意盯上他,而是恰好其中有几次灵异事件,被他撞到了。

        毕竟,只有难以解开的灵异事件,才会需要走阴。

        而那段时间,又恰好值方正在福先生的冥店里,兼职作走阴。

        正是因为这么多的因素加一起,才有后续的巧合…想到这,方正觉得,如果当初费队长找的是福先生帮忙走阴,就不会有观察者后面的什么事了。

        那个时候,作为第一次独立走阴的方正而言,能解决掉稻草人邪灵,全身而退,已经是一个很优异的表现了。

        没有人是全能神。

        就在方正心事重重,有些分神之际,时不时闪过几粒雪花点的黑白默片上,再次出现新的片段。

        这次的画面,是一枚大清铜币。

        一个全身都罩在黑袍下,阴气森森的男人,开始在公交站台找上一名中年男人,进行赌命。

        中年男人赌命失败,被公交车碾爆脑袋毙命。

        之后又找上另一名中年男人,进行赌命。

        同样是没有跟鬼赌赢,不久后,人就死于坠井溺死。

        第三次是找上一名退休在家乡的老学者,荧幕上居然出现了陶教授的身影,好在陶教授及时躲进了宗族祠堂,避过这一灾…于是,黑袍男人开始越过陶教授,不再按照杀人名单杀人,而是直接找上第四人。

        这次是名中年妇女赌命失败,不久后坠楼而亡。

        至此,荧幕再次黑暗下去。

        看着黑白默片里跳过的一个个熟悉画面,方正原本放下的一颗心,再次身体绷直。

        终于出现陶教授的线索了!

        果然!

        杨成业尸体被盗走,并非偶然!

        一切都是这观察者在搞鬼!!

        期间,又是几段陌生的灵异事件。

        过去两个灵异事件后,这次的画面,是在一家杂草怪木丛生的废弃福利院,福利院其中一间废墟房间里,正有四名男女围坐一圈,居然是方正昨晚才刚经历过的福利院灵异事件。

        那四人的面孔,正是叶楠、朱自明、李娟娟、张华。

        当然,这四人早就已经死了。

        尸体还被砌在福利院的水泥墙壁里了。

        当四人死亡时,荧幕一暗。

        看着这一起起或熟悉,或陌生的灵异事件,方正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这些画面里的灵异事件,该不会都是这个观察者刻意放出来的吧?

        故意引诱普通人玩通灵游戏?

        因为方正总结出一点,这里面的大部分灵异事件,都是与通灵游戏有关,每一次的灵异事件,最少都会死上好几个人!

        就在方正思绪纷飞,看着4号厅里的几个人,包括连线师在内,都有嫌疑是观察者的时候,4号厅的门被推动,又有一人走进4号厅。

        这次进来的,是一名戴着口罩的黑发棕瞳的东方人神父。

        方正之所以认出这人是神父,是因为对方身上就毫不避讳的穿着一套神父袍。

        手里拿着一本圣经。

        手腕上缠着一条银色质地的十字架手链。

        十字架手链将他自己的手腕跟圣经缠绕在一起,十字架、银制品、圣经,这些都是电影里最常出现的驱魔师标准装备。

        ……

        方正被这名装扮怪异,与鬼气森森4号厅环境,整个格格不入的神父,吸引得频频侧目看去。

        神父倒是没有怯场。

        而是直接大方的来到一排空位,随便找了个座位就坐下来,手里一直握着他的十字架、银制品、圣经。

        原本五个人的4号厅,变成了六个人。

        ……

        这时,荧幕再一次亮起了,但这次不同,方正被吸引走注意力,是因为这次的片段,居然不再是默片,而是出现了声音。

        虽然依旧还是象征死亡与冰冷的黑白色调,不时闪过雪花点,但的确是有声音了。有声音的黑白片段,这不由给方正一种在看历史教科频道的错觉……

        这次画面里的场景,疑似是在一间病房,一切布局都是以白色为主调,如果仔细一看,还能找到不少跟病房有关的物品。

        比如,一张略显斑驳锈迹的陈旧病床,以及病床上贴着的床位卡,其上写了病人的基本信息。

        病人:陈开。

        年龄:31。

        病情:癔症型人格障碍。

        病房里的日光灯有些炫目,刺眼,照得整个病房都惨白,惨白的,冷冰冰的惨白,并非是现在主流的暖色led灯。病床的可移动小桌上,放着一套棕色人偶服,居然是一套布朗熊人偶服,熊头对向病床上的病人。

        那是一名常年不照阳光,脸色很苍白的青年男子面孔,长相平平,说不上好看,也说不上不好看,就长着一张很大众的脸。

        这人坐靠在病床上,手被交叉捆绑在身前,不能动弹。

        “说说吧,你到底什么情况,你说你网购了一套人偶服,然后开始撞邪,每到晚上,你一个人睡下的时候,布朗熊人偶服总会自己从纸箱里爬出来,然后站在你床前盯着你看?”

        荧幕上,响起一个带着威严与正气的中年男人声音,与之同时,还有沙沙沙像是书写的声音。

        旁边应该是有人正拿笔,在记录口供。

        眼前这场景,像极了警官询问,小警员做笔录,在审问着病床上有癔症型人格障碍的男子。

        不过,并没有看到警察。

        始终只有床上那名被绑着的病人。

        方正看着荧幕上的男子与床上的布朗熊人偶服,方又转头看看就坐在他前面位置的嗜血布朗熊人偶服…他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很疯狂的猜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