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书 - 玄幻魔法 - 这里有妖气在线阅读 - 第165章 消失的尸体

第165章 消失的尸体

  方正下到井底后,发现井下并没有想象中的积水。

  他先前感受到的地下湿寒之气很重,是因为地下土壤热传导慢,越往深处,热传导越慢。

  反而水汽越重。

  “不对劲!”

  方正发现,井底下的寒气逼人,与外界温差太大,以便如他都感觉到有些阴冷,倘若换了普通人误入井底之下,只怕是要寒气入体,大病一场。

  看来这井葬下,的确是曾经葬过什么阴煞之物。

  然而,当方正打着手机手电筒,在并不大的井底下搜寻一圈却发现,这井底下并没有如他想象中的棺材,或者是死人遗骸。

  方正面色一凝。

  要说时间久远,棺材早已经腐烂,但也最起码能剩点残骸,不至于整个都完全消失了。

  如果说是本身就没有棺材,人死后起码留有骸骨吧?

  就算没有骸骨,也应该留几片织物吧?

  不可能什么都没有。

  这里是喇叭瓮。

  是聚阴之地。

  古人封建迷信,一般只下葬怨气、煞气了不得的横死之人,但此刻,居然没有发现到棺材。

  不止如此,方正发现这井底下不仅没埋葬过死人,就连几十年前被活埋在井底下的假洋人尸体,也不见了。

  这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方正再重新仔细搜索一圈,结果还真让他有了新的发现。

  “嗯,这个是……”

  “这里曾经埋葬的难道不是人,而是这只木盒子里的什么东西吗?”

  方正发现脚下微有些湿润深色的泥土里,埋着一只同为深色的木盒,因为二者颜色相近,以致于被他忽略,没有第一时间发现到。

  木盒明显已是腐朽严重,都已经快要烂光,难怪他第一眼忽略了。

  方正一手拿着白晃晃刺眼的手机手电筒,另一只手则用鬼头刀小心翼翼扒拉开木盒周围的泥土。

  木盒的大小,大概是一个50公分*50公分的正方形。

  上盖已经不见。

  木盒里似乎曾经放着什么东西,因为长时间置物,留有一层浅浅压痕。

  哧。

  方正将鬼头刀插在脚边泥土,伸出手掌对着木盒内压痕笔画了下,似乎…这是一张面具?

  因为中间中空,只有边缘有一圈压痕,而这一圈压痕的大小、长度、弧线轮廓,怎么看都像是人的脸型?

  人的脸型,中间中空,答案显而易见,就是一张面具了。

  而且看压痕比较深,似乎这面具的材质…并不属于轻灵、轻便一类,难道是铁制物?

  金属制品?

  查看完木盒残骸,方正起身沉吟。

  “喇叭瓮既是聚阴之地,也叫封禁之地,能够镇压怨气、煞气、阴气了不得的东西…喇叭瓮可能不仅仅只是用来葬人,也有可能是用来封禁比人更恐怖的东西?”

  “比如,封禁一张被古人视作魔鬼一样的恐怖的面具?让井下的东西无法出去作怪?”

  方正回想起,之前在林中木屋,所看到记忆里的一个细节。

  几十年前,平四他们挖出井葬时,李富贵说这是口枯井,也就是说当时并没有在井底下发现棺材,井底下并没有葬人。

  然后可能是因为木盒埋葬得好,所以也在一开始没有发现到木盒的存在。

  直到…那名假洋人照相师,误入井底,误挖出木盒…也许,是有意下入井底寻找什么东西,然后终于挖出木盒…当年的历史,随着物非人消,早已说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最终假洋人打开了木盒,拿到了那张被古人视如魔鬼的诡异面具。

  方正拔起鬼头刀,九阳真气一个震荡,鬼头刀表面沾染的泥土,尽数化作齑粉剥落。

  又是门前村冥婚设局,想要坑杀画皮高家之人,又是这个井葬在几十年后的不久前,刚被人挖开,不可能这么巧合,种种迹象都指向那名画皮高家一直在追杀的幕后者所为。

  这人之所以出现在门前村,可能并非偶然,而是为了找寻这井葬下之物。

  方正目有冷色。

  他不管这井底下曾埋葬过什么尸体,还是什么带着重重诡异历史面具。

  这些都与他无关。

  他只想找到那个搞事情的幕后者,在解决掉身上诅咒的同时,顺带把这个不停搞事情的幕后者砍废。

  木盒里的东西不见,假洋人的尸体也一同不见,方正不知道是那个人已经得到想要之物,还是假洋人的尸体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出了井葬。但既然这井底下的东西,是对方一直想得到,并对方也已追查至此,那么井底下肯定不止眼前线索,肯定还会留有其它的线索。

  很快,方正又有了新发现。

  井底下有几个鞋底脚印,引起方正注意力。

  这鞋印很浅,浅到几乎一转头就忽视,但方正还是辨认出来,这并非是他的鞋印。鞋印是在一处井壁前发现的,这仔细一看,方正很快发现到这处井壁的土壤有些新,他先是沉吟几秒,然后一刀劈向井壁。

  轰隆!

  刀气粗如赤色匹练,井底下猛地一震,如同落下一道炸雷般的巨大爆炸声势,一个狭窄的,仅供一人勉强匍匐通行的坑洞,赫然出现在井壁之后。

  手电筒往坑洞内一照,坑洞内如幽暗深渊般幽长,吞噬一切光明,深不见底,一直通往远处。

  方正眸中精光一闪。

  看来是有人想要毁灭这个坑洞,不想让外人知晓在井底下,还有这么个坑洞存在。

  方正一看坑洞里的土壤,并不是新近挖掘的,就已瞬间想明白,为什么假洋人的尸体会消失不见了。

  方正提刀跃出井底,目光一扫四周,很快便找到坑道所消失的方向。

  方正想要点开手机地图,搜索那个方位是什么地方之时,发现黑瞎子林里并没有网络信号。

  略一沉吟,方正决定先回门前村。

  这井底下的坑洞太过狭窄,常人通过不了。

  这一来一回,当方正走地下密道,重新回到门前村时,人从枯井中出来时,天际已有了鱼肚白。

  喔喔喔……

  农村公鸡打鸣,天色逐渐放亮。

  方正这次直接找向李老三夫妇二人,打算询问冥婚到底是怎么回事?

  冥婚新娘他们又是从哪里弄来的?

  他们扮演着什么角色?

  昨晚若非房子倒塌的声势太大,很快有村民赶至,本来他在昨晚就应找李老三夫妇二人,逼问出内情的。